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二十卷_第一千九百九十九章:朝议

第二十卷_第一千九百九十九章:朝议


                钱辰真和方安若到时候一定会对我实施报复,所以现在既然惹上了他们,就得把他们拉下泥沼,让他们无暇分身出来搞事。

“刘上神这是劝我见好就收?”我看着刘融问道,刘融淡淡一笑:“不是,你若是一定要上朝议,我亦无不帮忙的道理,毕竟……”

这‘毕竟’下来就没话了,我当下有些疑惑的问道:“我刚才就想问了,刘上神是否和我有旧?认得我,或者是如何?”

刘融嘿嘿一笑,然后突然小声的传音说道:“我是你姐夫。”

我脸色微变,我什么时候多了个姐夫!而且这神庭里我根本不认识太多人!所以我忍不住问道:“还请刘上神莫要乱开玩笑。”

“我没开玩笑,道蓝说了,你一定会是她家的未来女婿,所以让我平时多照顾你一些,这不,我昨天刚知道此事,你今天就出事了,我不照顾你,照顾谁呢?”刘融拍了拍我肩膀说道。

竺道蓝是竺道蕴和竺道荷的妹妹,是竺道青的大姐,早早就嫁给了高官,这高官难道就是刘融!?我瞬间懵了一下,然后说道:“可道蕴和道荷,我都……”

刘融做了个嘘声的姿势,然后说道:“我知道你纠结,啧啧,都是两个漂亮的丫头呀,道蕴温婉漂亮,而道荷单纯美丽,简直让人难以取舍……”

我一抓头发,暗道这刘融是误会我了,这事得先解释才行:“不是,我说我对这两位……”

“什么?你想两个都娶?!那难度可就大了!”刘融几乎是惊呼出声,这让和我们同行的唐、凌两位天官都禁不住看了过来。

刘融干笑一声,然后说道:“哦,一些小事,不说了、不说了,我们噤声就是。”

钱辰真和方安若全都目露凶光,自然是鄙夷我们私下沟通,不过刘融露出红口白牙回应,一脸的无辜。

除了我们几位飞在前面,后面还跟了一票神将,连神庭守备司的片区司长也过来了,但这么多的大官在,他连说话的资格都没有,只能老实跟我们前往朝议司。

朝议司是神庭最高的行政机关,自然是又豪华又庞大,我们远远的看过去,就仿佛是皇宫一般,庄严肃穆,而外面好几队神将巡视,确实让人有很强烈的压迫感。

而关键是皇宫就在旁边,这皇宫自成一界,有着高耸入云的天梯,天梯上就是神皇居住的地方,而听说巨大的山水园林就在其上。

为什么说是听说?因为远远的在外面只能看到一片庞大的云和神采,根本无法靠近和俯览这片区域,而且这地方有一条禁飞线,任何官员进入中枢位置后,都不能超过神庭设置的禁飞高度,所以从禁飞线开始,就得走云梯了!

因此神庭皇宫仿佛就是一种权利的界限,一种让人只能仰视的存在感,目前我作为六品的官员,还没有这个资格上去。

我们这么多二品官员,很快就进入了朝议司,这是神庭的副殿,是审讯三品以上官员的地方,而一旦朝议司无法裁决案情,才会交由神皇来一言而决,但通常这样的事都比较少,数年都未必会出一件。

很快,作为言正殿官员的刘融,就把事情的全过程写成了精致的状纸,然后呈交到了朝议司那边,毕竟他也是这里的熟人了,一来就好些官员跟他打招呼,大抵是‘你又来了’这类的表情。

“嘿嘿,我作为一个言官头头,虽然没什么实权,也不是很招人待见,但也没人敢欺负到我头上来,要给我逮住,让他们皮都掉一层。”刘融拍了拍我肩膀,一副和我很熟了的样子。

怪不得竺君钰对这位女婿绝口不提了,估计是刘融是言官,平素里也没什么实权之类的,这种舞文弄墨的官职,让竺君钰这神霄府的大官怎么接受?不过有个言官女婿也不错,至少能嘴皮子先活络开了,吃点小官司什么的,也有个辩论行家帮忙。

“刘天官……”我想要说点什么,比如问问这朝议司的规矩,结果刘融摆手说道:“还叫刘天官?往后叫我刘哥,或者叫大哥就行。”

我愕然无语,但也只能是遂了他说的,毕竟都是熟人了,他似乎也长我好些岁数呢。

有刘融在,所有的规矩手续全都给办得相当妥帖,让我省下了许多麻烦,这让钱辰真和方安若更是脸色阴沉,袖子里不断的抖动,应该是不断传言托人办关系什么的,至少不能就这么被动的进入审议程序。

“刘哥,我递上这状纸后,什么时候能够开审此事?对了,忘了和你说了,我也擅长鬼道法术,所以关押荀颜的葬神棺,我随时可以提回来,不知道这需不需要?”这刘融看起来还算是不错,既然他这么全心全意帮忙,我当然不能有所隐瞒。

“哦?那更好了,原来你说的人证物证俱在,就是这意思呀。”刘融一拍大腿,两眼一亮,不过很快他又说道:“现在咱们还不忙着提审他,毕竟眼下朝议还要经由审核,安排,以及各种杂七杂八的程序,没个三两天都成不得事。”

“那我们接着干嘛?”我连忙问道,毕竟有时间限制,这段时间如果不熬过去,那就麻烦了。

“你是控告者,所以会有专门的神仙来指引你,而钱天官和方安若这次因为逃不了干系,所以也得留在这朝议司,至于你没有灭杀荀颜,此事就得换一个方向去办了,荀颜,他现在是罪臣,也是证人,所以自然是少不了提审的,刚才的状纸,我也给你写成了要控告钱辰真和方安若,钱月、李薇一、周德等一干司器监官员结党营私、勾结穆如王爷家小王爷吉立新了,这次事情比较麻烦,因为司器监刚刚大清洗过,所以大家应该还都很敏感。”刘融问道。

“怎么敏感了?”我虚心的问道,刘融笑了笑:“大清洗之后,就出现了结党营私的大案,你说敏感不?”

我连忙点头,刘融似乎对这事十分感兴趣,这家伙看着仪表斯文,实则内心也有一种躁动,这可能是言官与生俱来的性格,估计不扳倒钱天官和方安若,他就觉得没成就感似的。

“我已经让手下人去收集和调查资料了,嘿嘿,你碰上我这言正殿的,也是运气,不过司器监肯定要倒血霉了,我们在岳父那边可能不大好说话,你可想清楚了?”刘融笑嘻嘻的问我。

我暗道糟糕,该不会这刘融把我坑了吧?就小心说道:“这个不会吧?”

“那可不一定,司器监原来可是咱们岳父大人一大助力,眼下翅膀折了就罢,今天我们还要拔翅膀上的羽毛,那岂不是跟他作对么……”刘融说道。

“这些都是司器监的毒瘤,拔掉就拔掉吧,旧的不去新的不来,神庭应该不愁官员吧?如果觉得有能力的少,我可以提供几个,嘿嘿。”我冷笑道。

看我对这事完全不在乎,刘融也笑了起来,说道:“哈哈,你就不怕到时候娶不到两姐妹么?”

我没回答这一茬,干笑两声算是回应了,反正我也没想过要娶两姐妹花。

到傍晚的时候,初步核审就下来了,很快有好几个朝议司的大官过来和我接触,而因为我官职低微,所以刘融主动当了我的律师,要替我打这场官司,我要做的就是提供证据证词就好。

至于钱辰真等一干司器监的官员,全都给临时收押了起来,而我在朝议司的第一场大案也揭开了序幕。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