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二十卷_第一千九百一十六章:封条

第二十卷_第一千九百一十六章:封条


                “居然强行改写道器,虽说这东西是临时认主,但怎么也是有独立的封印吧?”汤乔羽啧啧赞叹,我也懒得解释,念了几句咒语,葬神棺很快就恢复了原来拇指般大小,给我一把抓在了手中,这下对付虚体就有办法了。

“先不说这个,大家觉得这些散仙都是哪来的?我也是第一次遇上。”计何其连忙问起来,汤乔羽似乎是老油条了,接岔说道:“还用说,神庭也不全是一片光明,私下里任务的气盘、资源、道器交换也很频繁,一些走黑路的守护者,接一些上不得台面的任务,也在所难免,况且劫我们这些护送人和物的任务,偶尔还能有外水可捞,为何不干?”

“汤天官的意思是,他们是某位神麾下的守护者?”计何其面露惊讶的问道,我和白如琪也十分的好奇。

而汤乔羽说道:“计天官刚守界结束不久,可能还不知道黑市,其实神庭的神仙多了,守护者自然少不了,私底下谁没点自私想法,除非是神庭禁止交换资源和禁止任何买卖,要不然这些事情肯定会持续不断,我们现在应该是让谁给透露任务时间,毕竟我们明面是提前了的才对。”

“这就不好猜测了,算了,这一批之后,应该也不会再有了人来打劫了,我们只要安全护送诸位同僚到出口那里,任务就算是结束了吧。”陈朗说道。

“嗯,希望吧,不过行里的规矩,消息不卖第二家,应该就这一拨散仙了。”汤乔羽自我安慰道。

我从他们的话中也大致上了解神庭的情况,想不到功勋不能交易的情况下,他们还会用其他资源进行交换,怪不得之前褚皓子会用气盘来迫使白如琪就范了,应该也算私下交易的一种,看来神仙也免不了俗世的一些恶习。

“那现在我们继续完成任务?”白如琪问我道,所有的神仙立即看向了我,毕竟我七品道体,他们都已经以我为尊了。

我想了想,拿出了传言令牌,简单写了‘尽快回信’几字给甄达余,然后说道:“既然打退了他们,那我们无妨慢一些,至少在甄达余消息来之前,我们不要太过冒进,免得前面中了什么陷阱。”

“好吧,毕竟也不敢肯定是谁暗算我们。”陈朗看了所有神仙一眼,最后把目光落在了四位受保护的神仙身上。

这四位已经知道什么意思了,现在白如琪已经因为我的存在洗白,那这四位就成了怀疑对象了,毕竟功勋不是负数,还能透支一次的,都有可能是奸细。

“还请几位天官冷静,我们都是上神安排进入名单的,这之前也走过好几次了,虽然数十年里,我遇到过这样的事情,但仅仅是有一次,后面数十年里也再无这样的事发生了,我应该是可以排除掉的,对不对?”其中最老的一位神仙说道。

“我们中途都没有用传言令牌,时间也都是陈天官定的,怎么会出这事,我们实在也没闹明白!”另一位神仙说道。

而剩下的两位也一一解释自己的无辜,大抵就是说上神安排,他们概不知情。

如此一来,陈朗也没别的办法,只能命令大家互相监督,不能再用传言令牌,然后一边飞行,一边等待我的消息反馈。

大概一天时间过去,我身上的传言令牌终于震了一下,但为了公平起见,我还是知会了大家,然后才激活令牌,毕竟之前几位神仙也曾经有过自己的消息反馈,虽然消息都很零碎,甚至是日常一些无聊问候,但大家也是当面打开,我同样也不能搞特殊。

所以陈朗和汤乔羽等神仙围过来后,我激活了令牌。

上面写了密密麻麻的一堆话,我们仔仔细细的从头往下看,但大家看完后,各自冷汗都冒了出来!

“不……不可能的……居然是这样……可上神怎么可能会放弃我们?”被守护的其中一位神仙喃喃说道。

“哼,有什么不可能!我觉得就是这样!”陈朗怒道,然后看了一眼汤乔羽,说道:“汤天官也同样有这感觉吧?我们已经是游走在负分的状况下了,毕竟想一想,我们每一年都无法像是其他同僚那样赚取更多的分数,这里的神仙,如果我没猜错,就算不是倒数,怕也都在各自上神管辖里吊车尾,或者刺头存在吧?”

“唉,你这么一说,我确实年年拿第一,倒过来数那种。”计何其说道,汤乔羽叹了口气,说道:“之前因为和你的事,跟上面吵了一架,看来是来由如此了。”

白如琪惨然一笑,说道:“嗯,或许是刺头……上神现在杀我之心都有了,要不是有夏仙家一路帮我,我早就完了。”

陈朗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然后看向了这四位守护者,说道:“你们想想,到底有什么得罪自己上神的,居然也成了弃神。”

四位神仙都勉勉强强,然后各自都一脸茫然,但多是没太多自信,结果陈朗问起了他们归属的几个界的情况,就顿时明了了起来。

“你们的界面,都是比较偏远的界面对不对?而且,每一年都有人护送足额仙气对不对?这样一来,年份都不太长,但每一年还需要固定派同僚护送,无形中他们得到的利益就少了,若是你们这次办事不力,这一界的守护者,肯定要换神,这样一来再度进入抽签的状态,间接就能把这些鸡肋一样的界转出去了,虽然损失了你们这样的神仙,却同样把鸡肋去掉,若是因此换到一些对他们有绝对好处的界,那肯定能拟补之前的损失!”陈朗果断说道。

四位神仙面面相觑,全都恍然过来。

“陈天官一语惊醒梦中人,果然是这样的,怪不得每一年回上神那领仙气盘,他都黑着脸十足不耐烦了!原来竟是如此!”其中一位说道。

“怪不得了,我当时还觉得我选到这样的界面也是运气好呢,不会给上神所剥削,原来竟会如此!”其他的神仙纷纷脸色惨白起来,这细思极恐的套路,让他们全都感觉背脊发凉。

另一位也说道:“如果一开始就这样,上神免不了会给人怀疑,但想不到他们能隐忍了这么久才集体发难,现在我们一旦出事,肯定没人会怀疑到他们身上了!”

“嗯,确实是这样,这果然叫一网打尽呢,如果刚才东西给抢走,我们给杀掉,那大家就算回去,怕都逃不了制裁了。”计何其摇头苦笑。

“可……我们有真仙气盘,又有封条在,任务肯定能完成,就算上神想要从中找茬,只要我们认真点,定然能避过这一劫!”其中一位说道,然后拍了拍身后小心翼翼背着的锦盒。

看到锦盒,又看向了令牌,我忽然心底一阵发凉,当即说道:“你们来的时候,当面检查过里面的东西没?”

四位神仙互看了一眼,然后摇摇头,说道:“自然不会检查,因为从守界开始,上神都告知我们,给护送到快速通道出口那,才能拆开,并将封条签名后分给委托者,委托者才能回去要上神他们的确认签字!”

“我家上神也这么说,这十多年来,也什么事都没有呀……”给白如琪守护的那位女神仙说道。

我想到这些上神的计划,恨得咬牙切齿,已经断然确定里面什么都没有了,所以说道:“都拆开吧!里面肯定没有一年份的气盘了,我们都中计了!传言令牌上说的是,我们全部都要完蛋,包括你们!”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