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一千九百五十五章:贵气

第一千九百五十五章:贵气


                “来,说说你怎么知道这口葬神棺里面装的是犯神?就不怕你会猜错了么?”老帅双目不带任何波动的看着我,仿佛我刚才说的话,并没有给他带来半点波浪。

“我不止是知道这口葬神棺里面装着犯神,我还知道犯神的名字就叫竺道荷!老帅越权要带回这口关押重犯的葬神棺,带它回去复命的三个刑律殿的独立部队,应该不会轻易就这么给了吧?”我警惕的看着老帅,只要他双目中稍微露出一抹杀意,我立马会进行反击!

“呵呵……哈哈哈……”老帅忽然的笑了起来,然后说道:“自然不会愿意,所以,老夫把他们都杀了,连虚体也一并灭掉了!夏一天,你觉得老夫是要自首进葬神棺呢,还是杀你灭口好点?”

我皱了皱眉,这老帅果然眼睛毒辣,只是凭借几句话,还有一些蛛丝马迹,就能把我的身份猜得清清楚楚,我伸出手,抹掉了脸上的装饰,露出了本来的面目,随后说道:“大帅,我觉得应该会有第三个选项,而不仅限于这两个。”

“哦?那我倒要听一听了。”或许是见我如此贼胆包天,老帅脸上露出了一抹狡猾。

“绕过了刑律殿,将竺道荷救出来的同时,还打灭了刑律殿的三个神仙,大帅,我觉得您冒了那么大的险,总不会还有其他原因吧?既然这样,那我们本来就不矛盾,因为我来这里,也是为了救她的。”我平静的说道。

老帅皱眉犹豫了下,却不敢肯定我的说法,最后冷哼一声:“好一句你也是为了救她而来,既然你是为了她,却怎么会让她给关入了葬神棺!?”

“老帅这一问,正好让我有了解释的机会。”我淡淡的回答,接着看勾起了他的兴趣,道:“当时我不过五品的道体,面对九位刑律殿独立部队,又如何是他们的对手,击杀了六位提刑官,却给另外三位所乘,让道荷给他们关入了葬神棺带走了,我沿途而来,知道他们必定进入这片区域,所以一路打听,并且寻找机会找到真仙气,转换现在还未转换完全的道体,我的情况,想必大帅应该在海捕文书里面看过的吧?”

“道荷给抓的信息,是你散布出来的?”老帅脸色微微一变,看我的目光变得温和了些。

“要不然谁还知道这消息么?”我反问道。

老帅听罢,忽然一笑,说道:“很好,所以你为了得到应对这群刑律殿独立部队的力量,就打起了我西胜城仙气盘的主意了,打算转换了道体再去救道荷这孩子,对也不对?”

“不错。”我点点头,这下子不但掩盖了老三的事,老帅如果是要救竺道荷,那大家也就是一伙的了。

“那就好办了,救出了竺道荷,你还杀了剩下的三个独立部队,并打灭了他们的魂,对也不对?”老帅双目一眯,露出了狡猾的笑容来!

我皱了皱眉,这阴险的老头为了摘掉自己的罪名,这是打算让我来背锅了,这锅背上的话,我确实是罪加一等了。

不过身上的虱子实在多得数不清,神庭反正无论如何都会要我小命,我也犯不着和这老头推诺,而且他难道还能棒竺道荷洗掉罪名不成?还不是要把娇滴滴的小姑娘给藏好,亦或者干脆让我带出星辰大海,浪迹天涯去?

“可能是吧,杀得人太多了,怎么打灭的,到底有没有打灭,在下也忘了。”我嘴上说着,心中也颇为郁闷,明明不是我干的,但不拿出点诚意来,这老头肯定不会接着谈下去。

这老帅很高兴,正想说点什么来宽慰我背锅的事情,我却说道:“而且不单单屠了整个独立部队,我还丧心病狂的在西胜城制造混乱,劫了刑律殿的牢房,把蟊贼头子老三冯德放了出来!老帅,对也不对?”

“你!哼,你想让我放了冯德?不可能!”老帅断然拒绝。

我冷冷说道:“背了那么大的锅,我半点好处都没有,大帅是打算好处全摘了,难道就不怕我以后不认账?”

老帅怒瞪了我一眼,踱步了起来,很快他拿出了传言令牌,唰唰写了一堆字,然后说道:“好了!不过这件事,是你干的,与我们没有任何关系!”

我心中高兴,表面上十分平静的说道:“当然,那现在是时候该放道荷出来了吧?”

老帅点点头,准备去扫除这里的仙气乱流。

我颇为疑惑的看着他,说道:“老帅这是?”

“当然是布阵做法,强行开棺了!难道还拖着棺材去刑律殿找他们来么?”老帅皱眉问我。

我暗道原来这老头不会鬼道法术,当即也不解释,念了几句咒语,大手一挥,嘭的一声棺材盖就打开了,当年我开葬神棺就没那么麻烦,现在自然也是一样的。

“鬼道!?”老帅愣了一下,但他说话之间,棺材里很快出现了竺道荷的虚体,竺道荷看到我,双目顿时红了,但看到老帅的一刻,她却落下泪来:“桦叔。”

“道荷……果然是你这孩子……唉!怎么那么不小心,给这群杂碎打成了虚体了……乖,别哭了,老叔不是在这么?谁都不敢欺负你了!”老帅看到竺道荷,双目也微微一红,眼中尽是对晚辈的柔情。

竺道荷哇的一声,跟个孩子似的哭了起来,估计在葬神棺里关了这么久,她也早就绝望了,眼下居然是自己长辈相救,自然是哭成泪人。

我叹了口气,看来这老帅还真是竺道荷的亲戚了,要不是这样也不至于拼着老命干这种牵连巨大的事。

老帅一边宽慰竺道荷,一边问起了前因后果,竺道荷事无巨细,从神庭接了任务出来遇上我说起,一路到大荒再折转回来,没有任何的隐瞒,我虽然是心中发虚,不过好在竺道荷偏向了我这边,好几次那老头要抓我来单独问话,都给她拉住了。

其实竺道荷的事,确实有一半也是我牵连来的,毕竟不是我带她来大荒,她也不会遇上这档子事,但两个将官欺骗她,导致了眼前的事态,我是有过提醒的。

“既然如此,我这就发海捕文书,去寻那两个家伙去,我就不信找不到他们!”老帅可没有那么好心,立即准备找手底下的人去抓人,他是铁了心要给竺道荷翻案的了。

竺道荷十分感激,说道:“桦叔,从小就是你对我最好……比父亲还疼我……”

“道荷!你先不要这么说!你父亲现在的情况,你又不是不懂!他压力比我们都要大,各部现在各居一面,互相都虎视眈眈,想要再裁换一部重要官员出来,换上各自希望的人选,做成平衡之势,而你父亲因为之前的事情,受到上面猜忌,正面临巨大的危险,现在能不出事,也算是运气好了!你的事情,他除了秉公处理,半点都马虎不得!”老帅解释起来。

我暗道竺道荷果然是神霄府超级大官的女儿,毕竟从她言行举止还有穿着打扮上,就仿佛神庭的官二代,贵气逼人、不同凡响。

“老帅,什么事要裁换一部官员这么大?道荷爸爸是干嘛的?”我连忙问起来,话说回来,我之前是问过竺道荷,不过她似乎无意说起此事。

“嘿嘿,你小子还真是多管闲事的主,不过你还不够格问这事,管好你自己吧,知道太多,对你没好处。”老帅冷笑说道。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