劫天运 / 第二十一卷_第两千零五章:守界

第二十一卷_第两千零五章:守界


                “我……又怎么了?”我知道是我弄哭了端木尧,但眼下这情况,还是装成不懂好些,但显然惜君和宋婉仪她们不乐意了,全都瞪着我,估计是觉得我有点厚此薄彼。

敖霜撅着嘴看我,颇为生气的说道:“就这样了?”

“那还怎么办?”我心道总不能让我再做点让端木尧误会的事情吧?

结果也不知道是谁,忽然推了端木尧后背,端木尧本能‘呀’的一声,就要摔入我怀中,我对这蹩脚的办法早就经历好几次了,怎么还会上当,当下伸手扶住了端木尧的肩膀。

但我却没料到的是,端木尧却顺势抱向了我,我心中叹了口气,暗道这次要躲开也困难了。

毫无悬念的,我给端木尧一把抱住了,实实在在的柔软感觉,毫无疑问让我心跳比以往快了很多,但看向了刚才的幕后推手龙玥,我又有些感到笑好笑,这小妮子在女子军团久了,居然别的没学会,这招学得实打实

端木尧紧紧地抱着我,我双手却不敢去抱她,回应她,毕竟单纯的朋友之情还说得过去,可一旦回应,那就是不一样的效果了,没准她会有所误会什么,那反倒限制她自己的前途。

就好像竺家姐妹,那种近乎变态的‘洁癖’,除了不可理喻外,也成为了她们自己的障碍。

“喜欢又装清高,一天,在某种程度上你和你外公很像。”一旁也等着要出发的倪诗姑婆淡淡的说道。

我蹙起眉,也懒得再说什么,毕竟任之已经亡去多年,眼下对我已经没有太多的影响了,反倒是剩下倪诗姑婆完成了他的愿望,来到了他梦寐以求的神庭,并且打算帮他把未走完的道路走下去。

端木尧从我怀中离开后,看着她仍旧流泪,我禁不住伸手帮她拭去,而此时此刻的她,娇面通红,不再像那位高高在上的圣女,而是个普通的邻家女孩。

“好了,我们也该去行吏科报道,然后出发了,这次就有我来带队吧,到叶桦上神那边报道后,再分去各自牧守的界面。”赵茜很果断的说道,她现在是女子军团的头领,基本上大事都是一言而决。

我点点头,然后又说了几句宽慰的话,这才目送她们一一离开,因为除非领到任务,否则界守是不能带守护者前往的,所以她们都是单独前往。

本来在神庭区域也算太平,不至于出危险,但因为我仇家众多,所以我还是派出了杜风华和几个五品的守护者护送,自然要确保女子军团的人万无一失。

做完了这件事,我本来还打算检验下韩珊珊的炼器房,但听说我回来的黑子,已经带了甄达余过来了,这当然是有要事相商。

我把黑子请入了会客大殿,他开门见山的说道:“周其平家孩子已经出生了,是个小男孩,已经定于这几天举行晚宴,所以听说你外出任务回来,这周其平开心的不行了。”

“嘿嘿,居然真的生了。”我皱眉说道,然后我说道:“你也准备了厚礼?”

“当然,不然能怎么办?你想想,大家同朝为官,哪能一个人走到底,就算不结伴同行,也不能招惹个拉后退的呀,这周其平什么人?简直就是恶人呀!我当然不敢招惹他。”黑子哭笑不得的说道。

“那倒是,上次他故意送我个三品的一年份气盘,我人到不到应该无所谓,但至少气盘得还回去了,唉,这家伙之前就是来恶心我的,明知道我缺气盘,却偏偏给我看着不能用,还得还回去。”我苦笑道。

“这次去竺家,可有什么收获?”黑子知道我刚来,所以当然率先要问我情况,毕竟之前为了把大家捞上来,他们那方势力出动不少特权,自然想要从我这收获情报。

“还是韩珊珊的事情,这次竺家支持了不少仙气盘,估计韩珊珊能冲上三品或者四品吧,然后目前司器监已经算是基本完蛋了,重新洗牌的话,早有准备的神霄府应该能够占据蛋糕的大部分。”我简略的说道。

“哦,这竺家倒是厉害,我们中品区域对于这种事比较闭塞,真没想到会弄成这样子,司器监居然倾灭了。”黑子苦笑道。

“该不会是你干的吧?夏老大。”甄达余笑嘻嘻的问我。

“这……后面你们就知道了,也是误打误撞,眼下竺君钰还是相当信任我的。”我平静的说道,实则这些话给黑子送去,他也会觉得物有所值。

果然,黑子竖起大拇指,说道:“嗯,得到竺君钰的信任相当重要,对我们下一步举措有极大的帮助,你继续保持这点,对了,这趟我们刑律殿的高官,你有没有接触到?”

“倒是没有,不过在朝议司里帮忙不小,要不然我也不至于这么轻松扳倒小王爷吉立新。”我继续说道。

“很好!我会给你请功去的,不过这事你还得保密吧,毕竟不知道周其平那边会怎么看待我们。”周其平提醒我道。

“好,对了,之前说的辛什年的案子。”我问起来。

“这个案子呀……甄达余,你来跟他说。”周其平看向了一旁的甄达余,我的则看向了他手中的一个包裹。

“是这样的,这案子都过了好久了,你们可以先看看案卷,其实也就是神庭里随处可见的一个案例而已。”甄达余把包裹打开,很快一堆玉卷就出现在了我们面前。

我当即拿起了玉卷,但看了一眼,因为知识水平不够,所以黑子开始逐一和我解释起里面的意思。

“辛什年,出身在四方月小世界的天府州,修炼数十载,经过遴选成为神庭九品神仙,随后在牧守一界之时,任务未有按照规定的程度完成,至少道体没有达到要求,故而打入了葬神棺,至此以后的事情,就没有记载了,而她曾经的守护者,已经发配去了边境牧守,现在要找是可以,但估计意义不大,因为他们或有的混的好的,已经回到神庭另择良主,或者混得不好的,仍然要在边境牧边。”黑子详细的告诉我。

“就这么几句?”我心中微微一震,没想到好几年追索下来的事情,居然这么简单。

“对呀,辛什年的事就那么简单了,一个罪神,其实留在神庭的资料也不会太多,毕竟没有卷起什么滔天巨浪,而界守命运大抵就是这样了,神庭从来不缺,至于中间有什么插曲,也不会又太多记载在里面。”黑子平静点头。

我把倾城若雪叫进来,让她从女子军团的界面中把辛什年请调回来,准备为这事做点准备。

“老大,从你要把辛什年的事情调档出来,我就知道你要翻案了,所以一直就按照这个方向去做,倒是有趣,当年辛什年的那位上神,背后虽然有颇多助力,但现在还不过是个六品的官员,比老大一上来就是六品有意思多了,对了,这趟听说周其平设宴款待,这家伙作为一个片区的官员,同样也会来参加,你想要翻案,总要过他那一关,要不然辛什年再见到他,多不好意思?嘿嘿。”甄达余笑道。

黑子瞪了他一眼,他这才临危正襟起来,我摇头苦笑,想不到翻案,也没有想象的那么难。

辛什年要调来我这边还要些时间,既然要到周其平设宴那天解决,我直接带辛什年去好了,到时候看看他们之间有什么过节!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