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一千九百五十八章:圣意

第一千九百五十八章:圣意


                好半响功夫,叶桦念完后松了口气,把两张旨意分别给了我和竺道荷,竺道荷脸上感动,泪盈盈的愣在那儿,而叶桦拍了拍她的肩膀,说道:“你看,老叔就说你爹不会不管你的,现在一语中的,没事了,也不用去浪迹天涯躲避追缉了。”

竺道荷感动莫名,嘤嘤哭起来,我倒是一愣,然后连忙问道:“怎么回事?这过山车似的,七上八下的,弄最后还没事了?”

叶桦白了我一眼,说道:“你都能没事了,我们道荷难道不该没事?”

我心中一惊,我也没事了?这怎么可能?拿着这皇榜一看,这上面的文字跟蝌蚪似的,我哪懂写的什么,顿时迷茫的看了一眼竺道荷。

竺道荷知道我在这里是半个文盲,当即哭着解释:“我给土匪裹胁杀害同僚之事,现在已然查明,没有罪责了,至于拒捕之事,上面只字未提,只让我速速回去复命。”

“什么?该不会是诓你回去,再把你抓起来丢葬神棺里吧!”我惊讶的站起来。

竺道荷愣了一下,叶桦一副鄙视的看着我,怒道:“帝言万钧,岂能轻出?这圣旨上都写了的,说无罪就无罪,千军万马要抓你也不过是多费些功夫,还用得着圣旨?没事用这东西诓你玩儿干嘛?”

“是这个理,不过……你说我没事,这又什么意思?”我暗暗一想,确实也是,不过还是不能不查,没准神皇没这意思,但下面的神仙鬼头想要作祟呢?正等着我回去,反正也不是一刀杀,慢慢蒸着烤着才好玩!

竺道荷的那张圣旨倒是简短几句就万事了,可谓神皇惜字如金,但我这张却不一样,足足写了一大堆,该是我的罪状的,但偏偏是要赦免我,我除了问叶桦和竺道荷,没其他办法。

竺道荷看向了我的圣旨,开始逐条逐句的解释起来,而叶桦坐到了主位上,细品热茶,等待竺道荷解释清楚这里面的意思。

这上面确实罗列了我一大堆的罪状,不过罪状的后面,均有查明事实之类的话,首先第一条,是我杀神带走九州的事情,这条查明我不是主谋,罪名都给安在了万松小的头上,而且非但无罪,还是功臣,因为阻止了祖子一大规模的越界行为,当然,它上面也没说要赏,估计是赏罚相抵了。

第二条是私自把八品界守主官李成器,审议司七品司长冯德两位投入葬神棺之事,现在也查明了真相,而且看里面的意思,还是两位提出的和解,我心中一凛,我这不是把这两货丢血海汪洋里面了么,怎么难道还能给捞出来不成?

听罢竺道荷解释,所以当下问道:“这两位我明明把他们沉血海汪洋里面了,这血海浩瀚无垠,难道这都能把他们捞回来?”

竺道荷有些看白痴一样的看我,而叶桦嘿嘿一笑,说道:“你用的葬神棺可是神庭的?这些在司器监都有备份的,用的哪一副,究根结底都能找出来,若是此事是上位者亲理,刑律殿想不捞出来都难,所以没死肯定的,既然没死,那你屠神罪名也就不成立了。”

“我随便拿了一口,难道他还能全捞出来不成?”我皱了皱眉,看来绝对是有厉害的上位者强制帮我洗白了,不知道打着什么主意!

叶桦抿了口茶继续解释:“刑律殿做事,神秘无常,总有他们的办法,你那个算什么?就是我都能想到把司器监一批次的葬神棺捞出来,何况是他们?”

李成器居然还活下来了,还有这审议司的司长也活了,还主动帮我洗白,这简直匪夷所思!看来上面能量大得可怕,无形大手是不打算让我逃亡大荒的!

“那边疆之事呢?我拘捕,杀了一整个独立部队吧,难道这事也洗干净了?对了,勾结悍匪老三冯德什么的,也都洗了?”我连忙说道。

“人家恨不能洗干净了,你怎么会有往自己身上栽赃的心思呢!”竺道荷鄙视我道。

“老实说,反常即妖,我可不觉得神庭这么好心好意。”我一直就是阴谋论的坚定拥护者,当然不能给他们这么容易控制住。

竺道荷哼了一声,说道:“此事未提,估计独立部队的事情,还要往后推,但按照上面的情况,估计回去了,也会有人强行帮你洗干净,况且独立部队眼下任务算是失败了,谁都不会帮助他们翻身的,就算没有人帮你洗白,你自己站在神庭那,估计刑律殿也会面上无光,自己把这事压下。”

“这都行?那下面不是还有两三条条陈么?又是什么事?”我指着密密麻麻的条陈问道。

“这是第五、第六条了,上面说了让你回来,协助廷议和佐证韩珊珊之事,关系重大不得延误,而第六条,是说你……你深得上面的器重,因为才上来不久,品序就这么高,可谓道统精深,而上边也调查了跟你上来的同僚,都觉得你颇有御下之能,有意封你大官,统辖你原先带上来的部众,让你放宽心,明了圣意的尽快回去述职,至于最后一条,是要求各处边疆通达旨意,尽快找到你,速回神庭复命。”竺道荷高兴的说道。

我心中却暗暗叫糟糕,这看起来是要让我回去当官,实则是想要捆住我,还把韩珊珊和我身边的人给拉出来了,我回去那就好说,如果不回去,那韩珊珊、赵茜他们就危险了!

我嗖一下站起来,沉思踱步,心中考量得失,竺道荷见我给洗白了还不高兴,就想要说我几句不识好歹,结果叶桦摆摆手,示意让她别说话,实际上叶桦这样身具高位者,自然是明白我回去后,等同站在正在加柴加火的温水中,稍微行差踏错,恐怕就会万劫不复,反而还没有大荒来的自由。

还别说,神庭的上位者早就机关算尽了,这一坑我不跳还不行,半刻钟后,我咬咬牙又坐回了原位,说道:“既然如此,那就回去好了,我倒要看看,他们想要干什么。”

叶桦嘿嘿一笑,说道:“有胆量,道荷这孩子倾慕与你,果然不凡。”

“桦叔!”竺道荷站起来气得是不行,指着我说道:“我……我会喜欢他?怎么可能!”

“哦,那你处处袒护他做什么?原来是老叔误会了么?”叶桦饶有兴致的说道。

“就是误会了!”竺道荷怒道,差点就愤袖而去,但一旁的邹臣连忙解释,而叶桦也连连安慰起来。

不管竺道荷的想法如何,也影响不了要回神庭的事实,我和叶桦就这件事谈了很多,但多数是围绕怎么保护好竺道荷的事情上面,毕竟他也很关心这位侄女。

临走之际,叶桦告诉我,他已经让手下把老三安排去往一座隅城里,我可以去那边接受接旨,并从那出发,前往神庭。

答应下来后,我带上了竺道荷,前往附近的一处隅城。

不日,我就带着竺道荷到了那边,因为有叶桦下属的知会,所以老三见到我,感激涕零,再造之恩什么的话,他能想出来的基本都说了个遍。

“老三,你这是做什么?差不多就行了,大家都是兄弟,还谢那么多干什么?我这还有事情求你呢,对了,这是我得到的一部分仙气盘,你先带回黑方城吧,暂时大家也不用为真仙气发愁。”我从叶桦手中讹诈了不少四品和五品的仙气盘来,虽然对他来说用处不大,但对老三,无疑是救命粮草。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