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一千九百五十一章:质抵

第一千九百五十一章:质抵


                “还没有落脚的地方么?老帅今日刚刚出门,一时半会也回不来,我们就算拿得定主意,却拿不出东西来,要不你就在此地住上两天,如何?而且内城三步一岗五步一哨,还是很安全的,风景秀丽也更胜外城。”何上神生怕我不愿意住似的。

我却暗道正中下怀,回答道:“会不会太过麻烦?毕竟神霄府是六部重地……”

“也不会太麻烦,有些军事要地,会有士兵提醒你不要靠近的,而且如果你留在此处,反倒能够省去很多麻烦,至于能省去什么麻烦,我想你自己应该知道吧?”何上神拍了拍我的肩膀。

“那就多谢何上神招待了,不过我有个职业毛病,就是没事做的时候,到处都喜欢瞅一瞅,希望上神不要介意,至于军事要地,如果不方便,我也不会进去的。”我笑了笑,提前给他打了下预防针。

可能是边城太久不出事了,何上神似乎对我没太多的戒备,无所谓的摆摆手,然后看向了其中一个司官,说道:“邹臣,今天起,你先跟着他到处转悠吧,毕竟把客人关房子里,也非待客之道。”

“是!”那邹臣立即站了出来,然后客气的请我跟他离开。

“谢谢上神招待。”我笑嘻嘻的说完,然后跟着那叫做邹臣的中年人往另一处院中别府走去。

“夏仙家,真没想到你运气这么好,居然连这个等级的星盒都能够找到,如果换成仙气盘,估计这辈子都不用为真仙气发愁了,这么多年,我见过许多大荒来这里的游散,多是有去无还的,数都数不清,大家都是为了生计而努力,过那大道的独木桥,啧啧,你这样的,鲜少了。”邹臣也是五品的道体,见识似乎颇为广博的样子。

我笑了笑,说道:“是呀,随我一起去的伙伴们,今夕恐怕早以六道轮回多时了,大道通天,却未必适合所有人,我们能够走到这个境地,也算是造化眷顾了。”

“先前还觉得夏仙家常去大荒拾荒,性情必定是大开大合,现在只说了几句,却不详仙家如此见识不凡,想必也是得道高人的弟子了。”邹臣对我另眼相看,他大半虽然是军人,但却留着八字须,腰间佩戴乾坤玉钱,应该是个道家厉害的修道者,所以我投其所好,感怀天地不仁,总不会有错。

“我师从十数位恩师,学会了许多道理,最后方才得道出界,大荒中闯荡许久,才知道这里有这么一片乐土。”我真真假假的说道。

毕竟大荒也不是真的什么界都没有了,老三就是从大荒中出来的,而且这么多年下来,邹臣他们牧边应该知道了很多,所以只见他捻须一笑,说道:“大荒是块神秘之地,传说那里有许多的上古传承,能够活下来并且得到飞升的,自然是其中翘楚,想来仙家也是得到上古传承而来的吧?这机缘本身,就是优势。”

“是否上古传承我也不知,师父教的自然是照学不误的。”正说着话,我们就来到了别府的一间客房,而邹臣打开了门,也不好再跟我扯这些大道上的事情,开始介绍起了起居的事情。

我一边点头,一边是心中暗暗定计,等他说完,我就说了自己耐不住寂寞,想要出去走走的话,邹臣点头,立即带我前往各处游玩。

还别说,这何上神也不是善茬,这看似松散自由的安排,实际上却算是很高明老道的,至少我在邹臣的手底下,大的戏法肯定用不出来。

毕竟听对方的谈吐,应该是家学渊源,而且各道都有所涉猎,我要是用上一些古怪的法门,瞬间怕就要给对方戳穿了,但如果我不用,时间一到,我岂不是白来了么?

不过,邹臣是通晓各种奇术,可我也不差,至少匿迹藏形上面,我就不会比别人差了,所以一路上,我每到一处,都仿佛被新奇玩意所吸引,四下里以四小仙阵法作为依托,暗藏了许多没有任何气息的太一道纸人,等游走了整个内城一大圈,基本上也把阵法布上了好几遍了。

这些太一道的纸人都是海师兄精简和重新绘制过的,他最为擅长无声无息就能把人绕进去,所以这些纸人五彩缤纷,根本没有行迹可行,丢在原地毫不起眼,我并不怕有人发现,就算捡走一两个,也不会影响整个大阵的连锁启动。

做完这一切,我肚子里的墨水也基本上用得差不多了,让邹臣陪着,绝对是一种压力,要不然何上神也不会无缘无故就挑到他。

回到了神霄府,我看向了后山那边,说道:“真仙之气源源不绝从后山涌出,那边就是老帅的道场所在吧?我在大荒中孤陋寡闻,也不知道你们是怎么分配这道场的?”

一段路走了大半天,邹臣已经视我为知己,所以没有太多的怀疑就道:“老帅的道场确实就在后山,我们这些亲近偶尔也能会去那里请老帅处理军机,但我们修炼倒是不需要在道场进行,因为到了那边,仙气浓郁程度也不见得高出多少来,怎么?夏仙家难道有兴趣去看看?这恐怕是不行呀。”

“哦,其实我走了一圈,也在留意此地的建筑格局,有必要和没必要的,心中就有了自己的想法,而且我的星盒,如果要和你们老帅换取物什,除了大量的真仙气盘,其实我也想布置那么一个道场,你知道的,开创基业的,恍若浮萍无根,但若是做成这次的生意,我恐怕就会安定十年,甚至更久了,当然要借鉴下道场的布置对不对?而且何上神让我四处走走,估计也是有意让我看看喜欢什么的吧?毕竟星盒全换成气盘,恐怕老帅又要让你们折返神庭一趟,这想必周上神也知道,所以不知道可否和何上神说一声,带我前去一观?”我诚挚的说道。

“这……”显然去后山那参观,已经出了邹臣的职权外了,他犹豫了下,然后说道:“好吧,那我去请示上神,夏仙家是否还要去别处一番?若是不去,请先歇息一下,我随后请示后再来说与你结果。”

他要去请示何上神,我恨不能马上去,所以乖乖的就回了住处,并且在住处这里也毫不犹豫布置了小型的阵法。

做完这一切,邹臣就兴冲冲过来了,我当下知道事情成了。

毕竟后山道场之类的地方,神仙们多数不是特别在意,毕竟亲近一些的守护者都可以去那边修炼,而且主公修炼,他们偶尔还要去请示一些事,所以也算是半个公众场合了,所以我刚上来的时候,白如琪就让我随意使用她家的道场,所以不算是特别的例子。

我心中暗喜的同时,也耐心等邹臣亲自给我报讯,果不其然,何上神似乎也没有太在意我的举动,继续让邹臣带我去后山参观,甚至还说了有什么喜欢上的东西,可以让邹臣记录下来,到时候折算等值气盘,加入交换星盒的质抵价值里。

去往后山道场的路上,我也不忘到处撒纸人,反正这里到处山林和草地,也算是提供了天然屏障。

道场和神霄府距离并不远,也算是内城的延续,我一路上又问起了邹臣各种各样的道场相关问题,他也事无巨细,看来五品神仙可不好成就,经手过的东西远比我要多得多。

走入了道场,我终于看到了熟悉的那块主帅打坐用的圆形玉盘!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