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一千九百七十八章:往来

第一千九百七十八章:往来


                陈腾也不禁哆嗦了下,行吏科很少来这里走动,一旦来这里,肯定有一些事情发生,所以他本能的说道:“难道是那天夏仙家打了行吏科官员的事情?他们上官前来问罪的?”

“嘿嘿,我看不是,没准是和周其平有点什么瓜葛。”我也不说破,然后直接转道要去当值的地方,也就是陈腾所在的办公地点,毕竟主官周其平自己有独立的办公室,我并不在那当值。

结果还没走几步,周其平就屁颠屁颠的来了,问道:“夏天官,我听说你的五品界已经基本运转起来了,不知道是不是真的?简直佩服之至。”

“如果背后有周上神撮合,那就更快了。”我意味不明的说道,周其平脸色微变,但很快就说道:“哈哈,我的面子可不好使,夏天官不是直接把所有事情都弄好了么?刚才行吏科还带了文书来我这里确认你的事情,我看没什么,就签了。”

“守护者名单备案?”我皱了皱眉,其实我可不信就这东西,而周其平微笑点头,然后说道:“是呀,意料不到夏天官居然收取了这么多五品的守护者,让人羡慕无比呀,我麾下都没多少五品的守护者呢,对了,话说回来,今晚是不是要去你那开接风宴呀?可别放我们大家鸽子,反正我和诸位官员说过了,今夜就去你那里给你接风,对了,因为担心你们那里守护者准备可能不够妥当,所以我让我家中擅长烹饪之道的守护者准备了酒菜,今晚定在你家里不醉不归!”

我心中冷笑,这家伙难道要在宴会中设局?要不然怎么会这么热心?但心中这么想,嘴里却说道:“好呀,虽然我已经让人准备了酒菜,不过你那边有什么好酒好菜,尽管带过来就是了,如果还有歌姬舞者,送我百八十个,我也不介意,反正你娇妻美妾,嘿嘿。”

周其平尴尬笑起来,说道:“哈哈,歌姬舞者我这并无,好酒好菜肯定是有的,那就这么说定了?”

“嗯,说定了。”我心下冷笑,这家伙一旦热心,我就知道他想干嘛,今晚不出点意外,他就不是周其平。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这里面除了我刚晋级三品,也有和同僚拉亲近的意思,周其平在这经营的风生水起,正是和一群同僚拉得近乎,我当然不能让他如愿以偿,所以搞好刑律殿的关系也是很有必要的,加上还有黑子在,我只要撬动他那块大石头,就有人能帮我推开他。

我答应下来后,周其平十分高兴的差小官吏到处通知去了,别说当值的,就是没当值的,估计都告诉了个遍,可谓是看热闹不嫌人多。

因为我是新人,而又有接风宴在身,所以几乎半点工作都没有,要说有,就是看看刑律殿的各项规章制度了,所以一天来,除了百几十位当值的神仙来拜访我,大多是说起今晚要来我这里吃酒的事,所以我根本什么事都没做。

而因为这事,所以很快就要到晚上了,就在我刚送走最后几位一起来照面的神仙时,周其平就过来了,拍了拍我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道:“夏天官,今晚就看你的了,大家都提前返回了,你也赶紧回去,都迫不及待去你那看看呢,我对你这样能干的下属很看好呀,以后还指望你给我多弄些功勋呢。”

“哦?打行吏科的官员也能挣积分?那也不错呀,回头见了行吏科的就打?”我装傻充愣的说道,意在讽刺这家伙太能装了。

周其平尴尬一笑:“这当然不能赚……赚积分,不过嘛,对那些狗眼看人低的,当然可以打得满地找牙了。”

我嘿嘿一笑,上下打量起他来,这顿时让他有些毛孔悚然,立即岔开话:“咳咳,我看我也差不多该走了,都这时辰了,哈哈……”

就这样,除了我之外,陈腾等同僚一共三四百神仙,浩浩荡荡的开赴我所在的界面,而周其平也跟来了,至于他的那些准备酒菜的守护者,早就把菜都搬去我那边了,毕竟他暂居那一界离着我这也是隔壁不远,大概小半天的路程,这在神庭里,算是很靠近的了。

酒宴摆置在道场前面不远,刑律殿的神仙也好认,不是鬼修,就是鬼神,道体本就有异别家神仙,所以大家也不会认错,请他们入了场,这道场里搭台唱戏的,各种招待的,一个都不缺,看来我招来的这群守护者,还有白如琪带来的上千守护者,都有不少能歌善舞之辈。

三四百人,四十桌的酒菜,济济一堂,而菜色除了我们这一界的,还有周其平送过来的,所以丰富无比,这也让宾朋尽欢。

因为二品的气盘太过珍贵,我可不能平白给外人占了去,所以换成了之前用剩的五品气盘,因此并没有过分引人主意。

席间个个官员都过来找我劝酒,有的三两成群,有的一桌子过来,不过我可不是孤军奋斗,少不了让守护者们过去顶酒的。

喝了一半,黑子带着甄达余过来了,也送了一些小礼物,和其他官员也没有太多不同,至于周其平,礼物不小,是个三品一年份的气盘,作为主官,算是超级大方的了,一群官员顿时是满脸的羡慕,不过也因为我声名在外,他们肯定是不敢想周其平会送他们这么珍贵的礼物。

“周主官对夏天官可是器重得很呀!”

“羡慕死我们了,不过夏天官也是赢得的,你可说是我们刑律殿最能打的了!”

“哈哈,连贺希圣都给你一拳干倒了,夏仙家厉害,怪不得周主官如此看重你!”诸如这类的话还真是不少,毕竟看到周其平的礼物,大家都觉得周其平和我的关系好的不得了了。

我还真不知道他到底什么意思,难道之前我只是臆测而已?实际上他和我穿同一条裤子不成?毕竟三品气盘,也不是谁都送的起的!这绝对下足了本钱,如果只是对我示好,犯得着送那么贵重的礼物?

周其平送了三品气盘,连黑子和甄达余都两眼瞪直了,半天说不出话来,我过去揶揄道:“你看看,大家都是主官,你就送了个九品气盘,人家动肆就放了个三品的,啧啧,到底谁才是我这一边的呀?”

“这家伙该不是疯了吧?这格调都赶上皇帝赐礼了!”黑子骂道,甄达余也是倒吸一口凉气,然后道:“他可是结婚了?”

“结了呀。”我本能回答,这不是有个姘头轩辕如馨当靠山么?

“结了?那他家难道死谁了?要不然岂会送你这么重的礼?这种时候送礼,无非不是博个礼尚往来么?他又不是疯子,你也不是他爹。”甄达余笑嘻嘻的说道。

“他家还有谁?”我皱眉问道。

黑子摇摇头,说道:“这老不修满脸喜色,莫非有啥大喜之事?否则怎么会无缘无故送你大礼?这招我怎么看,都应该是礼尚往来同等交换为前提下,他再跟别人极力证明和你的关系很好,欲盖弥彰,不过也不合理呀……”

我和甄达余互看一眼,也对周其平此举颇感奥妙,猜不出理所然来。

轰隆!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外面一声巨响,界坞大门给直接轰开了!

我没有看向界坞,而是直接看向了周其平,只见这家伙嘴角微微动了一下,同时警觉的回头看向了我,也亏得这家伙狡猾,看到我后,他本来要扬起的笑容竟直接敛去了!

“夏一天何在!本官朱四河在此!还我小侄命来!”一声怒吼,响彻一界!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