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一千九百九十七章:宝镜

第一千九百九十七章:宝镜


                守备司的司长这次没敢来,一大群的守备军却都在,这时间节点压得其实也很微妙,一个片区的守备司再厉害,其实也不过是限制三四品官员,甚至其他中品区域上来的神仙,对于这种二品官员,他们还是不敢管的,所以这一片区的守备司司长干脆就没来!

两位二品的上神互看了一眼,嘴巴动了动,估计已经商量好了要打灭我了,毕竟我现在前后给包抄,周边也全是司器监的官员,要逃也不容易。

“哼,六品毛神而以,姑且不论冲撞上神,连荀颜都杀了,岂能留他!方天官,切勿让他落跑了!”钱辰真冷哼一声,托着印鉴的手一抬,霎时间地动山摇起来,别说是神庭的神将,就是三品的官员都飞快的逃去了一边!

我心惊肉跳,这印鉴透着强横霸道,刚启动就有这样的声势,要真给他打出来,我还有活命的机会?而且现在没有武器,面对这三品的道器,我早就放弃了对抗!

“跳梁小丑,焉以为可逃?”钱辰真见我乱窜,嘴角冒出一抹阴笑!

“我来限制他的行动,但一举击杀,还得看钱天官的安天印了。”而方安若也是眉眼闪现杀机,手中的三品折扇道器也在他咒语念完后发动了!

这折扇的厉害我见过了,发动之后,周围一大片的区域都如同浆糊一般,连我的缩地术都会有些失准,所以我并不敢乱用,生怕空间跳跃的时候,给对方利用上,到时候更加的麻烦,而且我现在的小法术攻击也会给扭曲,攻击就显得有些无力了!

强大的道体,配合强横的道器,要封杀三品道体的我,确实轻而易举,我这次深深感到了危机!

不过因为事情闹得太大,连两位二品大官都惊动了,所以其他五部官员,还有其他司的官长,应该也会收到信息赶过来,我现在拖得越久,对我就越有利。

当然,钱辰真和方安若当然也明白这一点,因此这次动用三品道器,根本不会有半点留力,我自己身处两位大神的包围网,当然也感觉到了这空间已经凝滞得跟泥石流一般了!

偏偏空间已经给封锁住了,我飞到了包围网的另一头的时候,立即给一阵僵化的空间弹了回来,而看向了钱辰真的时候,他已经发出了狞笑声:“在我的安天印和方天官的怒海扇下还能飞到这里,你也算是很厉害了。”

我皱起了眉,两指凝炼出虚无剑,灌注了时空剑力,一瞬间就扎向了空间障壁,砰一声,虚无剑直接打穿了障壁,并且随着我往下劈而划破了一道空间裂缝!

毫无疑问,现在只有划破这片空间墙壁,方才可以逃出这双重夹击!

但还没等我划开一人大小的位置,啪的一声,我的虚无剑的能量就和挤压过来的障壁错开,我连忙吓得缩回了手,而虚无剑也给震成了碎片!

回头一看,钱辰真果然是咬牙切齿强行增强了障壁的力量,这才让四方的空间因为挤压而缩小,我也差点给阴到,现在回想,手刚才缩得慢些,怕现在就成独臂剑客了!

“雕虫小技,焉能破我安天印!”钱辰真看到我退后,心下一安。

“钱天官,也差不多了。”而原先也吓了一跳的方安若,这个时候也再度强行搅动这片空间,防止我继续跟刚才一样要撕破空间!

我在这片空间里飞旋,乱流下,也无法保持身形,显然这次是玩脱了,但经历无数此死斗的我怎么会放弃任何一丝机会,双手一合,捏出了一把更为精纯的虚无剑,凝聚时空剑力和先天魔气,顿时疾射而出!

轰隆!

光芒一闪,整个空间立即给打出了一个大洞,我心中大喜,而两位大神也面色大变,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神色!

方安若也是阴险,当机立断的收回了扇子,立即往大洞那飞来,要以身体拦截我!

但我快要飞出大洞的时候,钱辰真大喝一声收,却立刻让我感觉到洞口极速的在缩小,看来只要安天印的空间缩到最小,恐怕我也要身死道消了!

“慢着!”

就在我准备再次引动力量进行二次突破的时候,忽然一个声音由远到近的传来,而好几道光影,也陆续出现在茫茫星海中!

看来除了这两位二品大神,其他的大神眼下也闻讯而来了!

听到喊停,方安若和钱辰真互看一眼,都从对方的双目中看到了厉色,眼下不把我杀灭而就此停下,后果之严重,连他们都扛不住,所以这两位顿时发了疯的要灭杀我!

而就在他们的决定下,我也感到这四四方方的空间,只花了一瞬间,就挤到了我的身体旁边,而我则连身体都无法正常的伸展了!

不甘心的我大吼一声,身上的追仙锁和虚无剑疯狂的乱轰出来,这次我哪还顾得了许多,而力量的倾发,顿时让钱辰真手中的印鉴震动起来,他只能剑指连划,强行控制印鉴来控制我,正因此,他的表情也不知不觉狰狞起来:“方天官!你还愣着干什么!难道要放这凶徒逃离!?”

方安若给提醒,怒海扇连挥,这空间全都往四方盒子的障壁强推挤压,让这安天印威力更加的惊人了!

我发觉整个道体仿佛在挤压下变形,道体甚至要承受不住要炸开!

媳妇猛地扯我的衣角,显然已经到了最危险的境地!

危机之下,我瞅准了之前给我撕裂过一次而愈合并不完美的点,以一道虚无剑猛然扎了进去!

霎时间,轰隆一声,犀利的光芒竟直接靠着这个点透出了空间!

我心中大喜,虽然强压下让我差点给灭杀,但也因为缩小的空间让我更清楚的找到了最薄弱的点!

嘭!

钱辰真手中的安天印直接给炸开了,整个脸庞都僵了下来!

而方安若也因为钱辰真失手,一时忘了攻击!

我大呼一口气,心道好险,看来三品的道器要困住我,似乎还差了一点,如果是二品的道器,恐怕我这次难逃劫数!

“两位天官为何不听我言!难道其中有何隐情?!”刚才喊住手的那位神仙,也在我弄坏钱辰真的安天印时来到了周围!

说话的神仙看着是个青年人,长得眉清目秀,但道体却展现出了二品的品质,他手中握着一把拂尘,颇有仙风道骨的意思。

“原来是刘融刘天官,哼,我们司器监的事情,自然也要由司器监来管,刘天官未免多事了点吧?”钱辰真反应过来后,又从手中摸出了一方宝镜,然后看向了方安若!

“刘天官的言正殿不好呆,来我们司器监纳凉还是怎么的?”方安若咬牙点头,也同意要再一次剿杀我!

“两位天官还请住手,若不然,便有杀人灭口之嫌!况且你们打杀之天官身着刑律殿官服,岂会是你们司器监之事?就算是多大的罪恶,也要让对方说句话,岂有一句话不给说就打杀的道理!我刘融见可不得这般不光彩之事,而且附近几部同僚眼下也正在赶来,我想他们应该也和我一样的想法!当然,若两位天官还觉得能在这时候杀光我和这位天官,那大可试试!”刘融把拂尘一震,周围空气都仿佛给他抽了过去,这一手,也展现了自己二品的实力!

给刘融这一喝止,方安若和钱辰真也有些不敢动手了,毕竟很快又有两位二品官到了左近,这众目睽睽之下杀我,他们也不好解释。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