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二十卷_第一千九百一十章:常雪

第二十卷_第一千九百一十章:常雪


                甄达余看着拓印好的纸,笑道:“嗯,行啦,那我这就去了,你们可要好自为之,诸事……”

“赶紧去,耽误了事,你也得担着。”我摆摆手,甄达余苦笑着赶紧跑了,白如琪还是很担心,我宽慰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做好准备了,一切就看天吧。”

“希望此行顺利。”白如琪说完,然后看向了我,问道:“夏仙家这么厉害,在下界是用什么兵器的?这趟出任务,可以去左近这里的司器监那领取此次任务所能提取的武器,不若我们一齐同行去领取如何?”

我一想,正好不是缺了一把武器么,这还在想办法,没想到有现成的,神庭虽然竞争残酷,任务失败就得入葬神棺,但也给大家临去充分的做了武装,也算有点人性。

这次跟我们同去参加任务的,是个叫陆婉的女子,算是白如琪最得力的助手之一,有着九品的修为,但即便九品,其道统精纯,也不是一般九品道体可比。

神庭区分许多区域,每个区域有无数小界组成,而司器监和现世的银行差不多,所以我们三人一路飞去最近的司器监,也没花费太多时间,拿出了任务的委托书,前台小哥就带着我们三位进入库房选取八品以下的道器,这道器也就是灵宝,只不过为了区分等级,和我们道体品序的等级互相挂钩。

这次任务已经是八品的范畴,本应是八品才能接受和领取委托,但因为是上神帮助我们领取任务,而委托人也并未声明必须八品道体才能接受,所以只要我们有几个九品道体的仙家在,还是可以接纳这任务的,当然,任务不是说完成不了就能算的,一旦失败,就要承担进葬神棺后果,因此领取后,必须要完成才行。

进入司器监的库房中,我发现这里也多是罗列一些九品到七品的灵器,看来要领取更高级别的道器,还得再往神庭中央那边靠拢才行。

“就这云红绫吧,上次我也选了这个。”白如琪看上了一匹红绫,直接就拿在了身上,那小哥立即恭维几句,似乎已经和白如琪很熟悉了。

“我们可以在八品道器里选择,毕竟任务是八品的。”陆婉小声的提示我,我点点头,看向了一排剑格那边,发现上面空了许多格,看来在神庭,用剑的人实在不少。

而陆婉和白如琪都一样,都有相熟的武器,她还没吱声,那小哥就热情的碰上来一把硕大铁尺,说道:“陆天官,你的戒仙尺。”

“记性不错。”陆婉把用绸布包好的大铁尺背在了身后,然后等我去选武器。

而热情的小哥看我对剑十分看重,就引我过去,介绍剩下的三把剑,说道:“这三把宝剑虽然都是挑剩下的,但也在*的范畴了,这位仙家可拿出来一一试试。”

“可以试?”我两眼一亮,剑这种东西,不试试怎么知道好歹?

“当然,毕竟仙家也是第一次来,司器监也会另眼相看嘛,可以试试和自己的道统是否契合,只是……只是不能加诸其他兵器,也就是不能用来和其他道器相砍,毕竟都是宝物嘛……”

“也就是说,只能灌注仙气空挥?”我问道,那小哥竖起大拇指:“是的,仙家果然是玩剑行家。”

“这要是震断了咋办?”我疑惑问道,那小哥脸色一愣,然后洒然一笑:“不会不会……”

“嘿嘿……”就在那小哥说完,一阵阴沉笑声从内廷里传出来。

我们大家循声望过去,内里,一位身穿官袍的老太婆从里面走出来,一见我就不满冷笑:“震断了?呵呵,小仙君,你开什么玩笑?我司器监品序都有严格界定,就你这样的狂妄之辈我见多了,这样吧,你要震坏了八品,我给你用七品的,震坏七品,我给你找把六品的,而且还不用你还,你觉得如何?”

“徐天官。”那小哥一哆嗦,立即行礼,老太婆摆摆手,随后还是很看不惯我的说道:“小仙君,你试试,试试,这样吧,这把用过的人最多,已经有不少口子了,我看随便都能震坏,你就震断了给本官看看。”

我笑了笑,说道:“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希望徐天官别忘了自己说的话。”

然后随后抄起了她指着的宝剑,细细看了一眼,而正打算试剑,白如琪立即低声说道:“夏仙家,要不随便选一把吧,这是神庭宝剑,不是下界的一般利器。”

显然,她是不想我得罪老太婆,也不知道这老太什么来头,居然如此托大。

“哼。”老太婆得意一哼,深觉白如琪还是识趣的。

陆婉沉默的看着我,也有些怀疑我能不能震断一把八品宝剑,我想也不想,立刻注入了玄天魔气!

砰一声,不出意外的,宝剑崩断当场,失去了容体后倾泻而出的黑芒,又再度钻入了我体内!

这前后,一秒钟都用不了!

老太婆目瞪口呆,而那小哥当场就石化了:“八品……这……”

“确实如徐天官所说,此剑身经百战,可能因为旧伤,还是太脆了。”我摇摇头,把断剑捡起,放回了剑格中,白如琪和陆婉都是目光中露出一丝震惊。

“徐天官……徐天官……”小哥提醒的问起了老太婆,这老太发那才晃过神来,咬咬牙,说道:“拿七品的来!”

“啊?”小哥犹豫了下,但看到老太瞪他,立即跑进内堂,抱出了一把白色的宝剑,递到了我手中。

“这把……我看也不过如此,徐天官,这趟任务,我就用这把来完成吧,当然,之前说的话也做不得数,只要任务完成,剑我还还回来,毕竟库房出入不能儿戏,相信徐天官也觉得如此吧。”我笑了笑,也不忘损了一把。

怎知道那徐天官一听不过如此,顿时怒道:“看不起我司器监的剑?你若能震断此剑,六品的我徐剑娇也能给你招来!”

“徐天官莫要斗气,在下只是好意而已,我剑学渊源,说震断此剑,确实没有说谎,而且若是我震断此剑拿到六品宝剑,徐天官还置气让我震断六品的宝剑,岂不是好端端让此剑遭了殃?”我再度微笑,已经无意再去激怒她了。

徐天官脸色难看,咬牙说道:“呵呵,我师承陈训华,打造无数天下*,这里的兵器皆出自我手,你区区一小仙,诳言如此,我不给你点教训,焉能就此作罢?杜元,拿我的常雪剑来!”

那小哥震惊了一下,看到自己上头震怒,顿时跑进了内堂,不一会,扛出了又一把雪白的宝剑!

我接了过来,毫不犹豫让剑出鞘,霎时,一汪怒雪冰寒快速爬到了我的手臂上,竟是一把罕见的冰霜雪剑!

而且这把剑直接就是五品!

“不说震断,你若能震裂它一个口子,我就算你赢了!”徐天官冷声笑道,看来对这把剑十分的有自信。

“此剑名常雪,取之傲雪常年之意,就是离开主人,也能冰封一池温水,是徐天官亲身锻造的得意兵器,仙家可要小心。”叫杜元的小哥提醒我。

这把宝剑确实属于好剑的范畴了,相当于我在下界的时候得到的湛蓝石剑盾这个等级的宝剑,毕竟摸在手中颇感此剑得意。

然而,这里毕竟我不是在下界,那时候湛蓝石剑盾尚且给我震成粉末,我再拿着此剑,仍有震碎的风险,剑断人亡的事情见得不少了,所以抚摸常雪剑剑身,我还是摇了摇头。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