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一千九百九十八章:打输

第一千九百九十八章:打输


                这两位二品官员一男一女,来了以后,看着刘融、钱辰真、方安若围着我,都露出了一抹诧异的神情,其中一个问道:“刘天官,看来还是你早来了一步,这位三品的天官,可是你救下的?”

“并不算,我只是来的凑巧,其实应该是他自己脱困的。”刘融上下打量我,然后说道:“敢问,你就是夏一天,夏天官吧?”

“是我,你是谁?怎么认识我?”我有些疑惑的问道。

“我岂会不认得?听到传讯,我也吃了一惊,所以方才唤了两位同僚赶过来救你。”刘融说道,而心来的两位男女二品官员也因为刘融的话打量起了我,似乎不大相信我居然能从钱、方两位神仙手中脱困。

我暗道这刘融和另外两位二品官不但在附近,恐怕在司器监也有自己的眼线,倒是不能小看了。

“想不到这位天官就是大名鼎鼎的夏天官,呵呵,上次打伤了行吏科的朱天官,这趟又闹了这么大的事情,刑律殿怕也不好收拾了吧?”其中的二品女官问道,这位穿着的是钦天监的衣服。

另一位男官也是钦天监的官员,显然和女官同来的,他看向了刘融,说道:“刘天官,把我们叫来救他,总要告诉我们是为何吧?”

“唐天官,凌天官,这事我只知道一个表面,听到传讯也是吃了一惊,眼下夏仙官应该是打算启动朝议的,那倒不如我们听一听夏天官说说怎么回事吧,如果说的合理,我们不妨帮他启动一次朝议,如何?”刘融平静的说道。

“也好。”两位男女官点点头,然后看向了我。

而钱辰真和方安若互看一眼,袖子里不禁动了起来,我知道肯定是传讯他们的上神了,这件事他们兜肯定兜不下了。

我深吸一口气,当即挨个道了谢,然后才说道:“刘天官、唐天官、凌天官,这事还得从刚才我去司器监索要自己东西说起……”

一路解释的时候,附近又来几个三品,甚至二品的大员,这些应该各自都眼线,所以能够赶过来看出了什么事,至于一品大员,眼下还没看到半个,估计他们也不会因为这种事抛头露面,真正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还是二品的中枢中层大官,这部分的官员不少,管这样的事情刚好合适。

我从去司器监索要天子怒开始,一路说到打灭荀颜,然后拿出了手机,把录像放了出来,当然,为了防止给方安若和钱辰真扭曲空间引爆手机,少不了加强了几重道力防护。

这活灵活现的视频演示,更甚我说出一大堆的话。

刘融和另外几个二品的官员看到视频,都已经目露凝重,看来也知道这是结党营私的大案了。

至于钱辰真和方安若,此时也有些站不住了,方安若颇为狡猾,立即说道:“原来是这样,荀颜也是该死,居然诬赖到了我头上来了,夏天官当时何不解释清楚?早知道是这样的情况,我又岂会阻拦你?”

钱辰真看到方安若改变风向,愣了一下后,立即也说道:“竟想不到这荀颜如此险恶,如此莫名须有之罪也敢拿出来陷害同僚,岂不是罪该万死?这样吧,刘天官、唐天官、凌天官,此事我们几个先去报备朝议司如何?”

我冷笑一声,也不说破,这两位居然调转过来那么快,显然除了和上神沟通过,也想好了自己的一套说辞。

刘融我不知道他几个意思,貌似居然还认识我来的,甚至素未蒙面就找了两个好友助我,当真有些邪门,不过按现在看来,对我好像有亲近的意思,如果他能带我去朝议司,这案估计就能办成铁案。

“呵呵,当然得去朝议司报备,刚才那画中呈现如果是真,除了你们两位,三品官里的钱月、李薇一、周德,也脱不了干系,都收拾一下,到朝议司报道去。”刘融扫了一眼所有司器监的官员。

方安若表现淡定,而钱辰真目光中露出一抹冷意,然后对我说道:“夏天官,我这还有一个解决的办法,既然事情已经明朗,乃是这荀颜作祟,诬陷我们大家,我们又何必要去朝议司朝议?”

“为何不去?”我皱眉问道。

“嘿嘿,去了有什么用?荀颜咎由自取,已经下了葬神棺,沉入了血海,我们报备一下朝议司,到时候由我们作证,就可保夏天官无事,甚至夏天官还是立了功的,飞黄腾达指日可待!那我们还去申请朝议作甚?”钱辰真说道。

方安若也温声的笑道:“的确如此,此事由我们报备就好,夏天官先回去等消息吧,这事保准让你立个大功,而且不用承担下官对抗上官之责,岂不是两全其美?”

刘融捏着下巴,目露一丝审视的看着我,而唐、凌二位,似乎也觉得这样处理好些的样子。

除了这三位,我从所有二品官员的眼中,也一样察觉到了沉重。

按照钱辰真和方安若的意思,就是让我报备下杀死荀颜的事,由他们联合作证,把这事做成我的功劳,可事情也要到此为止,就是让我不要再上访了,如果上访,那就很可能要承担下官告上官之责,甚至如果证据不足,弄成诬告,那我就是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

领了功劳,卖个面子,这确实没什么不好的,因此刘融才一脸审视的看我,意思是问我要见好就收,还是真把这事扯上天去!

“夏天官,你是怎么想的?这事是荀颜诬告上神么?”唐天官问我道,而凌姜也对着刘融传音了两句,似乎也不想闹大这件事的样子,但刘融直接伸手制止了刘融继续传音,而是饶有兴致的看着我。

“荀颜是进了葬神棺,但是不是诬赖的,我可不知道,不过鉴于对神庭律法的公平性,我觉得启动朝议也无不可,毕竟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嘛,嘿嘿。”我很不给面子的说道。

“你!”方安若本来以为我要见好就收,但没想到我居然会选择继续查下去,所以顿时有些把持不住怒火了:“夏一天,你好大的狗胆!你一个六品毛神,难道还觉得自己掌握了什么厉害证据证言?”

钱辰真也暴跳如雷,要不是有好几个二品官围着,早就过来收拾我了。

“都稍安勿躁,克制下自己的情绪!”刘融看了方、钱一眼,然后又说道:“既然这样,那有关神仙,还请随我前往朝议司报备此事,至于是否朝议,我们到时候再说也不迟。”

钱、方二神冷哼一声,而唐、凌两位相视摇头苦笑,估计觉得这次是真的摊上大事了。

有几位二品官带路,这些给点到名字的官员就算是不愿意,眼下也不能不去朝议司挂号了,而刘融似笑非笑的看着我,传音问道:“夏天官,你就不怕这事捅上天,反而是你输了官司么?”

“人证物证俱在,难道还有可能打输?”我对这刘融颇有好感,虽然不知道他为何帮我。

“有,就算什么都有,也有可能打输。”刘融笑道。

我皱了皱眉,不知道他说的几个意思,不过神庭这地方,确实也有蛮不讲理的地方,至少肆小仙的事就是其中之一,不过现在既然已经捅破了天,不是钱辰真和方安若完蛋,那就是我完蛋了!

而且我把他们逼到这份上,还回去乖乖等奖励官职下来,那才是真的笨蛋!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