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一千九百三十九章:距离

第一千九百三十九章:距离


                传令兵都目露担忧之色,毕竟光是狗头军师倒也没什么,但三百多的兄弟,总不能都给围剿了,而且一起久了,大家早就沾亲带故了,有的甚至还是夫妻亲友之类的关系,那就不得不救了。

“老三,你怎么想?”我打算先听听老三的选择,他要不要救,我总不能太过干预。

“我带走除了炼矿的兄弟们去救他们吧!老三你跟弟妹一起监督炼矿,有什么消息我会通知传令兵的。”老三只能想到这办法。

我看了一眼竺道荷,竺道荷撇过了头去,表示与她无关,我只能说道:“那就救人吧,不过现在具体情况是怎样?若是情况不明,就比较麻烦。”

“说是打劫北边隅城的时候,给围困在了隅城中,现在靠着界墙死守,外围是两座城的兵力五百多人,勉强能够撑住,但不去增援,兄弟们就麻烦了,毕竟其他隅城的守将还在带兵赶过来,大概一两个月的时间,就会形成多城围杀之势,好在我们现在有五百人,兵精粮足,赶去增援时间应该足够。”老三也是有点信心的,因为除了精锐武器,大家的道体都恢复了全满的状况。

“如果被围之事是真,那急行军肯定是最好的办法,但如果不是被围呢?”我想那狗头军师就那么蠢,最后居然中了两大隅城合围之计?该不会还有些什么不清不楚在里面吧?

“老四的意思是?”老三顿时有些奇怪的问我。

我想了想,说道:“我倒是觉得军师有些不尽不实。”

“不会呀,有诈也不能都诈吧?那么多人呢。”老三着急的说道。

“嗯,如果你觉得是真的,那就先带人去那边吧,不过建议是先拍脚程快的兄弟探路,而你们不要再联系军师他们,另外,走另一条道,尽量避免中途都伏击,做到这一点,应该没什么事了。”我指点道。

老三觉得靠谱,说道:“好,按你说的办,那我这就去点齐人马出发!”

老三见我没意见,就兴冲冲的出发了,竟把黑方城留给了我看守,而竺道荷在我身边想了想,似乎有了什么计谋,就说道:“我要出去一趟。”

“去干嘛?”我皱了皱眉,这小姑娘身在曹营心在汉,随时都是背叛的主,不能有任何疏忽。

“不干什么!”竺道荷白了我一眼,就想要飞出黑方城,结果给我一把抓住了,她还想要挣扎,我说道:“竺道荷,我知道你想干什么,你想要趁着老三去增援狗头军师,提前让你们神霄府派大军占领这里,拿走剩下的一千几百神兵利器,然后等老三和狗头军师回来,再一网打尽是不是?”

竺道荷似乎给说中心声,愤怒的看了我一眼,说道:“贼和兵,势不两立,这些蟊贼更是为了真仙气无所不用其极,我怎么能放过他们!”

毕竟现在正是好机会,竺道荷自然不会放过,所以立刻拔枪就朝我挑过来:“撒手!要不然别怪我不客气了!”

“竺道荷,你差不多就够了,别逼我让人把你捆起来!”我皱眉怒道。

竺道荷咬咬牙,似乎考虑到老三还没把人带走,所以哼了一声,就进入了黑方城的住宅之中。

这遗址的住宅十分有特色,四平八稳的同时,顶上还有螺旋一样的装饰品,我看着倒像是一堆粪便,不过颜色却十分显眼,倒是让人不好往这上面去想。

竺道荷闭门不出,我也懒得理她,毕竟要出黑方城,也得把界墙打开,这里因为没有给破坏,和白如琪那边的界差不多,也有界坞存在,而且它已经不是完全的神仙城了,算是漂流在大荒的一处小型界面。

至于完整能够称为神仙城,是固定的嵌入守护界中的,和黑方城现在的情况不同。

回到了炼矿炉那边,一整套的大型道器正不断的运转,十几个兄弟也各有忙的,有的在往炉中填矿,有的负责灌装,有的忙着用仙力来启动道器,看来他们这么干也不是第一次了。

又是技术工,又是战斗者,这群蟊贼确实也是全能的了。

一天的时间过去,他们填充了不少的九品气盘,大概有十多个,而这些,并不能支撑太久,毕竟这群蟊贼可不简单,最低级确实是九品,但七八品的却也不少,消耗的道力不是十来个一年份气盘就能够满足的。

我看了两大箱子的九品气盘,还有堆成小山一样的晶矿,心中料定肯定是装不完了,就拿出了背包里三品的气盘给了负责灌装的兄弟,说道:“如果这些九品的气盘装满,就把余下的矿装这气盘里。”

“是!四爷!”那负责灌装的兄弟很机灵,一看到这东西就明白是好货色,就说道:“四爷,这原本是三品的气盘,但已经用过一次了,容量可能要低一个档次了。”

“我知道,当成四品的用吧。”我点头说道,灌装的兄弟又说道:“不过这些矿,恐怕装不满它,如果只装了一些,再用掉,还要再掉一个品序,这也没关系么?”

“没事,能装多少是多少吧,东西是死的,人是活的,我道体还未转换完全,需要大量的真仙气。”我说道。

我并不害怕这种中饱私囊的事情给暴露出来,这群兄弟也知道我有这个权利,也就没说什么的准备照办了,而老三这个时候早就带兵出去了。

而就在我监督炼矿的时候,发现竺道荷的气息已经朝着界坞那边飞去了,我让小队长接替后,就追了出去。

竺道荷狠狠的瞪了我一眼,飞快出了界坞,一群兄弟拦都拦不住,我当即追了出去,毕竟有许多乱流,所以她也飞得不快,我们按照来时默记下的路线,一路出了外面。

还别说,如果不按照路线走,非常容易给隐藏的脆弱空间给吞噬掉,这些空间看似弥合,但我们这些道体高速移动的时候,都会带着一股强大的道力,一旦飞过去,极其容易把这些空间激活,然后给吞入另一个位面,当然,进入另一个位面倒是没什么,花点道力再打出来就行,可偏偏有不少看不到的弥合空间是非常小的,如果不巧让高速移动的身体触碰上,不亚于给人用剑捅个透心凉!

所以别看星云漆黑中带着鲜艳的颜色,实则危险到了极致,没有专业熟知路线的人带路,和进入阎罗殿没什么区别!

这群蟊贼进入这里探索之前,恐怕没少死人,才得到了进来的路线,老三也是相当相信我们才带我们进来,要是换了外人,恐怕得要蒙蔽掉感官,才会带入黑方城。

“竺道荷,你就算传讯过去,他们还会相信你么?”我追在她屁股后面问道。

“为何不信?出了外面不就知道了么?”竺道荷不肯就范,仍继续加速穿行在星云乱流之中。

我暗道看来也只能由着她了,有些人恐怕不撞南墙是不会回头的。

很快我们就到了星云乱流之外,然而,这里仍是没法子使用传言令牌的,否则就不需要传令兵了,传令兵所在的区域离着这里还非常的远,至少还得一天的路程,否则讯息会给这片乱流吞噬而导致传送失败,因此乱流应该是大荒中最麻烦的东西。

陪着竺道荷一路飞去,不一会就到了可以传令的空旷地方,竺道荷没有犹豫就把自己要说的话传了出去。

大致看了一眼内容,无外乎是找到了敌人老巢之类的信息,估计是传送给周边隅城的,因为传言令牌无法穿越太遥远的距离直至神庭。

我心中暂时放松的同时,也颇为郁闷,毕竟神霄府的反应还真不好说。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