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二十卷_第二千章:救赎

第二十卷_第二千章:救赎


                还别说,有了刘融的加入,这趟朝议顿时变得不同寻常起来,这几天他也干脆跑到朝议司办公了,络绎不绝的有言正殿的官员出入我现在暂居的朝议司驿馆,我一个刑律殿的六品小官,状告司器监这么多的高级官员,噱头听说已经跑得神庭中枢众所周知了。

就连竺道青都趁机跑过来看我热闹了,还给我带来了竺道蕴和竺道荷姐妹的话。

“嘿嘿,我说夏兄弟,你这事办得漂亮呀,道蕴少见的感动得一塌糊涂,你说你怎么还能不是她肚子的蛔虫呢?”竺道青拍了拍我的肩膀,一副兴奋的表情。

我愣了一下,暗道吉立新这趟确实要完蛋了,竺道蕴当然是高兴的,毕竟她不是很喜欢这听说是胖子的小王爷,我也会庆幸他们没有生米煮成熟饭,要不然跟这般品行不端者结婚,以后怕是前途未卜了,竺道青自然也很感谢我,毕竟提早就揭露了这小王爷的本性。

虽然每一个官员或者神皇近臣都不可能彻底的干净,但给拉下马的,就证明确实不行,竺家暗自庆幸没有投资到小王爷身上也可以理解,但我也没想到竺道蕴会误会是我专门为了她,才拉小王爷下马的,这确实有点误打误撞,其实我只是想要拿回我的剑,没想过要把小王爷拖下水。

“这……对了,刘融刘天官到底什么情况?还请竺兄解释下。”我岔开了话题问道。

“哈哈,你说姐夫呀?上回司器监的事情吧,他没站在父亲那边,所以父亲有些生气,而姐夫也自知得罪了父亲,好几次家宴,甚至都没敢来吧,不过我知道他性情,也和父亲一样好面子。”竺道青笑道。

怪不得之前钱辰真和方安若看到刘融,脸色不大好看,正常的如果当刘融是竺家一份子,多少会想要走后门,但他们居然没选择走后门,可见知道刘融不会看在竺家的颜面上放他们一马,如果他们还想着要走后门,甚至可能还要给抓住尾巴。

看我陷入思绪,竺道青以为我担心什么,拍了拍我肩膀,说道:“放心吧,你这事父亲知道了,这些家伙指定是有事了,毕竟经过了上一位司器监首座的事情后,父亲和穆如王爷家已经是貌合神离了,毕竟穆如王爷没有主动争取,而是把司器监主官的位置让给行吏科来安排,这其中必有隐情,可能已经和行吏科的御贤王爷有了私下的交易,所以才绕过父亲,很可能就是想让司器监转投行吏科的,所以你想想,父亲还会努力为穆如王爷那边争取么?只有我那傻妹妹还担心自己要嫁过去呢!其实父亲说是考虑,正是等着一个由头而已,眼下这个不正是么?不过话说回来,你这一手干得漂亮,整个神庭中枢的官员,基本上已经没有不认识你的了,我去参加聚会,现在话题全都在说你,听说我和你熟络,还请求我等你这趟出来,就带你参加聚会呢!哈哈……”

竺道青受神庭年轻一辈欢迎,我是早有耳闻了,这也是一条升迁毕竟之路,认识的官员多了,在神庭会有许多预料不到的好处,竺道青四处逢源可不是光说不练的,所以我倒也不好拒绝,说道:“那也得等出来再说吧。”

“那就一言为定了,对了,等这趟官司打完了,去一趟家里,父亲想要见你,呃,还有道蕴、道荷,她们也……很担心你,要不是这里非同一般地方,她们早就来了,也是这些天刚升官才能进来,所以我也算是他们的传话筒了,嘿嘿。”竺道青笑道。

“竺兄已经升三品了?恭喜恭喜,不过还真是有劳竺兄传话了,那这趟官司后,我会亲自前往府上道谢的。”之前就听说他要升官,想不到没多久就应验了,而有他这话,我就知道竺君钰会在这件事情上下全力,要不然言正殿想要从神霄府的眼皮底下拿到实打实的证据,也不大可能。

细细想一想,如果是竺君钰亲自漏出去的,那绝对是够这些二品官员喝一壶的了,而两个二品大官出事,新上任的司器监首座会没事?或许正是竺君钰翻盘的第一步,所以竺君钰等这次官司打完,当然要见我一趟。

“按部就班往上爬的,那就辛苦了,倒是你噌噌的往上窜的,我可比不了。”竺道青客气的说道。

我和他又寒暄了几句,然后才将他送走,这次竺君钰肯定也是大赢家,司器监第一次洗牌,他因为失去了肆小仙,而拿到一手最差的牌,估计早就想洗第二次了,所以这次的事情算是帮他创造了突破口,没准他还得感谢我。

因为刘融的关系,我几乎算是全程参与了证据的收集,虽然没有见过这小王爷吉立新,不过账面上关于他的劣迹已经是多不胜数了,除了之前的结党营私外,还罗列了十几条罪状,好比开黑市,倒卖私器,私设赌场,买卖女仙,开设隐藏式的高级妓院等,都有涉猎,这吉立新还真可谓五毒俱全。

朝议那天,果然是神仙云集,站得整个厅堂都人满为患,不过能够坐在堂中的,都无一不是各部的超级大官,而上首的位置,更是朝议司的总部司长,这司长看着就是个瘦老头,一直都闭着双目,但等开朝议时睁开双目那一瞬,无人不感到心惊肉跳,那双金瞳,仿佛火眼金睛,能把所有神仙都看透了。

“嘿嘿,阎瑞萍阎老这双眼就厉害了,听说在他面前说不得假话。”刘融笑着跟我小声说道。

我心中顿时一凛,不过心想这种说法在以前我还有点害怕,但现在我早知道其中原理,如果是同等道力的神仙站在这,这金睛火眼再厉害也看不透,顶多是对道体等级低于他的神仙有效而已。

除了朝议司的主官阎瑞萍,六部都派来了副官,意在让此审讯公正公平,至少不能太过偏颇。

朝议很快就开始了,此事当然得由刘融说起,还是之前我的证词,只是由他来一个个问我,当然,中途钱辰真和方安若自然少不了各种狡辩和辩白,但都给刘融呈上的证据一一扳倒了。

这些证据有部分是言正殿收集的,而有部分则是神霄府收集来的,但最致命的,还是司器监自己暗中呈上来的证据,这些简直就是直接插入对方心脏的利刃,让两位二品大员根本无法抵抗,往往证据一出,就让他们哑口无言,而这里面自然还牵涉上了各种证据和证人。

至于荀颜,因为需要当证人,所以早早就给我放出来了,现在也已经到场,只是病怏怏的问一句答一句,但他的证词也一定程度上和各家证言证词相互佐证,让这些违法犯忌的官员更是无处可逃。

吉立新这胖子,也亲自给押解到场了,这小子不但是胖,长相还相当的粗犷,加上一脸的阴鸷,怪不得竺道蕴这腹黑娘子也看不过眼了。

不过还别说,吉立新外表是粗俗,但为人却精明无比,他似乎知道自己是给各家架在火上烤的态势,所以我们每次提一个证据出来,他都积极配合认罪,而且时而痛哭流涕,时而对着神皇所在的皇宫位置磕头认错,一副自己已经百死莫赎其罪的样子。

所以也引来了一群官员的同情,看来吉立新背后不乏高人,是想要把事情全都揽在自己身上,尽量控制不连累他爹呢。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