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二十一卷_第两千零三章:玉杯

第二十一卷_第两千零三章:玉杯


                我也没想到这把剑出世,居然引来了这位超神级的打造者陈训华,而且得赠玉佩‘紫气东来’,简直是喜中之喜,让人唏嘘这世间天运的神奇。

不过我也对这陈训华问剑而不问弟子感到一丝失望,弟子提剑寻公道,他隐而不出,天子怒出世,他却姗姗而来,委实有点本末倒置,让我不禁心生芥蒂。

似乎见我心有犹豫,竺君钰平静的问道:“一天,你之所想,便是我之所想,你与徐剑娇的缘分,自然不简单,故而她的下场也是我心中耿耿于怀之事,但我问及陈老,他却说一句耐人寻味的话,让我百思不得其解。”

“还请竺叔叔详说,不然我用这把剑,终归会感觉有纤毫不顺。”我苦笑道,这竺君钰也是聪明人,断然会问及陈训华为何不救弟子。

“他说,天命自有公道,不是他不救,而是天命公道还未出现。”竺君钰看着我的时候,双目彤彤有神,让我心中凛然而不敢正视。

看来,神庭里还是存在超级强者的,而且正以双目看着发生的所有一切,我心怀感动,说道:“原来如此,既然徐老觉得是天命公道未到,那便等公道来的哪一天吧。”

竺君钰点点头,但却面露惆怅,说道:“真不知道天命公道,何时会来呀……”

“总有一天。”我正色回答,而竺君钰也不回答,久久看着我,好一会才说道:“夜深了,就不留你了,免得别部说些闲言碎语,你且先回去吧,我听闻你的伙伴因为你,已经耽误了去任职的期限,你不回去,他们怕是不放心的,另外,司器监重启遴选机制日子也差不多了,你这一来一回,也差不多这个时间,尽早准备。”

“好。”我想起了赵茜她们,心中感动,而耽误了她们时间去任职,也心生愧疚,就和竺君钰道别,然后出了他的书房。

这时候,竺道青、竺道蕴、竺道荷、刘融夫妇都在殿外凉亭那喝茶等我,我当即前去跟她们道别。

竺道蕴和竺道荷两姐妹看着我,颇有些依依不舍,至于竺道青,似乎知道点内幕,只说了句以后有的是机会见面,就未曾再说别的,至于刘融,他一路帮我打官司,对内部了解应该更甚竺道青,也就敬了杯茶,寒暄几句后,和妻子竺道蓝、大舅子竺道青一起回了大殿。

临行时,刘融和竺道青这俩坏蛋似乎已经打好了商量,说了不送客后,就把时间留给了道蕴和道荷。

两姐妹单独见到我,也颇为尴尬,此时,正是一界月色高悬,美不胜收的时候,周边的林草里,不时有鸣虫叫着,颇让人有感而发。

“你……会很快回来的,对么?”竺道荷凝视我,声音有点发颤,仿佛*萌动的少女,偏偏她穿着一副铠甲。

我忍不住笑了笑,眨眼和她说道:“当然,过段时间就是司器监遴选大典,我会和珊珊一起过来。”

“姗姗……韩姑娘么?”似乎觉得我叫得亲密了,竺道荷有些埋怨的表情,我苦笑了下,说道:“她和我情同兄弟,我不也叫你道荷么?”

“那我也是你兄弟么?就……就……就没当成别的?”竺道荷这小娘子颇为哀怨的问我,而远处的竺道蕴似乎还是听到了我们故意压低的声音,笑得花枝乱颤,这小娘皮也是腹黑的紧,自己妹妹故意单独拎了我到这才说话,她居然偷听。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但少女表白,总让人心生悸动和迷茫,就算我已经经历无数,面对这种情感流露,还是忍不住心脏砰然跃动。

竺道荷看我不回答,有些着急了。

我笑了笑,说道:“道荷,我是有妇之夫,所以你有没有想过,我可能不适合你,大好青春,又怎么能浪费在我身上?”

竺道荷一怔,顿时两行清泪随着月色滑落下来,凄怜之状,让人莫不心痛,我伸手替她抹去眼泪,说道:“道荷,别哭,这会让我也难过的。”

竺道蕴看到自己妹妹竟哭了,一时也不敢再偷笑了,立即飘过来说道:“傻姑娘,人家又不是说不喜欢你,夏一天,你喜欢我妹妹的对不对?”

“呃……这,一路走来,道荷为人正直,刚正不阿,正是我学习的对象,况且长久接触下来,如此品格,我又怎么会不喜欢她?”我愣了下说道。

竺道荷听罢,也是有些迷茫了,竺道蕴倒是借着这话连忙安慰起妹妹来:“看,是喜欢的……”

但这次竺道蕴的话没有让自己妹妹高兴起来,反而更添了一丝伤感,我叹了口气,暗道暂时这样吧,荒废别人的青春,总是让我负罪累累,到了后面,终究不知道取舍了,女子军团,不正是这样的存在么?她们跟着我来到了这里,我又怎么能辜负她们?

至少现在看来,我一个都不能抛弃,一个都不能放手,因为她们已经和我的亲人没什么区别了,我不能没有她们,相同的,她们也一样不能没有我。

“我……我有点不舒服,我先回去了,劳烦……姐姐送夏大哥一程……”竺道荷并没有听竺道蕴的话,而是转过身,飞入了拱门,返回自己的闺房去了。

“道荷!”竺道蕴连忙追了过去,但竺道荷根本不打算停下来,所以追到了拱门那边,她看到我转身准备离开,就只能返回来找我。

我叹了口气,这事绝对不能强求,竺道荷在这里众多追求者,她正直华茂之年,我怎么能拖累她?但顾着想事情,竺道蕴却从后面突然的抱住了我。

我怔了一下,想要挣开,但竺道蕴却说道:“你这么绝情,让我妹妹怎么办?”

“竺姑娘,还请放手,你这样,若是给令尊、令堂看到怎么办?”我有些着急说道,竺君钰待我如自己侄子,而楚嫣却这么不待见我,这要是给误会,那就麻烦大了。

“我不管!要是让他们看到,我就干脆嫁给你好了!”竺道蕴生气的说道。

然而这时,我身后顿时阴风阵阵,竺道蕴似乎感觉到了阴风拂面,心中一惊,似乎还以为由我发出,她放开我后说道:“你……”

“不……不是我,如你所见,这正使我妻子……”我淡淡说着,回过了头。

就算听到了我说起媳妇姐姐,可竺道蕴毕竟不是竺道荷,脸上反而没有太大的波动,只是微微一脸红,就说道:“反正我两姐妹也嫁不出去了,以后就跟定你,你要也得要,不要也得要……也肯定夫人也能容下我们两姐妹……”

我讶然看着她,说道:“竺姑娘,你这是何苦?你们芳华正茂,怎么能把青春浪费在我身上?”

“哼,可你想呀,道荷跟你出去一年半载,然后又双双回来,你知道神庭里的公子,都怎么说的么?各种难听的都有,就算还有要上门来提亲的,你觉得这种事态下,他们有几分真心真意?是否只是打我们家权势主意?若是嫁给他们,我妹妹可又原意?而我,现在虽然暂时还没什么,但你把吉立新害成这样子,又与我竺家走的如此之近,你觉得我的处境之后又比我妹妹好哪儿?”竺道蕴撅着嘴说道。

我暗道这竺道蕴口齿伶俐,颇为难缠,得想点什么办法才行,结果办法没想出来,竺道蕴拿出了一方手帕,把之前她和我喝茶时偷的琉璃玉杯拿了出来。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