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一千九百七十二章:神怨

第一千九百七十二章:神怨


                就算是神庭中枢位置,四品道体的仙家也不会很多,这也怪不得这些守护者惊恐,况且我道力之强让他们都感到不可思议,毕竟到了我这个程度,剑气由道力驱发,看似无形,实质上已可把人切成了好几块,而能够看到这种实体剑气的,除了有洞穿我这道力的道体,并无太多的办法。

几个守护者中的带头者已经给我斩杀,至于其他的守护者,除了从彼此眼中看到恐惧,早就没有其他情感波动,但毕竟是凶顽之徒,平日里已经养成了凶悍的痞气,所以他们刚刚出事,后面就有上百的守护者闻讯而来!

这些守护者数量一多起来,就会给他们带来视觉上的错觉,仿佛凭借人多,他们就能够获得凌驾他人之上的力量,当然,我也不会否认人多有用,不过,如果道力达不到一定程度,突破我四品道力的防御,那来再多的守护者,都不过是在大象脚底下多站一些蚂蚁,该一脚踩死的,可能只会多花两脚,但却不会改变它们蝼蚁的结局。

“找……找上神来!”一个守护者大吼起来,仿佛这样就能够让我害怕或者恐惧,然而这片区域,就算是真有上神能够压制我的,估计还得是路过才行,否则一个来回,至少都得大半天的时间,毕竟一个私界相隔至少以半小时来算的。

“还有胆敢反抗者,当顶撞上神处理,往后就是行吏科敢放任你们,安排你们,我也一定会扭送廷议,追究到底!”我扫了一眼围过来的上百的守护者。

“呵呵,凭你一个六品的小官,还敢口出狂言?行吏科是什么地方,还由得了你说话的?还扭送廷议司,真当自己是大官了?”似乎颇知神庭潜规则的文职守护者冷冷说道。

“我们已经通知上神,用不着多久,你就知道为什么司器监不敢收我们这一界了!行吏科就是我们一边的!”另一个守护者肆无忌惮的说道。

“原来给你们撑腰的是行吏科的官员?”我心中暗道果然如此,否则朱东阳也不会这么折腾,这小子也是运气不好碰上了叶桦那军阀头子,正是要杀人灭口,他偏偏给撞上了。

“嘿嘿,是又如何?就连周上神都给三分薄面,你不过刑律殿提刑官,识趣的赶紧滚,否则等上神一来,由得你好看!”一个守护者见我沉凝,以为我是害怕了。

“念你们可能有亲人好友不便立即离开,我给你们一刻钟收拾东西,随后去行吏科报道,自由安排你们去处,如果不愿意走的,也没事,就直接留下等死好了!”我阴沉的说道。

“一刻钟?用不着,我们只用一盏茶功夫,就能干掉你!到时候上神自然会收拾手尾!兄弟们!干掉这狂妄的家伙!”一位守护者怒道。

数量从八位上升到了一百,紧接着七品、八品的上来,数量已经有两三百之多,不过见惯这种大场面,我根本没任何惧意,只见他们冲过来,我持剑一掠而过,又是几个高阶的守护者给砍成了碎片!

守护者太多,让他们一个个变得悍不畏死,盲从似的朝着我扑过来,因为在他们看来,以一敌百这种事情仿佛不存在。

我冲入人群,根本懒得去理会他们的攻击,左突右冲,无一合之敌,他们的道力在我面前,等同是瘙痒,关键是我拥有道器,而他们中除了那八位刚才就给干掉的有低阶的道器,其他守护者一把道器都没有,我占尽便宜,所以和他们斗法,等同是砍瓜切菜,没有任何阻拦我的作用。

“司器监的哪位神仙!敢动我刑律殿的界面!?”就在我杀得兴起的时候,三道人影还真的从界坞那边闯了进来,速度也算是极快了。

我砍杀了几位守护者,心中犯着嘀咕,这才多长时间,就有神仙介入了?难道周边正好有他们的后台?

结果我一回头,顿时是又好笑又好气,这为首的,不正是周其平么?他身后还带了两位五品的刑律殿官员。

除了周其平和之前给我打脸的那恶神,以及另一个不认识的提刑官,陈腾却没见影子,他肯定装成没看到,躲得远远的了。

“周上……上神来了!兄弟们,快!快拜见周上神!”一群守护者顿时像是抓住了主心骨,而刚才打得快要溃逃那些,又复转回头,唰唰的跪了一片。

“你小子完了,不过是刑律殿的提刑官,眼下周上神来了,你玩完了!”

“周上神,你那手下竟越界行事,此事我们定要和朱上神说上一说!”

我手持长剑,目却如有剑芒,周其平和两位神官看到我,全都如丧考妣,那脸给打凹进去的恶神更是差点没猫起腰来。

“我道他们说的是谁,原来是你。”我嘴角弯起一抹弧线,吓得周其平眼神转悠,舌头都差点打结了,现在他斗法赢不了我,他媳妇也不敢跟媳妇姐姐死磕,我简直就是天生克他的。

“夏……夏一天……你,你怎么在这?”周其平哆嗦道,他知道我现在天不怕地不怕,眼下圣旨还有几件事要我做却没做,正是皇命在身,谁敢拦我?

这些守护者一听我是夏一天,也目露惊愕,我以一己之力屠尽独立部队九人小队,已经在神庭传开了,要知道独立部队向来接任务抓罪神,为了保证百分百的成功率,从来都是比罪神高一个档次的,能逃走已经是凤毛麟角,绝无仅有了,眼下我这是九个全杀,有三个还是下落不明,而其中一个死不见人活不见尸的,还是朱东阳!这当然让他们吓得面色惨白!

“我怎么就不能在这了?你这是打算怎么着?”我冷声问道。

“没事,哈哈,我就是路过的,这不是在左近巡查么,正巧路过,既然你在这有事,那就算了,我还有要事要忙,你看着办啊。”周其平尴尬一笑,看了一眼我手中捏着的两本疑似令书的东西,顿时想都不想就逃了。

“周上神……周上神!夏一天杀了我们主公呀!现在又来辱我们,还要抢夺我们居住之地,简直是丧心病狂,天怒神怨!还请周大青天做主呀!”

“肯请周大青天为我们做主呀!”

一群守护者顿时咚咚的磕起了头,我看着就仿佛六月飞雪冤如海,衙门告状包青天似的,可惜他周其平可不是包青天,反而一甩袖子,就说道:“你们呀!孤陋寡闻了吧?夏天官一向秉公执法,从来不会无的放矢,他所来定身负要事,岂是胡乱作为的?你们是不是有什么地方做错了,亦或者是没做到位的,否则他怎么会来?”

守护者们本还在哀求,眼下顿时哑然了,我冷下一声,又再度把两册令书拿出来展开,说道:“这是收界文书还有安排守护者的令书,别说我没跟你们说过,三令五申,再不走,别说是你们把谁请来,那都没用!”

周其平知道不交界肯定又是一场杀戮,别说这里有一千守护者,再加一倍,估计也是杀了白杀,徒劳给我增加杀名,所以立即说道:“既然夏天官有文书在,你们该搬的就搬嘛,而且不是有安排的文书了么?神庭令书,还是要遵守的,难道还等着滞纳金下来,等着廷议惩罚书下来么?”

“东西就不必搬走了,现在站在这里的守护者,立即离开这一界!要是胆敢损坏一件东西,嘿嘿!”我丝毫不给面子的说道。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