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一千九百三十七章:星盒

第一千九百三十七章:星盒


                老三眼睛一亮,也同时一眼看上了,不过因为这里的东西我有权自己解决,所以招招手,那挖到黑盒的蟊贼就把东西呈了上来,看着这个完全没有任何开口,没有半点让人打开痕迹的东西,我沉默了起来。

而竺道荷从我手中接过了盒子,也开始研究了起来,至于老三,觉得这盒子也就是脑袋大小,里面再好应该也不会好到哪去,更别提还不一定能打开了,所以继续命令兄弟们继续。

还别说,就在挖掘到了无数六品乃至五品的道器之后,连四品的道器都给他们挖出来了,看到四品的道器斧头,众人欢呼了起来,呈上给了老三,老三恰好是用斧头的,这把未知名陨铁制作的东西,更是坚不可摧,极为适合他,不过他还是飞过来要跟我申请。

我正在和竺道荷研究黑盒,对这四品道器已经对我没太大的吸引力了,所以摆摆手,夸了两句就让他继续发掘了,毕竟只有剑类的东西才适用我。

“这东西很古老,我家里就有不少,我小时候我经常拿来自己解开玩,是需要点时间的。”竺道荷抱着黑盒,不断用手指在四周划来划去。

“类似魔方么?”我想了想,看到她把一个个连携点连在一起,觉得这应该是个魔方。

竺道荷想了想,有点莫名其妙,但仍然在不断的用道力使得上面的连携尽可能的吻合在一起,看我莫名其妙,她说道:“这东西并不是不让人打开,而是不让人轻易能够打开,一般是用作交易的,盒子可能藏着一件用作交易的东西,好比是双方交易时,另一方将东西当面放入其中,交给对方后,对方也用另一样东西交换,随后互相安全的离开这里,但不知道为什么,这里发生了爆炸,可能是交易双方里面的一方,已经有了同归于尽的想法了。”

“嗯,那他们到底交易了什么?难道还有一个黑色的盒子?”我愣了一下,然后看向了老三那边,老三也听到了这话,对兄弟们叫道:“可能还有一个盒子!大家仔细找找!谁找到了,赏!”

兄弟们听罢,再度开始卖力干活。

竺道荷果然在第二天的时候,把黑盒子打开了,里面是一张经过特制的拼图,基本上已经拼接完成了,上面标注了一大堆的名词,还有一大堆空白没有标注的,老三当然没有错过要看上一看,这一看,他沉吟了起来,然后点了点其中一个名词和上面一个圆圈,说道:“这里是老大的地盘,自古以来,都叫黑方界。”

“嗯?”我顿时沉吟了起来,然后立即指着标注‘宣罗城’的地方,说道:“难道是大荒的位置地图?”

“好像是……但这上面标注的地方,有的我们去过,但什么都没有,这里却标志了一些没人听过的名字,是有点诡异。”老三继续说道。

“确实是大荒的地图,而且非常大,有的可能是矿产的位置,有的是某些大型神仙城的,看来这地图不简单,因为有的界面是自己有自己的防御和隐蔽本领的,我们就算到了当地,也未必能够找到它们,必须有一些方法,而上面都标注了一些可以进去的办法,而能在大荒中存在,既有它的道理,这图纸是无价之宝!”竺道荷断言说道。

老三点点头,说道:“确实,大荒里有这个,绝对能方便很多,我这辈子看过不少人绘制大荒地图,但没有那么详细,那么宽广的,而且,这可能有些年代了,因为上面有一俩个已经不存在了,我和老大去过,都完蛋了,什么都没剩下,而且至少都是千年前出事的,爆炸做不得假。”

“但不是有些没有给发现么?老三,回头我复制一份给你。”我笑了笑,这东西得收好了,因为绝对是开拓一片疆域的好东西,而且还是数千年前的古物,因为一些隐藏的矿脉,不也没有给暴露出来么?这座宣罗城,恐怕隐藏的秘密还会更多,要不然怎么会有这样的地图?

“啊?真的可以么?”老三惊了一下,然后双目认真的看着我,我说道:“这有什么?大荒之大,穷极一生都寻找不完这里的宝藏,这地图不过一隅,如果我的目标也并不是这片区域,而是整个星辰大海,你觉得它对我的意义还是无限巨大的么?”

“星辰大海?老四,你野心不小!我们这群蟊贼,也不过想要吃饱穿暖,不为真仙气发愁而已,没有了真仙气,大家也离死不远了,唉,你居然还是星辰大海。”老三叹气说道。

我笑了笑,而竺道荷有些鄙夷的看着我,颇为不信的样子,而我也懒得解释,只是说道:“老三,我有件事,想要你帮忙。”

老三愣了一下,说道:“自家兄弟,为何还说帮忙?你和我,分那么多彼此做什么?”

“哈哈,也是,我想让你在按照地图寻找矿脉,亦或者探查其他东西的时候,顺路帮我打听和寻找九州界的下落,我发现走入了大荒,却没有了他们的踪迹。”我心系大荒,而之前的联络办法,现在又没有用了,九州界仿佛跟消失了一样,连神庭都无法联络。

而在大荒里,老三那一支队伍虽然人数不是很多,但绝对算是精英了,因为能够活下来的,通常生存能力都是最强的。

“九州界?这我听过,它现在莫非成了漂流界?之前我听过你们谈起改变地脉而移动的。”老三问道。

“对,就是这个九州界。”我说道。

老三点点头,惊喜说道:“你上来前弄的?怪不得了,神庭不找你就怪了!”

“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却不知道拖累多少无辜生灵!”竺道荷瞪了我和老三一眼,我无奈摇头,她说的有她的道理,但争论这事没什么意义。

“五妹,你不要这样,老四做事肯定有他的道理!”老三笑嘻嘻的说道,这让竺道荷再次秀目圆瞪,想要再教育我们一下,不过就在这个时候,下方传来了呼声,几个挖宝的兄弟,又挖到了黑色的盒子,并且呈了上来!

“果然不出道荷所料,你真是料事如神。”我趁机夸了竺道荷一句,然而这一次,竺道荷却紧紧皱起了眉,看了一看这有些不一样的黑色盒子,然后说道:“这东西我解不开,不是刚才那种。”

“这怎么能?虽然有点不一样……”老三疑惑起来,但很快掩住了嘴,因为他不想让我们误会他觉得我们是在独吞。

“就是那点不一样,就注定这东西不好开启了,要解也不是不可以,花个十年八年什么的,我应该可以解出了,不过这事我不可能干!”竺道荷皱眉说道。

“一整天干这事还得十年八年?还得是你这水平?”我整个人都怔住了,这岂不是意味着无解?

“嗯,可能是交易口述,或者另有交易办法,再找找看,有没有遗漏的快捷解此星盒的办法。”竺道荷跟老三说道。

还别说,这黑盒的连携点互相碰撞,还真像是黑色天空中星光闪烁,叫星河也好记。

老三又去支使兄弟们办事去了,我抱着这解不开的星盒,明明好奇里面有什么,偏偏前面的解出来了,这个却解不出,难免有些郁闷。

很快,在找到了第二把四品的剑器之后,挖掘工作终于结束了,并没有找到什么开启的办法,而宝剑,当然归我所有,至于其他的道器,都分发给了兄弟们,当然,还有不少的矿脉,也堆积了起来。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