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十九卷_第一千八百九十二章: 卑劣

第十九卷_第一千八百九十二章: 卑劣


                界坞是每一处出口的停靠点,也就是这里的大门台阶,无论是谁要进入这里,都要经过界坞,还得等待主人去开门。

至于其他地方进来,肯定是不行的,因为周边的界墙绝对够一般修真费尽力气的了,好比九州界的界墙,一样无法轻易打破,就算打破也会很快弥合,所以一界没有出入口之说。

“李成器?是来提审我的上神?”我皱眉看了一眼拜访名帖上的三个字后问道。

前来报讯的男子上下打量了我一下,露出了不满,然后才看向了白如琪,至始至终对自己的庇护神十分尊敬,但白如琪却出乎他意外的回答了我,说道:“是我们的上神。”

我点点头,已经是意料之中了,随后白如琪看向了四个女侍,说道:“带他去偏房……嗯,还是先去隔壁的书房里吧。”

四个女子愣了一下,然后就带着我去隔壁的书房,至于白如琪,已经前去界坞迎接上神了。

我跟着四个女侍走入书房,映入眼帘的,是偏重女子精致,而不失书香味的装饰,这里典籍不少,也有琴棋书画在其中,我找了个地方坐下,抽出了一本关于地域风俗,叫《异域志》的古籍看了起来。

这书籍上面写得是关于神界的事情,其中有不少和白如琪说的一样,好比时间和空间,界之间的联系,都有一些古代就有的理论,我认真的看了起来。

不一会,白如琪就领着自己的上神李成器来了,而书房的门没有关起来,我能够稍微从纱帘处看到两位的模糊身影,他们面对面跪坐,中间是一方小茶几,而四个女侍已经去奉茶,接待去了。

这些神仙来往别处,都有带侍者的习惯,只是客人由主人接待,侍者有侍者来安排。

看到这一幕,我已经知道白如琪是有意和我亲近了,毕竟这里能够听到他们说话,还能辨认长相。

“白如琪,你这次办事不力,可知道是什么结果?”来人刚刚落座,就淡淡的把指责先抛了出来。

“上神……我不知道我哪点没有办好,提取罪神之事,迎接九州界新神及其守护者之事,都全部做到了……”白如琪一副不解的样子。

坐在白如琪对面的,应该就是名帖上的李成器了,他身穿着也是白色的官袍,只是图案明显和白如琪不一样,可见官职明显高许多。

“做到了?你知道我说的是甄达余之事!”李成器提高了声量,而白如琪顿时低头,说道:“上神,我按照之前的任务命令,亲自送了谕旨给他的,可没想到他自己连御旨都不接,就说我赖他勾结那犯神……”

“行了,你当时却不带其他同僚一起前往,眼下此事已经对你大大不利,无论你怎么说,估计上面也不会听你一己之言,再进行强词夺理,反而对你不利。”李成器有些不高兴的说道,而话里的意思,就是现在基本是判断白如琪已经没得解释了,廷议几乎就是走走场,等待定罪而已。

“可……”白如琪明显愣了一下,似乎没想到我居然会言中李成器的想法。

“可什么可?”李成器打断了她的话,说道:“让你不把事情干得漂亮点,眼下对方基本上人证物证俱在,参了你一本勾结犯神,合谋要对他图谋不轨,欺负他一介新神上任!”

“什么?他怎么能这么无耻?”白如琪愣了一下,有些不敢相信,可想而知,她却是还是太过单纯了。

但李成器仿佛没看到她的表情,也不管她是否是冤枉的,说道:“现在别人上下已经打点好了,你也只有两个选择,其一,和他打廷议官司,不过,现在所有的证据都对你不利,最后的结果无非是你给关入葬神棺,你麾下庇护之仙家,都充军出战,其二,自认其罪,我尚且能尽量帮你周璇,让你至多是罚俸移界,等待将功补过。”

原来罪神给打入葬神棺,麾下的庇护者都要充军,这些庇护者其实实力也不会比庇护自己的神仙弱,充军的话就成了无主的仙军,对神庭那是大大的好处,难怪神庭会对优胜略汰乐此不彼了。

把一位神仙关入葬神棺,以后也不用发工资了,还白拿对方的东西,简直是诱人之极。

我暗道李成器高招,毕竟白如琪听了这话,已经哑口无言了,无论是谁,都会选择后者,毕竟反咬一口甄达余,代价肯定是给对方还击的机会,最后数罪并罚,关入葬神棺。

而老实承担错误,不过是失掉现在的小界面,流离失所罢了,但至少小命还留着,俗话说得好,留着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运气再背,没准这次就起来了呢?

她白如琪迷茫了起来。

我咬咬牙,这李成器果然也不是普通货色,肯定是官场上的老油条了,我也不能传音,毕竟神仙的力量不好估算,别给截取了对话,真成了我勾结白如琪了。

而就在我记得火烧火燎的时候,李成器却站了起来,拍了拍白如琪的脑袋,以长辈的口气说道:“如琪,你还是太年轻,做事不够大气,放弃一些,总能得到一些,这世界不是你想象的那样,真的未必是真,但假的,却可以成真,当你明白这句话,你就活络了,不会再跟之前那样了,因为退一步海阔天空,明白了么?那就考虑一下,明天廷议,我想看到你长进的一面。”

白如琪忍着眼泪点点头,然后跟着站了起来,送李成器出界坞。

回来的时候,她整个人都颓然了,四个侍女在身边,不断的劝慰,我走了出来,她说道:“我……我恐怕无可选择了……我不是你,我不敢,没有了上神的支持,我连神位都不保的……”

“别人有所准备,当然会算计你求生之心,我不知道你们这里的律法,但你可想过,如果你揽下一切错误,仍然无退路可走呢?你难道没看见过落井下石么?不认罪,未必会死,但认罪后,别人确实让你活你就能活,可如果想要你死呢?恐怕也由不得你吧?到时候你给关入葬神棺,可就连一声冤枉都喊不出来了,因为你认罪后,大家都觉得你是活该的!最终结果是身败名裂!”我断然说道。

“你能不能不吓我?他们怎么会这么卑鄙?”白如琪有些脸色发白,似乎想象到了认罪的下场。

“呵呵,李成器作为你的上神,却让你认罪,卑鄙不卑鄙?”我反问道,白如琪顿时张口结舌,半天说不出话来。

“那……那怎么办?横竖都是死了……咬牙不承认,肯定也是死路一条的,就算不是死在他们手上,上神李成器因为我没有听他的,同样不会放过我!”白如琪迷茫了,觉得自己毫无生机起来。

“别人有所准备,我们当然也不能什么都没有。”我说道。

“可我不过是一介新神……”白如琪束手无策说道。

我笑了笑,说道:“这里无法传讯,我也离不开这里,你替我通知孔风君,把他秘密请过来,没准你的事情就解决了。”

“能请到他么?我一个神官,请他一个连新神都不是的神选者……会不会给怀疑?”白如琪愣了一下,我摇头断定说不会之后,白如琪只能立即出发请人,估计是要死马当成活马医了。

没过多久,黑子就气呼呼的跟着白如琪过来了,其实把黑子叫来,也是有我的考虑在里面,他一来,必一石二鸟。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