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一千九百三十三章:吞灭

第一千九百三十三章:吞灭


                那老头睁开眼,那副双目里带着的淡然光芒,让人心生懈怠的同时,也深感他藏在袖子里的手的可怕!

我深吸一口气,如临大敌,顺手拔出了老三路上给的那把七品的道器,心中郁闷的对上了老头,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拖时间,等老三赢了对方一个副手,或者等竺道荷打赢老二,我这里就会形成二打一的局面。

“小辈,不知天高地厚,在大荒里,是活不下去的。”老头淡淡的说道,随后一阵风似的扑向了我!

看老头居然轻视我,我心中暗喜的同时长剑上立即充斥了一阵黑沉沉的先天魔气,打算在他轻视我的情况下,以最大的力量将他轰杀!

时空剑气下,一道黑光一瞬间轰向了他,但这老头似乎已经猜测出了我的想法,立即身体一偏,躲过了这致命一击,而他身后,一大片的蟊贼给轰中,全都化作了虚体!

那老头似乎很惊讶,双目看着自己身上沾染上的一丝丝黑色气息,以及衣服上那缕剑痕,说道:“看来,也并不是不知天高地厚,比我那徒弟要厉害多了。”

我心中一凝,这老者并不是没有自知之明,那他的真正实力,恐怕还隐藏了起来!

眼下我道器不行,实力也不是六品的巅峰,要完全发挥到时空剑气的威力,委实太困难了,没能将他一举打灭,我立即剑指一点,,虚无剑嗖嗖的飞了出来,全都冲向了老者。

噌噌噌!

忽然,老者的手快速的移动,他的手非常的快,一瞬间就把我的虚无剑全然打飞了,我立即启动追仙锁,迅速的搅向了他!

“不打算进攻了?那,到老夫了。”老者说罢,迅速无比的朝着我冲过来,他两手飞快运作,追仙锁也不断朝他轰去,但结果噼噼啪啪的声音传来,追仙锁或是给打开,或是直接给他砍断了!

靠近了我方才看到,老者的拿着两把不过一指长度的利刃,这两把利刃非常锋利,寒光湛湛,仿佛飞刀,又仿佛匕首!

噌噌噌!

连续的进攻,让我的阻止全都成了惘然,很快,他就来到了我面前,我已经能够想象到,他用那两把无坚不摧的匕首划破我的道体,切割我的骨肉!

我立即拿出了长剑,无法再顾及这把剑能否扛住道力的加持,时空剑气和先天魔气全都展现了出来!

砰砰!

领域的力量让老者忽然一凛,他也立即将领域开展到了极致,但我能够震毁道器的力量亦如往昔的无坚不摧,那把七品道器已经到了濒临化粉的程度,一剑刺向对方,老者也知道这股力量的恐怖!立即用两把匕首交叉防护,强硬无比的抵向了我的剑尖!

轰隆!

宝剑接触那匕首的一瞬间,仿佛子弹打在了铁板上,在我的眼中,这把剑一片片碎裂,直至成为齑粉,而老者受到重击,也整个人抛了出去,道体震动的同时,一口老血也喷了出来:“你……”

我也浑身上下难受,这凝聚剑尖的力量,居然只是打伤了他,但现在已经没有其他剑可以用了,剑类多是抢手,而且同时不是好剑,一般人也不会专门去锻造这种不是很坚固的武器,比如斧头,就坚固力量的同时,拥有极强的硬度。

我看了一眼周围,竺道荷压制住了老二,短时间可能因为老二身边人的帮忙赢不了,但她底子厚,除了手中的枪四品,身上到处都是道器,所以速度和力量,各方面都属于同品序里的佼佼者!在她手中七品的蟊贼走不出一回合,可以说现在能够比我厉害的,也就是她了。

老二手中拿着那把五品的铡刀道器,威力不俗,每次攻击都能硬生生劈开空间,虽然不敢和竺道荷的神枪对撼,不过竺道荷也同样不敢硬接对方一劈!

老三那边选了个副官,但这小子凭着手中斧头犀利,仍然只是和对方打了个平手,看来老三不是凭实力上位的,而是老大的扶植才走到了今天这一步,如果老大不支持他,估计早就给老二干掉了。

但现在似乎老二已经下决心要灭掉老三了,可能是背后有了什么杀手锏,或者能够让老大无话可说的理由,否则也不会拼死这样。

“妈的,老二!老大出来,你一定死无葬身之地!老大前些日子就跟我说你天生反骨,不能相信,果然不正是这样么!”老三忽然骂起来。

老二一听,脸色青得难看,暂时靠着兄弟们当炮灰躲过了竺道荷后,他怒道:“少他妈的给我挑拨离间,老大何等信任我?用得着你说三道四?你既然已经接受了神庭招安,连大军估计都投了那里吧?现在还厚着脸回来,我这就给老大清理败类!免得脏了他的手!”

“哇呀呀呀!老二你个畜生!”老三狂怒,激起了血性后,斧头又舞动得霸气绝伦了!

那老头受伤后,似乎也知道我看似普通,实则是在藏拙,这下他也有些郁闷了,但趁着我长剑断掉这点,他也不会放过我,所以再度欺身,准备再一次进攻!

我也不敢有半点懈怠,因为至今为止,这两把五品道器还没有发挥出它自身的特点,如果单单是靠锋利而达到这个品序,那就太污了所用的高档材料了。

“呵呵,在六品这品序,能伤了我的,你也算是仅存的两人了。”老者一边笑着,一边双手连划,下一瞬间,仿佛他的双刃上就带了一道蓝色的光线,这光线到十分笔直,宽有两指,长三四尺左右,现在让两把匕首如同宝剑一般的样子,我伸手强行招来一位蟊贼的八品道剑,也冲向了他!

嘭!

长剑的剑头位置,当场就在蓝光中跟切豆腐一样掉了出去,我这时明白,这两把可不是简单的匕首,是两把气形剑!这伸缩自如剑光,恐怕还会有别的作用,那对于近身战的我,无疑就是灾难般的存在!

我再次追仙锁和虚无剑乱飞,逼着他把浑身解数都发挥出来,但偏偏这老头仿佛就是一尊泥佛,招数永远像是三板斧一样,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而这样的人,往往最后一击都出乎意料,深悉此道的我,当然不能给他迷惑了,而既然他不打算把底牌翻出来,我也乐得轻松,打算就这样陪他先杀杀时间也不错。

“接着!”就在这个时候,忽然竺道荷大声说了一句,我立即看向了她,而这个时候,老二的铡刀已经给她挑飞到了我的眼前!

本来不经过抹除的道器,第二个人是很难再去接纳,甚至会有反噬的风险,不过竺道荷说一不二,我十分相信她的接过了铡刀,而刚触手看向了她那边,老二已经给她成了虚体!

老者大怒,立刻疯狂的冲向了竺道荷,而我也抓紧时间把这把珍惜的五品铡刀快速的抹除印记,让它成为我手中的武器,毕竟五品道器仍高于我的道体品序。

竺道荷确实威猛无比,她神枪所到,敌人无人敢靠近她,而老者冲向她,完全没有引来她半点惧意,甚至那种压迫感,让老者也感觉到惊讶!

嘭!

没有帮手,受伤的老者也不是她的对手,一击之下,五品的那两把剑气利刃给竺道荷干脆利落的击破,而老者的理智,也随着挫败恢复了过来,快速的想要跑入星云中躲起来!

然而竺道荷并没有给他机会,神枪一指,一阵发散性的能量瞬间扩散了出去,轰的一声,前面一片星云霎那间给火焰吞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