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十九卷_第一千八百九十一章:界坞

第十九卷_第一千八百九十一章:界坞


                “行了行了,你还是别哭了,这能有多大的事,你背后的上神不庇护你么?”我问了起来,白如琪听我这么一说,叹了口气,说道:“我……我的上神现在正受到其他势力的排挤,我自己现在也只有两条路了,一是干好神庭的工作,二是配发去边缘地区执勤,但现在神庭工作都干不好……我本来是打算把你的任务干完,就申请外调执勤的,却没想到出了这事……”

“原来如此,怪不得你没有别的神仙那么霸道,动肆抓人什么的,不过,你没想过要去当一界的守护神仙么?这样也能多出一些缓冲时间来。”我暗道果然如此,白如琪一路来虽然装得很凶恶霸道,但却没有什么底气,原来是后台崩了,眼下上神也是一身的麻烦,哪里有时间顾及她,她正自己寻找出路,所以来九州界抓我,也是以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态度干活,所以没有对我来硬的,但偏偏越小心越出错,碰上我这样折腾,她现在也乱了步法。

“我……我通过了审核了,只不过当时那一界比较小,时间也走的快,所以并没有拖累我多少时间,当然,神职功勋也没拿到多少,不是哪位新神,都有资格去守护九州界这样的大型界的。”白如琪说道。

“什么?还有这样的事情?每一界的时间流逝都不一样?”我心中惊讶,而白如琪点点头,说道:“是的,基本上越是大的界面,时间走的就越慢,九州界这样的上古界,在神庭里也是登名造册的,任期也和别的界面不一样,当时我自己看管的界面,时间流逝就很快,十多年就走完了一劫数。”

我张口结舌,连忙问道:“这么快?十几年就等于五百年?那九州界的时间,和神庭时间怎么换算?任其圆满呢?有什么特别的么?”

“九州界和这里的时间近乎相等呀,可能要快一些,毕竟那是上古界,但也并无太大差异,神庭也有神庭的界定,有的是上古的规章规矩,按照上古的来也很正常,至于是不是在上古界任守护神,功勋一样都是按照年代来计算,每一年都能获得相应的功勋点,好比如果五百年过去,回来交托功勋的时候,自然和我们十多年的不一样,他们通常立即就能够连跳数品,所以是个美差,毕竟守护一界,是最安全和稳固的神职任务,功勋稳涨不跌,当然,一般都得是关系户,上神手腕足够硬朗才行!而你把九州界的守护神在这个时间段干掉了,因为他累积了五百余年的功勋,算下来,也是能叫出名字的品序神官了,廷议都足够,朝议也勉强能沾边了!那是虽然还处在低阶,但实际已经有高位的神仙。”白如琪解释起来。

“可你这十二年……又怎么算?”我心中惊讶,五百年的功勋值,一朝给我们屠神干掉,这简直是要命,他家的上神不找我们拼命就怪了!但这十多年才一个劫数,又是怎么算?

“仍……仍是九品……”白如琪叹了口气,我连忙问起她为什么,她想了想,说道:“如果能多几年就好了……守护一界是最轻松的了,特别是小的界面,更是舒服,只要坐等功勋到手,回去等着升官就好,但十二年,连九品升级八品都不够,不过也没法子,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命运,转换道体强点的,上神会看重一些,分配的守护界任务也能延长点,我这十二年一劫数的,基本算是最垫底的任务了,我家上神也不是特别的看重我,这次我守护一界是最早结束的,前面几位同位去守护一界都还没回来,唉,他们倒是好了,等着时间到,回来述职升官就好,像是我这样已经守护结束,却还不够功勋升职的,只能是四处找散活,或者帮上神打打零工,或者等待上神安排工作去争取功勋了……成功还好,失败的话,非但功勋给扣了,自己位置也会不保……一旦没有了神位,我……麾下的庇护者,也会给赶出这里,让给其他新来的神官……而且你应该也发现了,我道体其实也不算太强,因为布道时间只有那十二年……我能有多少信众,虽然这并不能换来多少的功勋,但也在考核当中,我两样不达标,加上失败……呜呜……下一步,肯定会进葬神棺的!”

“原来如此!你先别着急,容我想想好不好?”我这回算是明白了一些辛什年的状况,因为守界年限不够,不能从九品升上去,或者传道太少,让道体不达标,都导致了她的功勋不足。

白如琪摇摇头,不相信的说道:“你能有什么好办法?这甄达余背景很深,他肯定有把握的,要不然也不会敢回来反参我一本,而且我听说他好多的朋友,连我上神也不知道他什么来历,现在上神肯定已经有放弃我的心思了,毕竟我领了十二年的守界任务,就知道他对我很不看好了……一旦这次廷议我无法申述把这任务成功逆转,会倒扣功勋,最后……”

“既然如此,那就破罐破摔好了,现在你家上神肯定抱着把你放弃的心态,他怎么可能去得罪甄达余背后的势力?所以廷议上你只管将之前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说出来就行,到时候实在给那甄达余扭曲事实,你可以找我佐证不是?”我笑了笑,这白如琪让我看到了另一个辛什年,我对这样的制度还是很排斥的。

“可……为什么你要帮我……明明这竞争就很残酷的……”白如琪呢喃的说道。

我说道:“也不算帮你吧,我还得找你做点事,如果我能够帮你洗脱罪名,让你顺利加分,我手底下的庇护者,你先帮我带一段时间怎样?毕竟我的结局怕也不容乐观,我可不想他们受到株连。”

“可你明明已经自身难保了……又揽事上身,恐怕……”白如琪摇摇头,似乎觉得我是疯了。

“你都说了我自身难保,那多加一段罪名和少一段有什么区别?虱子多了不怕痒,放心好了。”我宽慰她说道。

白如琪又落下泪来,说道:“那你好好过审议和廷议,可别给真关到葬神棺里了,那我就没法子再报答你的恩情了……”

“放心好了,对了,遇到你家上神让你认罪,或者故意引你进死胡同,背黑锅,那千万不要答应,按照你所遭遇的事情来说,不可有半点隐瞒或者虚假证词,要不然神仙都救不了你!”我警告白如琪道。

“嗯,好……”白如琪犹豫了下,最后还是点了头。

“审议是在这里?”我问起了白如琪,她说道:“嗯,你现在没有官身,当然是在这,我是提你的神官,所以在审议安排下来之前,你就由我来看管,把你单独放在一处,这里当然就是最好的地方,可不能把你放在偏殿那边,也怕你生事。”

“行吧,不过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嘿嘿……”我露出了邪恶的笑容,白如琪脸色一板,拍了拍手,很快就在*那边走出了四个女子,跟我们打招呼后,就好奇的看着我。

我尴尬一笑:“好吧,原来是有其他人在的。”

这些女子都是她庇护的仙者,也就是幕僚团,和我现在庇护的散修差不多的概念,但能够进来主殿侍奉白如琪的,当然是心腹中的心腹。

而就在我们落定脚步的时候,外面又有侍者飞进来,说是有上神前来,让白如琪立即前往界坞迎接。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