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一千九百六十九章:唱本

第一千九百六十九章:唱本


                “呵呵,这不是九州里纵横无敌,统治一界的夏一天,夏皇么?怎么跑到我们刑律殿来当个六品小官了?说不过去了吧?”周其平阴恻恻的笑起来,嘲讽之意十足。

旁边一群官吏顿时跟着夜枭一样笑起来,没笑出声的,都站在一旁看热闹,看来周其平来的这段时间,已经把这里打造成了自己的小王国!

周其平当年在澜州的道众也有几十万,就算后来该换天鬼道道统,但跟随着也有数万之众,堪称是一代厉害无比的鬼道宗师,这除了自身的实力,也因为他擅长人际关系,懂的该怎么把握时机,眼下拉了一票官员出来,就可从中看出他的作风已经延续到了神庭了。

“怎么?在九州界里嚣张跋扈,不喜欢这个杀这个,看不顺眼那个杀哪个,统领千军万马,道子无数,多威风?现在怎么就不吱声了?难道是打算夹起尾巴,当个太平小官了?”周其平嘿嘿一笑,而旁边好几个官员也嘀咕附和起了周其平。

周其平是四品的神仙,在现在刑律殿中层里,也算是顶级的官吏了,道体如果不主动暴露,就具备隐藏性,但我从黑子那边了解了,眼下他不过是六品而已,而之前一群五品的独立部队来拿我,就说了他们上官就是周其平。

我并没有理会他的挑衅,毕竟也算是这一片辖区的刑律殿主官,倒也不能怠慢了他,因此走过去就说道:“周上神,我来述职了。”

“述职?嘿嘿,带见面礼了么?”周其平笑嘻嘻的说道,他敢直接这么说,显然是整个刑律殿给他经营成铁桶了,可谓随心所欲,谁都拿它没法子。

而一群官员跟着大笑起来,我双手空空,自然什么见面礼都没带,其实他这么说,也是正常,毕竟拜见上官,不带点小礼物也说不过去,只是鲜少直接说出来的,换了正常述职,若是下官忘了带,或者不懂规矩,之后补过就算了,但现在周其平故意刁难,自然就不同了。

还别说,我来这片辖区的刑律殿述职,并不是运气不好专门碰上了周其平,而是周其平也同样出身九州界,方向一致,自然优先分到这片辖区来,再加上周其平暗中操作,想不过来都难!

“不好意思,没带,也没想过要带。”我面无表情的说道。

我这话一出,全场哗然,一个长像和言语都颇为阴损的家伙站了出来,几乎是脸贴着脸的对我说道:“面见上级主官,居然连礼物都不带,未免太过拿大了?”

“真好笑了,神庭有哪条律法有说过,下级官员见上级官员要带礼物的?”我面色不变,双目也和这阴森森的家伙对视,没有半点退缩。

这顿时引来了另一个长相更是凶恶者的反嗤,这恶神站出来一步,伸手就来拿我:“六品的小吏罢了,胆敢顶撞上官!光是这条,我就要拿你是问!”

我心中好笑,我四品道体,在这片地方里,堪称无敌的存在,这些官职虽大,但道体一个个对我而言都弱得很,居然还敢来拿我,拿大的估计是他们。

那恶神一把抓住了我的衣领,把我整个提了起来,似乎觉得这样会让我感觉到颜面尽失。

我想也不想,拳头攒紧,嘭一下,一拳就擂到了这恶神的脸上,直接把他的脸打得凹陷了下去!而惯性让那恶神咚的一下,砸到了地上,把地板砸出了个巨大的深坑!

这惊天动地的一拳,把所有的神仙都震得脸色发白,刚才那位敢拿我的五品神仙,看面相就是专门去廷议司捉拿神仙的恶神,擅长斗法是肯定的,但我一拳就把他打得倒地不起,这实力,足够让他们恍惚不过神的了!

“你这样还好看点。”看着被打成菊花模样的脸,我嘴角咧起一道弧线,缓缓的降落下来,看着怔怔的众神,我说道:“刑律殿还有没有神仙了?我要述职,主官何在?”

周其平已经愣住了,仿佛回到了下界时见到我的表情,那是一种由心的忌惮。

不过,一个神仙最先晃过神,指着我就怒道:“你!你胆敢殴打上神!还要述职?该!该当何罪!”

“该当何罪?我不过是来述个职,如此仗势欺人,可谓之狗官,狗官人人得而诛之,我也不是没杀过,只是上头似乎没打算追究我,还是你打算这次试试?”我阴沉一笑,目光直视说话的神仙。

“你……你……荒唐!荒唐!”那神仙给吓得连退几步,要不是有背后其他神仙扶着,估计就一屁股坐在地上了!

“嘿嘿,还有找不自在的没?我今天一并处理了,要不然成了同僚,还得给你们留点薄面,真不好意思揍你们。”我冷笑扫了一眼,最后目光落在了周其平身上。

我实力超强,周其平怎么会不知道,所以他立即拿出了体制来羞辱我,结果现在我非但没给羞辱,还把他的爪牙给打惨了,这完全不在他的剧本里!

我敢打神,也并非是逞匹夫之勇,神皇圣旨免了我这么多条大罪,好端端还把我请回来,赐予官职,但我述职期间,却给人羞辱,他老人家脸上怎么过得去?别说是打一个,就是把刑律殿都挨个揍一顿,估计也是他们活该,这罪我看还得免!

横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这些神仙眼下斯文扫地,也是郁闷得不得了了。

“夏一天,你好大的威风!述个职都能把人打一顿!行,述职是吧,你来,我让你述职。”周其平说着狠话,咬咬牙,一挥手把各官员给斥退,然后大袖一摆就进了主殿。

我阴险一笑,迈步跟着走入殿中。

其实看他屏退左右,我已经料定这家伙不敢怎么我了,而且别说我不怕周其平,这老小子甚至更怕我,我身后站着媳妇姐姐,他敢有半点不敬估计自己都心中犯怵。

果然,和他进殿后,周其平本来严肃的脸,顷刻就缓和了过来,说道:“哈哈,夏一天,我这欢迎仪式,搞得不错吧?这是刑律殿传统,你别太往心里去,你想想,每一殿都有自己的小规矩嘛,为了让新官能够更好的融入刑律殿这个大家庭,是有必要有那么个排场,对不对?”

“嘿嘿,这还用说?那你接下来还打算来个什么排场?”我冷笑问道,这老小子阴险狡猾,来硬的见着不行,肯定是要玩儿阴的,我得时刻留意,不过述职上的手脚,他肯定不敢做得太明显。

“哎哟,哪还敢有什么排场呀?倒是有一件私事,等会我给你述职完毕再说,咱们先述职?”周其平客气的跟我打着商量。

“好呀,周上神,还请帮我述职吧。”我拿出了旨意,然后交给了周其平。

周其平看了一眼,就把旨意收了起来,然后拿出了文牒和官袍,以及印信什么的,一并恭恭敬敬的交给了我,柔声说道:“夏一天,眼下你就是我刑律殿的六品提刑官了,往后要恪尽职守,不可怠慢了,好不好?”

“好呀。”嘴上说着,我心里却暗骂这家伙几句,居然让我当提刑官?这官我杀过不少,反正是得罪人便罢了,工作还相当的危险,碰上的罪神要不是横的,也是狠的,不留神遇上我这种专杀上神的,那就倒霉无比了。

不过骂归骂,我还是双手把这一盒六品官的家当接了过来,反正骑驴看唱本,咱们走着瞧好了!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