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一千九百六十二章:探路

第一千九百六十二章:探路


                白如琪很高兴,一路上还说起了自己的事情,因为李成器的事情,她这段时间并没有接到任务,所以就安心在界内修炼,所以九品道体如今已经是晋级八品了,只是现在官职品序依旧没变而已。

甄达余因为我的事情,几乎跑断了腿,这界守的任务,也因为九州界的失踪而耽搁了下来,不过神庭给了他丰厚的补偿,似乎就算九州界失踪,他也还是九州界的界守,现在一边领着空饷,一边是给上神办差,生活紧凑的同时,也是不愁任何。

因为行吏科离得远,我们花了两天多时间,方才回到白如琪的界面,我的到来已经让小楚她们知道了,所以这次全都一股脑跑了出来迎接,回去路上问这个问那个,多是大荒那边的事情,但很快给白如琪全赶走了,毕竟我和黑子、甄达余还有正事要谈。

白如琪非但对我们私自占她的道场说私事没有意见,甚至还十分欢迎的事情,中间甚至还说自己道场好久都没人来打扰了什么的。

我对她也颇多歉然,毕竟刚来神庭,也是得到她的许多帮助,结果留下了这么个烂摊子给她,虽然让甄达余帮了忙,但毕竟不是自己。

陆婉因为李成器的事情,审议司也没敢把她发配边疆,所以暂时闲置在了白如琪那,不过也是无法在行吏科接受任务的状态,这次看我来,也十分高兴的说了几句话。

“之前的几位和我们出任务的同僚可还好?”我随口问起来,白如琪叹了口气,说道:“经由我们活动后,他们都只是扣分就回到了自己那一界,后面因为你出事了,我也就极少见客了,以至于很久没了他们音信,倒是前些日子项茗来找我说话诉苦,说前段时间,汤乔羽和陈朗都相继进了葬神棺,只有计何其留了下来,但现在也是郁郁不得志的状态,怕也过不多久就要步后尘了,倒也是可怕,不过我现在也是这样的情况,这里一千多的守护者,反倒是有力气没地方施展呢。”

我叹了口气,说道:“救得一时,救不了一世,总不能面面俱到。”

白如琪也只能悲哀点头,说道:“我算是幸运的了,虽然没有积分换取仙气盘,不过还好当时你走的时候留下的气盘还有不少存量,暂时也没什么事,也希望这次你的事情有个结果,最好能够让我换到你麾下去,这样一来……”

“放心吧,如果这次能够有着落,我自不会忘了你。”我郑重说道。

“嗯……谢谢。”白如琪眼泪嗖嗖掉下来,她带着一千多口守护者,压力绝对是大得寻常女子难以承受,要不然以她的脸皮,是不会说出央求的话来。

白如琪等女子出了道场后,只剩下黑子和甄达余在了,现在黑子身居六品官,而甄达余还是九品,分别是我另一个层次的负责人,这次我四品道体回来,黑子现身也就不奇怪了。

我当即问道:“气盘的事情,该有个着落了,我这道体都没转完全,你看着不觉得难受么?”

“唉,那也没法子呀,现在上头申请下来的量,也就是和上回一样,不过倒是庆虚王爷那边松了口,说要给你三年份三品的气盘,不过你要冲击三品,恐怕远远不够呀。”黑子有些为难的说道,不过他似乎知道不少事情,说道:“倒是听说最近竺家从常胜王爷那要申请调取仙气盘,在这个节点上,有些不寻常呀,毕竟隔着竺君钰竺上神刚领取了自己界面的俸禄不久呢,难道说和你有什么关联么……我记得只有你有这个需要吧?毕竟不是军机调动,而是从王爷手中申请,那就是私事了……”

我皱了皱眉,黑子这家伙敏感得很,之前叶桦确实答应了我给我剩余没给的气盘,难道竺家就是为了这事而从常胜王爷那申请的?

但我想到这点,很快脸色沉了下来:“我刚得罪了楚嫣,这次估计够呛,毕竟叶桦帮我的够多了,给和不给都是一句话而已,你倒是多想点折嘛。”

“我能有什么招?要不我看你落下架子,去一趟竺家如何?”黑子怂恿我道,然后又说:“你想想,三品呀,这才多久,一下就出一个三品,简直是匪夷所思呢,丢点颜面就能办到的事,是我我肯定干!”

“一边去,这事我干不来,别说我没拜访的理由,去了我也不知道用什么理由见竺君钰,更别说要求他给我仙气盘了。”我摆摆手,这事对我来说难以想象。

“啧,这样吧,理由我来想,你尽管去了就是了,毕竟这次双方也合作过了,况且竺君钰竺上神对你慕名已久呢,你决口不提楚嫣就行,短时间送你上三品,得两家合力才行呀,光靠我们,也太抬举我们了吧?庆虚王爷在六部里现在也不吃香,得等你多跑跑腿呢。”黑子有些郁闷的说道。

“还没请问,庆虚王爷罩着哪家?”我问道。

黑子愣了一下,看向了甄达余:“你没说?”

甄达余连忙摆手:“我哪敢说呢!”

“刑律殿的!”黑子耸耸肩,我差点没蹦起来,怒道:“喂,你不要开玩笑!真的假的!?之前独立部队几乎是把我往死了逼!你是在逗我么?”

“没开玩笑呀……”黑气叹道,然后说道:“这不是刑律殿分了两个派系么?除了庆虚王爷罩着点,我们那边也不是一言而决,不得势呀,而且你都说是独立部队了,那就是独立出来的,哪还归我们管呢?这不连竺家面子都没给么?话说回来,刑律殿也不是全倾向神霄府,毕竟只有我们是想把刑律殿拖向那边,而另一方是倾向中立的。”

“居然这么复杂!叶桦却和我说两方大势力角逐,那也是三对三吧?”我连忙说道。

“也可以这么说,毕竟行吏科、言正殿、钦天监都是靠墨水多点,当然他们一窝,我们神霄府、司器监、刑律殿都是舞刀弄剑的,当然是一窝,不过他们里面绑得最紧的,是神霄府和司器监,可谓一荣则荣,一辱则辱,倒是我们刑律殿有点偏向,但还是颇为中立,至于行吏科那边,钦天监跟他们走得很近,倒是言正司因为司职参议的问题,也是和我们差不多的境况。”黑子系统的分析起来。

“果然如此,文武自古两立,到了这里,看来也没有走出规则。”我叹了口气,现在形势也很复杂,六部滚成一锅粥,偏偏我这一边的势力最复杂,刑律殿有天鬼道的轩辕如馨和周其平,这俩夫妻肯定就是黑子说的刑律殿对立面,就等于是不除掉他们和他们的上神,就无法一统刑律殿了。

而现在我和常胜王爷家的千金楚嫣闹了不大不小的矛盾,这次恐怕会有不小的波折,也是喝凉水卡住了喉咙。

加上司器监现在名存实亡,新的主官上位,亲谁都不清楚,眼下可说是分崩离析,不继续大换血,恐怕也不行。

怪不得黑子刚来就直呼棘手,恐怕他上头也觉得半点力气都使不出来,所以才花了大功夫把我招安回来,希翼我这乱棋把原来的棋盘打乱,再重新挽回局面。

甄达余虽然不说话,但也假装在一旁抓耳挠腮的苦思办法,而黑子干脆瘫坐靠在了扶手上等我,一副经典北京瘫的样子,我心中郁闷,这两家伙估计等他们半天也是没招,所以我咬牙说道:“那等旨意下来之前,我先去竺家探探路吧。”

黑子嗖一下来了精神,喜道:“好办法!正该如此!”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