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一千九百八十五章:妒意

第一千九百八十五章:妒意


                陈腾掂量着包裹,然后苦哈哈的说道:“我说韩仙家,你到底有什么打算,至少也给我说说呀,不然回去我真不好交代,孔上神说了,虽然不忌夏天官花销,但只要不是买一些废物,就不用过问,但眼下我看你买的东西,似乎都没有什么用的样子……”

“怎么会没用呢?这件蒸炉,是用来定型道器的,因为是上古的玩意,司器监都未必有几个能认出来,我们能够找来,就说明我眼光了吧?我让你买,你还啰嗦什么呢?”韩珊珊有些不耐烦的样子,看到好东西,她第一个想到就是怕给别人抢了。

“这……虽然说是这样,可这些原材料,恐怕也是一大笔的数目呀,先不说炼不炼得成,用不用得上都是个问题!”陈腾也有些难为情的说道。

“什么?你居然怀疑我的专业性?夏一天,你跟他说说,我不能让他卡在这,这炼器厂我无论如何都要弄出来!我都想过好几次了,现在大家一穷二白,总得靠技术吃饭吧?我这是技术活,不是他这种小捕快头子能理解的!”韩珊珊跳脚说道。

我尴尬的看着陈腾,而陈腾眼珠子都瞪大了,他一个五品的‘大官’,居然给个九品道体的仙家说成了小捕快头子。

“陈上神,你别介意,她是专业人才,脾气多少有点古怪的,你就行行好,看在我的面子上不跟她这小丫头片子计较了,她说了肯定能做到,以前也是这样,不会让大家失望的。”我赶紧在矛盾激化之前解释。

“我……我问问孔上神,这事不能这么解决。”陈腾也无奈了,拿出了传言令牌,立刻给黑子传讯现在发生的事情。

我趁着黑子还没回消息,也说了韩珊珊几句,但她怎么都不愿意听,非要买了不可,我只能是点点头。

不过韩珊珊虽然对自己领域执拗,但也知道眼下经济困难,所以在难以取舍和必要之间做出了决策后,最后也都得到了属于她自己的妥协,挑出了不少东西来,不过她仍然说道:“哼,只能这样了,就因为这样,所以成功率肯定会降下不少,到时候你们就知道亏得可不是成功率下降,那绝对是够你们悔恨的。”

“这……”陈腾听了这话,也跟着犹豫起来。

好在不一会,作为我的投资人,黑子还是选择了妥协,给与了陈腾把带来的所有盘缠全都用光,甚至赊账一部分的决定。

但陈腾还是有些不舍和疑惑,到我们买完这些东西,他说道:“韩仙家要炼器,开炼器工厂,这个我都能理解,这笔投资也确实够大的,但好些货物,却是用了我们孔上神的户头赊了帐,要是亏了,我们上神那边实在难做的很呀,况且我有句疑问,刚才始终没问出来,因为我想大家都能够懂的。”

“哦,你说呀。”韩珊珊无所谓清点堆成小山一样的炼器工具和材料,我则苦着脸,这上面有不少或许是货到付款的,而且我感觉黑子这趟估计得炸毛,怕他都付不起,到时候韩珊珊肯定不让送货的拉回去,难道我要帮忙打劫么?

陈腾搓了搓手,然后苦着脸说道:“嗯,是这样的,姑且不说韩仙家的品序问题吧,毕竟经过夏天官的情况,谁都把不准你现在为转换完的道体,能够上升到什么程度,但这炼器一道,只要炼出来了,如果没有司器监打上印记,一两件倒没什么,官职高了别人也不好轻易查,但这么大比的数目,给查出来可是要出问题的,当然,神庭司器监也不是不给炼器者活路,都会提供每个品序道器规定好的价钱来回收这些成品,但价格,却一向是比市场价要低得多的,所以我就一直想,你们除了私卖到黑市,还能怎么赚回本钱?因为按照我的计算,还有保守成功率的估值,我觉得这次要亏得四脚朝天都不止。”

“嘿嘿,你怎么知道我打的就是司器监的主意?”韩珊珊神秘兮兮的说道。

“啊?全卖给神庭司器监?”陈腾整个身体都打了激灵,不可思议的看着韩珊珊:“这怎么可能不亏呀!其实如果是卖到黑市一部分,应该能够回本一些的!”

“神庭里,谁最有钱,当然是官家了,我们这么大批的数量,不打官家注意,难道还偷偷摸摸卖黑市里么?”韩珊珊不屑的说道,我早就习惯了韩珊珊对自己领域的傲然,所以无形中就觉得她能行。

给韩珊珊以反驳,陈腾更是云里雾里,不过见韩珊珊居然都懂这些,他也只能是无奈的接受了,只等着出结果的时候再说吧。

韩珊珊知道神庭管制道器,没有持器令,那都是违法携带管制刀具,是要没收的,但她仍然坚持大量炼器,说明她已经有了冲击司器监市场的想法了,我只要等着看热闹就行!

因为货物都很重,大部分采取的是送货,速度听陈腾说还是很快的,毕竟有神庭自己的物流来进行输送。

所以我们清点完货物,折返回廷议司,让物流公司帮忙运输韩珊珊的行李,然后轻装返家,而刚准备启程,竺道荷就传讯过来,说是将我们之前说的事情回馈给了自己父亲,并且得到了支持,她会亲自带仙气盘去我的新家。

时间很快又是十几天过去,中途传言令牌倒也没有断过,但大抵是问候我,以及一些琐事,暂时还没有什么大事发生,倒是夏瑞泽发了讯息过来,问大概什么时候过来。

我觉得上次他帮了大忙,登门也是迟早的,就约定好了下个月过去。

站在自己的界面面前,韩珊珊已经是兴奋地不行了,毕竟看到这近乎仙境的界面,她说仿佛看到了当时的山海界,当然,甚至比山海界景色还要美丽。

知道我们今天要到,黑子和甄达余,包括赵茜、惜君、宋婉仪等女子军团的人都在界坞那等待了,而相熟的好友,端木尧和云冰心,李破晓也不约而来,可见大家还是很重视韩珊珊的,毕竟在九州界,大家没少受惠。

韩珊珊的平安归来,自然少不了一番相聚和接风洗尘,不过宴席上,黑子也跟我说出了近来神庭那边的情况。

行吏科的举动有些诡异,本来认为可以把这次放到朝议上解决,但似乎上面又有了新的变数,朝议呈送到神皇那边,又给吊诡的退了回来,并没有上议程,可能是神皇自己的想法,也有可能是行吏科暗地里捣鬼,不上朝议,那就是要私下里解决的节奏!

压迫感离得我已经很近了,行吏科很可能会派厉害的人来暗杀我!而且极有可能是二品的神仙!

黑子拍了拍我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道:“近来少出门,两点一线或许也会安全些,最好是出门之前,先派人确认路上是否危险,闯界和在刑律殿闹事,相信他们还不敢。”

我看了他一眼,鄙夷道:“我像是胆小如鼠的人么?”

黑子笑嘻嘻的说道:“好容易三品,别给人打灭了,恢复起来比你想象的困难,我们可没有这么多仙气。”

我耸耸肩,而这时候,外面守护者又拿着拜帖,进来唱报有谁前来拜访,我们这里的宴会,显然陆续而来的客人实在不少,但只要是熟人,都由白如琪决定可否进来。

而就在我想着会是谁的时候,却发现白如琪见到拜帖后,脸色有些不好看起来,我十分好奇来的人是谁。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