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一千九百八十二章:刁难

第一千九百八十二章:刁难


                翌日,我返回刑律殿的时候,陈腾把准备好了一摞刑法类的文献,还有证明韩珊珊清白的文书都令我带上,然后带上我一同前往廷议司。

这一路上,陈腾表现出了他的专业性,对廷议的事情如数家珍,另外还嘱咐我这次其实基本上六部衙门都对好了,放韩珊珊已经是内定的事情,故而我只要在一旁等他过场就行。

我十分开心,说道:“陈上神,还别说,你还是听可靠的,要不是有你,我还不知道这廷议司那么多的道道。”

“哈哈,我也就是比你多在神庭待了几年,你要是也参与这种案子多了,相信会比我更了解的。”陈腾笑了起来,不过他回过头就说道:“今天老大一来,就嘱咐我小心点行吏科在中途发难,你可也小心点,到时候碰上那边的高官,尽量以游说为主,千万不要强出头,忍一忍,没准就海阔天空,若是还表现如此强势,恐有不妥。”

“嘿嘿,你是觉得这些行吏科会中途埋伏我的去路?”我冷笑道,这行吏科没想到也会选择干这见不得人的勾当。

“这可说不准,曾经有过这样的例子,神庭除了中枢,没有一个地方是安全的,你只要记住,这事是朱四河给打杀了,而不是你出事,你出事,尚且有刑律殿来帮腔,至少说几句话,但朱四河给你打杀,那问题就大了去了,那是三品官。”陈腾警告我。

我点点头,说道:“陈上神,我知道了,如果对方不是一来就动手,那说不得我低头下就好。”

陈腾很高兴我明白事理,而不是一味的锄强,所以一路上也跟我兴致高涨的说起话来,不过大致也就是神庭的风物,还有各种趣事,毕竟大家都觉得韩珊珊的事情十拿九稳了,甚至他还约我去了廷议司,要不要去逛逛神庭的最大市集什么的,听说那边有不少有趣的东西出售,比如大荒那收购来的东西,转卖到了这里。

详细问起会是什么,他回答说是除了一些上古大战遗留道器,甚至这里边还有黑市,大抵会有一些异族妖人、魔物、神兽拍卖什么的,我当即大叹这神庭原来也并不是高尚,有洁癖的存在。

一路上并没有陈腾说的行吏科堵路,而是平安无事的到了廷议司,这在漫长的路程里,算是不可思议的存在了,毕竟韩珊珊现在已经给送审六部廷议,而并非是一部一区域的廷议司,所以我们几乎绕了整个神庭大半的路程,而这时间,一去就是十来天!

不过等我们到达了这廷议司,心中也着实是给震撼了一把,这就是神庭中品法庭!其所占一界可谓是又大又奢华,不但大殿用的石柱都是一体雕琢,连木材都是上品中的上品,上面甚至还直接用上了金玉,我大感廷议司的腐败,也由衷羡慕这建筑堪称中国风的典范和巅峰存在。

既然是重要的六部廷议陪审,其他六部也有派陪审官前来,而且多是四品的官员,而黑子本来作为代表,却推说要解决朱四河的事情,所以轻松无比的撂了担子,故而陈腾应该是这里官职最低的,但官职低是低点,但作用是一样的,副作用只是平时需要夹着尾巴做人而已。

不过相信这次六部异口同声,会让韩珊珊的六部会审轻松结束的,毕竟拖久了,大家也只会觉得没意思,毕竟神皇旨意总不能逆了吧?

我们是六部代表里来的最慢的了,毕竟受限陈腾道体的速度,所以就算有翼蝠,我们速度也上不来,来的快的几部,似乎对我们拖慢表现出了不耐烦。

六部齐聚,开会审议就势在必行了,但因为我们来的是下午,会议就定在了第二天。

我和陈腾居住在了廷议司的专门驿馆中,我看还有一段时间,所以提议要去看看韩珊珊,陈腾想了想,倒也没有不同意的,只让我小心一些就好。

说起要去看韩珊珊,我就想起了敖霜,这小妮子天天往廷议司那边跑,这次韩珊珊换了六部会审,她也就来不了了,要不然有这活宝在,逗逗她也不错。

一路想着,我就来到了关押韩珊珊的地方,虽然说是关押,但没定罪之前,也不过是软禁而已,虽然不是谁都能够见,但我作为六部主审官之一,要见见她也并无不可。

廷议司的人看我拿出了牌子,倒也没有阻碍太多的让我进去了,不过,两个守卫却跟了进来,他们都展示了自己不俗的道体实力,也有威慑在里面。

进入了有司器监制作的禁制牢房里,我深感这里面机关的厉害,所以倒也没敢生出要去抢了韩珊珊就走的念头,而七绕八转,终于来到了韩珊珊拘留的地方。

“珊珊!”我隔着很远,就对着那间独户的小房子叫了起来,似乎听到了我的呼唤,门很快就打开,韩珊珊飞似的跑了出来,而这时,我看到她已经是泪流满面了。

我心中也颇为难过,对她的愧疚也达到了巅峰,眼中泪水也几乎滑落下来。

“你这没良心的,姐给关了这么久你都不来看姐!呜呜呜……太没良心了!你一定是忘记姐了!”韩珊珊跑到了半道上,却蹲了下来,抱着膝盖痛苦起来。

我连忙要过去将她抱起,但很快就发现,一堵透明的光墙却拦住了我,它把这独户的小房子包围起来,虽然看着眼前什么都没有,但明显是过不去的!

“我都心碎一地了,呜呜……我以为以后再也见不到你了……”韩珊珊哭诉起来。

“不会的,我这就是来救你出去的……”我叹了口气,也觉得这面墙太过阻碍了,所以立即伸出了手,凝聚三品道力的虚无剑顿时出现在了两个守卫面前!

这两个守卫大惊,立即拿出了传言令牌,但很快,韩珊珊却哭着说道:“没用的,这面东西就是小仙制作的,除非有那两把一阴一阳的钥匙,或者破坏所有的阵眼,否则谁都不能破开。”

韩珊珊对于大阵的判断不会出错,既然她这么说,那我也不用去试了,本来还想要给她破除几轮封印的,但现在这情况,只有救她出来才行了。

我没有问起韩珊珊过得怎样,虽然黑子说了经常不断送物资进去,还给了一些关于神庭炼器的典籍给她做研究,但这虽然可以消磨时间,然而每一个人的孤独感都是无法消磨的,所以韩珊珊现在也很憔悴,至少精神并不好。

我嘱咐了她什么都不要说,什么都不要认,除非对她有利的证词,这虽然是老调重提,但至少由我说出口会好一些。

韩珊珊都一一答应了,我宽慰了她好一阵,直到探视时间结束,才依依不舍的离开。

她只喜欢神经大条的笑,却不常哭,但一哭,一定是十分的伤心和难过了,所以我必须尽快把她救出来。

我回到了暂居的驿站,开始认真的和陈腾捣鼓起韩珊珊的事情来,希望这样能够慰藉和填补自己的愧疚,陈腾知道我肯定是受了刺激,所以倒也没有说什么,默默陪我重头厘清韩珊珊之前参与的审议司、廷议司的几次审讯过程。

这一次讨论,直到六部廷议会开始才结束,我和陈腾都信心满满,觉得这次有神皇旨意做托,六部一定会同时默许放出韩珊珊。

然而让我意想不到的是,六部廷议会一开始,行吏科就开始了疯狂的刁难!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