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一千九百七十五章:树敌

第一千九百七十五章:树敌


                给打得道体重创,这小官奄奄一息,连站起来都要努力维持身体剧烈颤动,他的一群同僚立马骂骂咧咧的围了过来!

“他妈的,打我们行吏科的官员!找死!”一个长得粗壮,穿着五品官服的官员立刻冲过来,双手抓向了我!

“呵呵,他顶撞上神,我不揍他,揍谁?对了,我警告你,你若是敢对我动手,可别怪我采取正当防卫,神庭可不会排斥反抗暴力的行为。”我冷然说道,而这官员微微一愣,却很快大手朝我捏过来,估计想要捏我脖子的!

我也懒得反抗,让他的手轻易的抓住了我的脖子,并且拎了上来!

这家伙至少也得快两米高的提体形,我就跟小鸡似的,让他抓起,一群行吏科的人全都叫起好来,而那拖家带口的中年人立刻站出来,说道:“上神还请息怒,一切事情,皆由我杜风华而起,全然不管这位神仙的事……”

“嘿,匹夫滚开,老子先弄死这在行吏科闹事的傻货再说!”那高大的五品官说罢,一拳就朝着我鼻梁处打来!

众仙无一不是惊呼出声,这沙煲大的拳头要是打在脸上,别说是开花,估计可以做成酱汁了!

陈腾看到我给抓住,却没有对我有任何担心,反倒是连忙摆手哀求道:“夏仙官,千万别,夏仙官,你别……”

嘭!

似乎什么东西互相撞击在了一起,不但声势巨大,连声音,都让人浑身起鸡皮疙瘩,而一声‘咔哒’的骨头碎裂声,更把所有人的心都打酥了,估计谁背脊有寒气,都给这碎裂声吓出来!

正因为这样,所以除了陈腾外,多少神仙和守护者都看向了我的脸,毕竟很可能我脑袋都给打飞了!

但乍一看,我的脸上除了多了一抹笑容,却并没有任何变化,更没有给谁打成了肉酱!

“啊啊啊哇!!”一声凄厉惨叫,让所有人都头皮发麻起来,大家全都看向了那五品官的拳头,只见沙煲大的拳头现在已经血肉模糊了,而我的拳头,却完好如初的在手中!

这一对垒,很明显这这里占据了绝对的上风!

“怎么?叫那么大声干什么?你们打人的时候不觉得人家痛,稍微给人揍一下,杀猪似的乱嚎什么?”我冷笑从空中飘落下来,而一群的官员全都目露骇然之色,因为现在,他们终于看穿了我道体的真实品序!

“哎哟,我的夏仙家,你可悠着点呀。”陈腾哭丧着脸,看我走过去还打算再狠揍这五品官一顿,他连忙拉住了我。

我也没有继续追打他,只是对那五品官冷道:“行吏科的官又怎么了?敢顶撞上神,我一样打得他满地找牙!知道了么?”

那五品官连忙跪倒在地,连声‘再也不敢了’,出了这口恶气,所有官员都脸露惊骇,纷纷议论我是哪家大官的公子,要不然哪来那么大的脾气,什么上神下神,看不顺眼的都揍了。

“对了,你叫杜风华对吧?我现在打了这两个神仙,你还敢跟我混么?”我忽然想到了那中年守护者,所以回过头询问到。

那中年守护者愣了一下,然后猛的点头:“上神肯为我们一家出头,我怎么会不知好歹,就是油锅火山,我杜风华也不会皱一下眉头!”

“好!不亏我为你惹下祸事!”我大声说道,然后看向了一群正眼巴巴看着我,之前和杜风华一起给同时处理的守护者,说道:“还有没有拖家带口的老实人?我这地不少,只要是能够养活家人的,我这新界都不缺位置!”

这话一出,一群流落的守护者刚互相想要看对方是否会接受去我的新界,却不想好好几个附近拖家带口的男女都高举大手,要进入我这一界中。

我扫了一眼,老的有之,年轻有之,壮年也有,但多是一些看起来其貌不扬的,这些确实都是老实修炼的仙家,所以基本上鲜少有神仙挑选他们,更别说他们还拖家带口了。

“嘿嘿,看起来都不错的样子,当然,别以为进来就能混吃等死,刚才你们也看到了,你们可能务实勤恳,但若是跟了我,就得知道,你们的主公我可不老实,我要找的是至少能够看家,为了守护自己家而敢于和任何邪恶搏斗的!有没有!?”我大声的说道。

陈腾双目瞪大,以为我这么一说,肯定把大家都给吓走了,结果他意料不到的是,非但没有把刚才举手的人吓退,甚至话音刚落,剩余一些守护者全都举起了手来,就连不拖家带口的,也非要当我的手下,这让陈腾由牛眼变得瞪目结舌,直接愣住了。

我笑了笑,这里的守护者参差不齐,但我自然是要找实力和性格都达标的,挑了一批五六十个,虽然最高不过五品,但数量多也给了我不少底气,这些人虽然拖家带口,但因为有家人,所以反而是最忠心的,所以修为高低,对我反而影响不大。

挑选完了守护者,我让几个五品的守护者由杜风华牵头登名造册,随后我直接拉了陈腾进去亲自找主官商量,至于从刚才站在现场的到现在的所有行吏科的文官,眼下看我要去主殿,都让开了一条道,没任何神仙不识趣挡道。

之前那给我打残的小吏说漏了嘴,签了协议肯定是可以收留这些守护者的,所以我也不担心行吏科主官不认账,实在不行就去言正殿直接问那儿的言正官,我相信会给我个正经道理出来。

进入了主殿,主官已经知道了我在外面大闹了一趟,而且是众目睽睽下打了人,当然,那都是这小吏顶撞在先,而后五品官打我而受伤,这些我都可以撇的干净,所以这群主官看到我,虽然脸黑,但也没敢吱声,只能是按部就班的帮我办理手续。

这里四品的守护者基本上是找不到的,五品的守护者却很多,听陈腾说,四品守护者基本都是上神送下来的居多,而且还是以大礼的形式来赠送,我反正大官不认识几个,而且我现在也不过六品小官,谁会送我当礼物?

所以这里能招收的,也就是五品的守护者而已。

当然,也间接说明了之前干掉的那朱家八大天王其实配置也相当高了,毕竟还有自己的道器不是?当然,我也庆幸朱四河并没有送个四品或者干脆三品的守护者给自己侄子看家,要不然我之前收界之举,怕是灰溜溜逃跑的下场。

半天的时间过去,一个个投奔我的守护者都在我眼皮底下签字画押,一式三份,神庭一份,我和守护者各一份。做完这些,我随后就领了这些守护者返回自己的新界,并且按照他们的品序,安排了他们住宅和田产,以及该做的工作。

这些守护者带着各自的家人,算上来竟有一百七十五人之多,不过因为是一家几口,实际分出去的就只有六十七间套房而已,这对于五品界的房产数量而言,不过九牛一毛,而且就算没有住的地方,他们有手有脚,有的守护者家属甚至是木匠和泥瓦匠出身,盖房和制器都极为拿手,这让我心中欣喜,暗道别人用不上的,我这新界新开发总会有用到。

告别了陈腾,说好了三日后回去刑律殿当值,然后当晚回来再宴请刑律殿的官员后,我把守护者和管理界面的事情,暂时交由杜风华处理,自己则抱了从黑子还有神霄府拿到的仙气盘,准备冲击三品道体,毕竟最近树敌不少,不提高自己的实力,心里总是没底。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