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一千八百九十九章:借粮

第一千八百九十九章:借粮


                “照你这么说,确实如此,当时那老神仙厉害透了,我们这些化神境的修真,一捏一个死,现在想想,也是浑身冒出寒气来。”我苦笑说道,当时一战,我这辈子怕都会难忘,剑魔师父也死在了那时候。  “那当然,九州界的守护者,数百年的布道修为可不是说笑的,你们居然还能杀了他,我简直不敢想象,而且还引动了审议……不过……有你身后这位,确实也不是不可能……”白如琪一边说,一边浑身发颤。  我知道之前媳妇出来把她震住了,就问起了她去了那边,审议我那三位神仙的情况,结果白如琪苦笑起来,说道:“我觉得么?我哪知道上神想什么?有没有过先例,这次估计也有得让上上神们头痛的了。”  媳妇姐姐的事肯定会发酵,但到什么程度,我也无法想象,眼下道体转换也陷入了僵局,毕竟我们认识的只有黑子,就算明知道白如琪去廷议那边的神仙是和我们一伙的,可你总不能逮到个神仙,就问人家要真仙气盘吧?万一认错了人和势力,岂不是自己没事找事?  “如果不是很困难,我们还是去借点真仙之气度过难关吧,昨天刚找了黑子,这次再找他,怕也会让他不堪折腾,毕竟刚上界,大家应该还有许多脉络需要打通,一个事情接着一个,谁都会受不了。”我也知道黑子那边的不容易,不能什么事情都全靠他,你什么事情都找别人算得清清楚楚,却拿不出半点成果了给别人,久了就不值钱了,得让人家觉得物超所值,至少我这一边还有赵茜她们需要照顾卧底势力的照顾,所以不到万不得已,还是能自己解决的,先解决了再说。  “也是,毕竟和底下人说好了几天解决,我们还是现在即刻启程吧,因为有的同位神住的远,有一天的距离,就是短的,也要个把时辰,而且还不说人家借不借,引荐、接待、谈判什么的,又要花去许多功夫……”白如琪苦笑道。  “尽力而为吧,实在不行我们再找黑子好了。”我宽慰她道。  “嗯,审议和廷议结果,几天内也出不来的。”白如琪点点头,进房间里打包了一堆东西出来,然后说道:“本来还想拿去典当了以备不时之需,现在只能全拿出来了……虽然不是什么好东西,但权当是借贷的利息,如果别家肯贷,我们作为心意送他们也好。”  我看了一眼白如琪那堆家当,心中刺痛,也暗道白如琪可不是一般的穷和可怜,我去过神仙城,见过珍奇草药和灵物都比这个好不知多少,她那些相对而言,简直就跟平常凡人送两包糖果的概念,甚是窘迫,早知道带个一两块黑鱬糕上来,也比这个好无数倍不是?  但二哥不说大哥,我也是一穷二白的状态,不好说白如琪,她能拿出这些来就很是了不起了。  背着行李,我就乘搭了白如琪的仙云出了界坞,一同去她同僚那边借真仙气。  要知道,守护神也不是全天候、全年头都在自己的封界外的,偶尔也会回家领取每一年守界获得的真仙之气,一来浇灌自家分得的封地界,二来一部分也是要灌入自己守护的界面里的,像是九州界这样的大界是肥差,领到的也多,那老神仙应该每一年肯定要回来述职领气什么的,要不然我们九州界仙气也会匮乏。  最近那一家,听说是白如琪至交好友的,因为离得近,双方经常串门,至于我们到那边,也不过就一个小时左右。  听说我们要来,她家的总管热情的迎接了我们。  白如琪脸皮薄,但在自家人都要饿死的时候,表现出了极大的潜力,在总管小贝迎我们进大殿稍坐的时候,她就直接开门见山问道:“小贝,我知道你家的主公不在,我这里跟你打个商量好不好?”  “呃?上神有何事情,还请直言不讳,若是在职权范围内,小贝定然帮忙。”小贝连忙惶恐问道。  “是这样的……虽然难以启齿,但我们的真仙气盘却阴差阳错出了问题,我们一家都等着真仙之气过日子,不知道……你能不能替你主公做个决定,借我们一些真仙之气。”白如琪在来的路上和我说了这家至交好友的各种好,觉得最可能借到真仙气的就是这一家了,所以才来了这里。  小贝愣了一下,然后脸上顿时露出了尴尬,叹了口气,说道:“上神,不瞒您说,我家的主公回封界那边时,只给我们这里注入了一年的分量,剩余的分量,全都带去了封界了……她如果在的话,小贝知道肯定是会借给上神的,可现在我们若是出借……底下正在供职赚取功勋的守护者,恐怕也撑不到今年结束呢……还请上神理解……”  白如琪脸上一白,也觉得强人所难了,守界固然赚取固定积分,但留在这的仙家,同样也是要去赚功勋的,大家又不是白吃饭的寄生虫,你借断了人家粮食,人家也要过日子呀!  “好吧……那能否联系下你家的上神……算了,远水救不了近火,我再去看看其他同僚。”白如琪只能叹道。  小贝连连作揖道歉,白如琪也不愿意多进去坐了,毕竟让她一个上神跟一管家借仙气,本就很失面子,怎么可能还有脸留着。  而连最要好的同僚那边都不肯出借,别家就更是想都别想了,我们沿着仙路一直走下去,所到的同僚那,几乎都问了各边,各种各样的理由都有,好比自己也颇为困难,好比主人不在,没有权限之类的,更有连见都不见,甚至对我们白眼相拒的,让我们两尝尽了神界的感情冷暖。  到了后来,直接有上神给求得没法子了,直接丢了一句‘你已经不是我们同僚了’,就令守护者关了界坞,把我们赶了出来。  “这是最后一家了,看来,李成器那家伙直接把你出名了,大家自然不会借你,难道真要走黑子那条路了么?真是背后没人,寸步难行。”我也感慨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现在自己道体都没转换好,打劫气盘银行也都没什么自信呢。  “哎?这?有救了!居然是他!”就在我准备自嘲一番的时候,白如琪兴奋的在别人家的船坞走道上跳了起来,然后拿着一张令牌在我面前晃了晃。  “怎么了?”我看了一眼,但现在认不出太多字,白如琪当即解释起来:“他听说了我们来借真仙气,所以发了信息说自己有多余的,让我们去他那取了应急再说!”  “谁呀?什么叫居然是他?”我问了起来。  白如琪想了想,然后说道:“一个……算了,别人都要借我们真仙之气了,我们还有什么好背后说人家的?真是患难见真章,没准以前我都是误会他的呢?昨天还过了他门而不入……真是冤枉他了。”  “已经过门而不入了?”我心中暗暗警觉,但既然人家愿意给,这神庭地界,应该也不会出现杀神之类的事吧,更别说是同僚了。  白如琪十分兴奋,就跟抓住救命稻草一样带我去了那儿。  对方的总管是个妖冶的少妇,看了白如琪和我一眼,就引我们进去了,而到了大殿,那少妇屏蔽了左右,甚至连我都打算引到偏殿奉茶,结果白如琪当然是不肯的。  这少妇上下打量了我,似乎发现我连道体都不是,暗地对我冷笑一番,就走了,我心中顿然警惕。  但很快,这大殿中就走出了一个样貌丑陋,还颇为清瘦的中年男子,这男子一看到白如琪,就露出了一抹不易察觉的笑容。  那男子跪坐到了我们对面的蒲团上,还没等侍女上茶,他就一边伸手过来要接起白如琪的手,一边说道:“小白,你总算是来了,我想你想得好苦呀,你知不知道,我日夜都想你的床榻能和我的并在一起,想起你动人心魄的身体在我身上蠕动,想起你吟呢时,性感的嘴唇……”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