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一千九百六十七章:官职

第一千九百六十七章:官职


                竺君钰给自己女儿这一着急吓了一跳,一看手还拽着我,连忙放开,忙道:“我没干什么呀?这不是请他赴家宴么?”

“啊?家宴?”竺道荷有些不信的问起来,似乎往深了一想,脸色顿时红了大半,竺道蕴在旁边拍了拍竺道荷的肩膀,说道:“哟,难道是要帮妹妹选夫……”

“你胡说什么?!”竺道荷气得朝竺道蕴翻了下白眼,竺道蕴却咯咯的笑了起来,倒是楚嫣有些冒火,看了竺君钰一眼,嘴里动了几下,似乎是传音入密了。

竺君钰也回了一句给楚嫣,结果楚嫣一跺脚,转身就走了,这让他很是尴尬一笑,但他既然说了要请我赴家宴,自然不能就这么算了,所以就算我又说了不方便参加,他也愣是拖着我就走。

就这样,我阴差阳错的就去参加了他竺家的家宴,让竺家一群子嗣大跌眼镜的同时,竺道荷的小脸蛋一直都红到了家宴开始。

还别说,和传言的一样,竺家有三男三女,其中三男都在神霄府任职,各个都是厉害的人物,眼下大儿子牧边未回,三儿子当差神庭,只有二儿子,也就是竺道荷的亲哥哥因为不当值而参加了家宴。

至于家中三女,大女儿已经出嫁,所以在夫家那,剩下竺道蕴和竺道荷都待嫁闺中,所以也在,眼下的竺家几口人一张桌子,掺入了我进来,却颇让人觉得突兀,至少我坐在这,会感到很不自在。

竺君钰和楚嫣坐在了家主位,我坐在了主客位,而竺道荷和自己亲哥哥,分座我左右,让我心情颇为复杂。

“嘿嘿,竺道青,这里见过夏仙家了。”竺道荷的亲哥笑嘻嘻的自我介绍起来。

我连忙拱手,也自我介绍了一番,而竺君钰不愧是军人,这菜上来的时候,两坛美酒也跟着上来了,几个侍女把就满上,还未吃菜,就先来了一杯。

来竺家,哪能没有点研究就撞过来?

竺君钰有两个原配,原来的大妇因为各种内因,而不住在竺家。

至于二妇,内因就厉害了,黑子当时说的时候都压低了声音,似乎也是厉害的事情。

听说二妇未死的时候,就名声在外,是个绝世美人,也是竺君钰挚爱,当然,如果单单是漂亮,在神庭里还拿不出手来,因为这位叫东轩晴的女人,竟还是神庭里厉害无比的女战神,可后来不知道为什么,战死沙场了,连虚体都半点不剩,所以现在楚嫣名正言顺的当了大妇,要不然那轮得上刁蛮的王爷千金楚嫣?

而黑子的秘辛中还说道,这二女儿竺道蕴,让楚嫣视为己出,其实也有内因,因为竺道蕴并非是东轩晴的亲生女儿,而是竺君钰感念东轩晴膝下无子,遂将楚嫣第一胎亲生女儿过继给了东轩晴。

因此竺道蕴还真是楚嫣的亲女儿,这才有了我之前认错成竺道荷之事!

而竺道荷那就更不用多说了,这老幺是家中至宝,不过就是和哥哥姐姐不一样,性子直得很,当然,这也不代表她不聪明,只能说是不愿意走捷径抛弃原则而已。

或许正是因为竺道荷舞枪弄棒,又性情直爽,像是自己战死的挚爱,所以竺君钰也最疼爱她。

至于大儿子和三儿子,没什么可说的,虽然都是栋梁之材,但和竺道荷的二哥竺道青比,就逊色了很多。竺道青眼下是竺家最出色的人物,为人机智善谋,是位智将,眼下在神霄府已经是四品的官职,道体也是一样,所以深得竺君钰夫妻喜爱,也是官场上官运亨通,人缘极好的人物,听说要不是道体的问题,估计官位还要往上提。

家宴虽然特殊,但也并没有涉及朝堂上的事情,毕竟竺君钰是个聪明人,知道我没有官职,肯定会滴水不漏的什么都不说,所以也只是谈了些不痛不痒的神庭见闻,以及邀请我以后常来玩耍之类的话。

我也是各种客气,毕竟这六部主官能对我这样,也是十分的看得起我了,能入得他的家宴,绝对拿出去能镇住一群小官。

酒足饭饱,我也就此道别离开,竺君钰借故说自己地位特殊,所以让三位子女前来送我,我没有拒绝的理由,就跟着这三位一路说笑前往界坞。

“夏仙家举止谈吐不凡,还真是我平生少见,不怪得我家老幺这么欣赏你了。”竺道青借着酒劲说道。

“哥!”竺道荷脸上顿时红了,而竺道蕴笑道:“难道你不欣赏夏仙家么?我倒是欣赏咧,你若是因为母亲芥蒂而不敢,姐姐倒是无所谓喔。”

“姐!你这是要干嘛呢?”竺道荷气得拉住了要靠向我的竺道蕴,而竺道蕴跟个狐狸似的,又再度调笑起了小妹。

好在路途也不远,到了界坞,也没说上几句话,只是留下了传言令牌的传讯方式,然后相约以后有时间相聚,或者在职权范围内合作之类的事,就和竺家的三位子嗣告别了。

我刚出了界坞,两位神将就再次出现在了我身边,并将我送出了中枢的范围外。

我则驾着翼蝠返回白如琪的界面,而刚到半路,白如琪就来传言过来,说是我的旨意下来了,让我速速回来接旨。

等我马不停蹄的回到她那里,已经是三天后了,旨意上面任命我为六品官,司职刑律殿,接旨即日就去刑律殿述职,这让我心中颇为郁闷。

其实刚进入神庭,就领到了六品官,这已经是鲜少出现的事了,毕竟无论是谁,刚上来也不过是九品的官职,至少得牧守一界完成后,回来才会以功勋来论官职,现在直接六品,也可见恩宠,当然,也可能是为了达到之前神皇圣旨上审讯韩珊珊的资格,才给了六品的职位,毕竟审议韩珊珊的是廷议司,参与审讯的官员必须六品起步。

然而在我看来,四品道体六品官还是有点低,毕竟同在刑律殿里的周其平就压了我好几筹,这家伙跟作弊似的,直接就是五品,简直是明摆着告诉别人,他是有后台的人!

可官职下来,无论是多小的官,暂时也没得改,而且接旨即日述职,也就是要让我现在就去刑律殿,所以拿到旨意的时候,我来不及和白如琪说点什么,就继续去了刑律殿那边。

过了大概一天多半,我要去述职的刑律殿就到了,远远看过去,这刑律殿阴森森的,看起来就跟鬼道似的,我心中颇为郁闷,想象中的花花草草肯定是没有了,看起来还像是给大火烧了一遍似的,而大殿后面,仿佛还怨气十足,让人很是压抑。

不过刑律殿本来就是需要压抑和深沉,设计成这样,也是为了镇住一些犯官,这个倒也附和常理。

在界坞那把旨意一摆,两个穿着黑衣服的守卫就带着我进去了,而且听说我是新来的官员,这两位似乎早就知道似的,竟露出了吊诡的笑容。

“笑什么?”我皱眉问道,怎么说我也是六品的官员了,难道还镇不住这两个小鬼不成?

“啊?没……没什么。”那守卫连忙凝住了笑容,并且露出了哭丧脸。

我皱起了眉,也不好责骂他,但心中难免有了隐忧。

黑子也不知道去哪鬼混了,这个时候偏偏不见人,我一个人都不认识就进入刑律殿,恐怕会有不好的事正等着我吧!?

还别说,我的想法真的应验了,远远的一大群官员就笑呵呵的看着我从界坞那走进来,而为首的那人,我却熟悉得不得了!

看到他,我冷笑一声,却暗骂倒霉。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