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一千九百六十一章:搭线

第一千九百六十一章:搭线


                这云车果然是奢华之极,至少是我来到神庭后,见过的最高档的东西了,甄达余连忙凑过来竖起大拇指,说道:“啧啧,不愧是夏老大,这次直接就拿下了竺家,这次我们押宝真是押对了,你可得把持住呀,竺家现在虽然有点失势的表象,但那只是表象!这次还是我们双方努力,才把你们洗干净的,你可一定得稳稳的抓住呀,这可是上头正儿八经的传达,可不是我说的。”

果然是两家合作,我瞪了他一眼,然后等待云车停靠,除了驾车的守护者仙家,上面果然下来了贵不可言的美妇,眉宇间依稀和竺道荷相似,但穿着打扮上,却是宫装霓裳,和竺道荷一袭铠甲威风凛凛完全两个概念。

“娘!”竺道荷连忙飞过去,握住了自己母亲的手,而她母亲也双目溢泪,连声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之类的宽慰话,可见竺道荷这次冒险,给她带来的精神压力巨大,给竺家也涂上了一抹阴霾。

母女说了一阵子的贴心话后,竺道荷母亲很快就把话题引到了我身上,说道:“那位叫做夏一天的仙家,可在这里?你急冲冲让我来,却也不引荐一下?听说他救了你数次,甚至重情重义,为了救你,从大荒一路追到了西胜城,还闹了大乱子,差点跟你桦叔打起来了。”

“娘!你噤声……西胜城那事,咱们不能在这里说的!”竺道荷连忙说道,竺道荷母亲连忙哼了一声,然后说道:“说又如何?还有我楚嫣不敢说的事?”

竺道荷哑口无言,她母亲倒是微微一笑,然后扫了一眼群众,最后却落在了李破晓的身上:“此子仙风道骨,正气凛然,与你所说尽皆吻合,啧啧,傲气藏锋,君子之姿,想必正是夏一天夏仙家吧?”

我当场就石化了,而竺道荷也两眼瞪大,一时竟忘了词,而就这空档,楚嫣已经到了李破晓的身前,上下打量起了她心目中的‘夏一天’来。

我尴尬得差点没找个地洞钻进去,倒是竺道荷连忙过去拉住了楚嫣,说道:“娘!他不是!他叫李破晓,是夏仙家的至交好友,至于夏仙家在那,那位才是夏一天!他才是!”

“哦?”楚嫣怔了一下,有些失望的样子,目光又犹疑到了自己女儿所指方向。

看到我,她皱了皱眉,而看到我身后站了一大群女子军团,脸色顿然的阴霾了起来:“呵呵,他就是夏一天?姑且不论其贼眉鼠眼,举止散漫,他身后所站众卿倒也壮观,三宫六院七十二妃,各个倾城绝色,是人间来的帝王么?”

“嘿嘿,阁下说的还真是,夫君在人间就是皇帝,九州界的统帅也是他呢!”敖霜笑嘻嘻的说道,这顿时让楚嫣更是冒火,哼了一声,低声和竺道荷说了两句,然后拖着自己的女儿就走。

竺道荷连忙拉住楚嫣,说道:“娘,我和夏仙家真不是那种关系,也没想着和……和别的女子争宠!”

“道荷,你什么都别说了!跟娘回去!”楚嫣拉着竺道荷就走,我连忙站出来,解释道:“楚上神,先前敖姑娘所言,均是戏言,可能您是有所误会了,我身后的众多伙伴并无一位是我妻子,若是不信,上神尽管一一问询。”

“这就来解释了?岂不知什么是越描越黑?”楚嫣反问起来,却已经心中松动,而见自己女儿央求的目光,她看向了众多女子,还真想要好好问一问。

结果好死不死的,黑子这家伙远远就飞了过来,这一路上还高兴的说道:“好呀,我还以为你来的仓促,肯定风尘仆仆,无人接驾呢,这下子好了,我未到,你家后宫团就齐来接驾了,真是让我羡慕之至,话说夏一天,你也该给她们个名份了,老是拖着可也让小娘子们委屈了。”

这话却是说道了女子军团的心坎里了,其中几位或多或少有了一丝共鸣,而众女脸上的微妙变化,哪里逃得过楚嫣的目光,她顿时怒不打一处来,冷道:“油腔滑调、诡谋百端便罢,如此薄情寡义,不觉浪子轻浮了?”

我还准备要解释,结果还没等出言,楚嫣已经拉了自己女儿飞上了云车,而几个将领也簇拥着飞离了这里。

我瞪了一眼黑子,这家伙愣了一下,一问甄达余这是谁人,结果听说是竺道荷她娘,他整个人都在风中凌乱了,斗篷中喃喃的不断传出‘完了、完了’这两个字眼。

“甄达余,你这笨蛋,咋不早跟我说呀!”黑子埋怨道,甄达余脸都苦了下来,哭笑不得的说道:“上神,你说我来得及么?”

“妈呀,这次可遭殃了,这才刚拉好的线,这不是要断了么?唉,看我这臭嘴!”黑子后悔之极,我也懒得理他,这家伙平素里也口无遮拦,好几次这样调侃了,这次撞上铁板,也是活该。

“靠人不如靠己,说点别的事吧,后悔也来不及了。”我说道。

“这可不是后悔那么简单!楚嫣是常胜王爷家的孩子,贵不可言!神霄府都指望着呢!你所说,六部哪家如果不拉上个亲王什么王的,能靠得住?”黑子压低声音,已经是带着哭腔了。

“常胜王爷?”我想了想,之前甄达余说自己势力的顶头上司是庆虚王爷,看来各部之间,确实都有王爷镇住脚跟,这竺君钰估计也是娶了王爷千金楚嫣,这才有了现在的地位,要不然也不至于表现得这么弱势。

“竺君钰早年还有两位妻子,所以这位姑奶奶也不是原配,不过那可是千金,两个原配加起来都没她一指头的势力,因此现在楚嫣才是正儿八经的正房大妇,所以你可得看好竺道荷那小姑娘,虽然她上头还有三个哥哥两个姐姐,但她地位肯定无可限量,当然,她还有一个哥哥是亲的,但据说,是据说呀,连他哥哥都是为了她打铺垫的,所以对外她并没有太多保护,让人有不受宠的感觉,实则他们家里心疼得跟什么似的,这次我们搭线如此顺利,也是这个原因。”黑子说道。

“这与我何干?让我靠竺道荷上位,你觉得可能么?”我皱眉说道,明确的拒绝了黑子后,他倒也无话可说,耸耸肩,说道:“就知道你会这样,行,知道你厉害了,我也就是说说而已。”

上面的事情揭过后,我又问道:“之前气盘的事情你说了?我逛了一圈,也就是四品道体,你怎么都得给我投资足够的气盘吧?”

“嘘……这么多人,回头没人的时候我们再说这事。”黑子小心翼翼的说道。

我点点头,看来黑子是有办法了,毕竟现在时间过去都许久了,如果再拿不出点实际的东西,他也不叫黑子了。

“天哥,姗姗姐的事情怎么办?”赵茜忽然的问起来,她也是很担心,毕竟韩珊珊在廷议司都拖了一年时间了,结果都没出来,现在还关在那儿呢。

我看向了黑子,黑子替我解释起来道:“六部互相倾轧这一年就没停过,所以现在大家都不敢碰这事,毕竟谁碰谁死,所以廷议司也只能是拖着,唉,棘手呀。”

赵茜她们听罢,都是失望无比,而我也沉吟起来,我的旨意没有下来,现在更不是时候公开谈这事,就宽慰了赵茜等几句,接着送她们出了行吏科,然后再打算先回白如琪那边,跟黑子密议下一步的动作。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