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二十卷_第一千九百二十一章:清澄

第二十卷_第一千九百二十一章:清澄


                白如琪和陆婉看到对方逃入审议司,本还想追逐,我立刻拦住了她们,说道:“进去后,一切都由我来说,我的一切事情,你们都不要参与,我是罪犯,但眼下你们不是,白姑娘,你只要接受给扣分就行。 ”

“可是,我们是朋友吧?我在呢么能不给你做任何解释?”白如琪连忙问道,我摇摇头:“你只要撇清自己就足够了。”

白如琪还想要说点什么,但陆婉已经扯了扯她的袖子,使了个颜色,她也只能咬牙点头了。

我带着白如琪经过大门的时候,两个守卫立即拦了上来,我拿出了刚才穆天官带来的令书,然后冷笑道:“不是要提审我么?要么放我进去,要么我自己闯进去。”

两个守卫互看一眼,最后选择了跟在我们身后。

穆天官扛着自己两个副官,很快闯入了大殿里面,不一会,一大群的天官都飞了出来,一些拿着镣铐链条,一些手持戒棍,自然是要拿下我的。

白如琪和陆婉没有回司器监还武器,这时身上都配着兵器,眼下遇到这情况,手都按在了武器上,我当即传音道:“你们不要反抗,剩下让我来就好。”

“还不把武器交出来!难道要我们参你们一本携兵器私闯审议司么?”跟在我们后面的守卫看到白如琪和陆婉有武器,才恍然过来,立刻命令交出,两位无奈,只能依言上缴。

下面一群审议司的差兵看到两位上缴了武器,这才停止过来拿人。

而正中央那里,除了一个穿着七品主官服饰的神仙站在那,旁边还有几个同样七品的副官,以及一大群七品、八品、九品的守卫队,现在都济济一堂的看着我们三位从界坞那飞到主殿那里!

“就是他们!那个男的就是犯仙夏一天!还有那边两个,也是我们要提审的界守白如琪,一个是她麾下护卫,犯仙陆婉!”鼻青脸肿的穆天官指着我们三人跟审议司的司长说道。

司长双目已调,开口问道:“犯仙夏一天!你殴打正副提审官,闯入审议司,是何道理!?”

“不是你们要押我来的么?什么叫闯入?”我冷笑起来,看向了穆天官,那穆天官脸色顿然一变,低声在司长那说了几句话,那司长先是皱眉,然后惊讶的反问几句。

那穆天官似乎肯定的点点头,倒让那司长脸色死沉了下来,不过很快,深悉一口气的他就大声说道:“夏一天!你如此行径,真不怕入葬神棺么?以下犯上,无论把你放哪,都是入葬神棺的结果!更何况九州界消失的事,和你有莫大关系!还有九州界屠神,更是罪大恶极!眼下你不思后果还闯入审议司!想要干嘛!”

“什么是以下犯上?我一不是你们神庭的官,二又不是你们神庭的守护者,若是你非要说什么品序,那我不妨丢出第三来,我品序比他还高,我揍他之前,难道还看他眼色?至于九州界消失的事情是我来神庭之后发生的事情,怎么和我套上了关系?九州界屠神,拿到他神格的是夏瑞泽,你们不找他,反诬赖我,又是什么道理?”我当然不能任由脏水泼我身上。

给我这么一说,所有神仙和卫兵都是色变,毕竟以下犯上这事按我这么说,肯定是套不到我头上了,那司长眼睛也瞪大了,说道:“以下犯上之事,姑且先暂缓不说,九州界里,手握所有修真门派生杀大权,这是几个九州界上来的界守及其麾下都能证明的事情,若说与你无关,断然不可能!而九州界屠神的事情,祁天阳祁天官已经诏令夏瑞泽夏天官调查!眼下多种证据都指向于你,你不承认?”

我大笑起来,怒喝道:“哈哈!我在九州界确实持牛耳,但处在风口浪尖,有人拥护,自也有人忘义背信!没有证据,只有意见,你们审议司持天平以号诸神,如此模棱两可,如何能采纳?强塞硬套一个已经上来这里的人,也未免太过牵强!更别说你们神庭做事竟如此颠倒,诏令一个夺了九州界界守神格,沐猴而冠者来调查九州界屠神之事,简直不可思议,也不觉得可笑?如果我是你,我都羞于启齿!你居然还敢大声说出来,天下悠悠众口,你一个审议司长官,就不怕大家说你不公?”

那审议司司长给我一阵据理力争给驳得面红耳赤,这下子他也有些慌了,而一群七品的官员立刻到他身边来,七嘴八舌的似乎在讲解一大堆的证据证言什么的。

似乎临时抱佛脚有了点作用,那审议司司长又恢复了点地气,怒道:“夏一天!你罪大恶极,姑且押后处理,犯神白如琪!冲撞上神,打伤同僚,办事不力,来人,将她拿下!还有犯仙陆婉!也一并先拿下了!!”

我皱了皱眉,想不到这审议司司长居然来了个押后处理后,甚至另觅蹊径的要先问罪白如琪,但这冲撞上神,打伤同僚的梗是从哪来的?

我从人群中扫了一眼,这一看,李成器和一身虚体还未恢复的褚皓子已经站在了人群里了,顿时是恍然了过来!

“我没有!上神!办事不力、有失众望我认,可我没有冲撞上神!更没有打伤同僚呀!”白如琪脸色一白,有些惊慌失措起来。

“呵呵,犯神白如琪,你还敢狡辩!你的上神李成器,同僚褚皓子、及其麾下都前来这指证你们!你不顾褚皓子同僚之情,居然把他打成了虚体!简直恶贯满盈!我神庭出了你这样的恶神,简直就是……就是不可思议!”那司长大怒,而一群的士兵立即朝着我们飞过来,要先拿下白如琪和陆婉再说!

白如琪和陆婉面面相觑,这和指鹿为马差不了多少了,这事明显都是我干的,现在看到我不是神庭的神仙,就栽赃到了白如琪的身上了,加上这些事发生的时候,白如琪都在当场,这更是让整个事情说的跟真的似的,也由不得其他士兵不信。

我冷笑起来,怒道:“凭借白姑娘的实力,大家觉得她有本事把褚皓子打成虚体么?更别说什么冲撞上神了,谁不知道冲撞上神的结果就是进葬神棺?就算是真的冲撞了李成器,她还能活到现在?李成器,难道你自认自己是草包,连麾下神仙都不敢处理,跑审议司来告状了?”

李成器一听我叫他草包,顿时大怒站出来,指着白如琪和我怒道:“你一个犯神,口出狂言辱骂神庭司官,白如琪,你居然勾结这样的犯仙冲撞我!现在又私闯审议司!已经等同谋逆!我没有你这么一个属下!乖乖束手就擒!否则,你麾下一界尽数同罪!”

“想不到偌大一个审议司,竟无一神敢为弱者平冤,难道都是一群蝇营狗苟之徒?那还留在这神庭有什么用?留在这天地间有什么用?都死了还天地一个干净,岂不更好!?”我冷笑说道,常雪剑拔出,指向了李成器和众多站在此地的神仙!

“犯仙夏一天!你敢!”李成器指着我怒道。

不少神仙都目露惊惧,也同样有不少神仙似乎明白白如琪是冤屈的,可偏偏是面露难色而已。

看到这一幕,我摇摇头:“明知不公!却甘愿屈于强者而行恶事,简直虎狼同穴,恶神同行!今日我就还你们审议司一片清澄!”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