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十九卷_第一千八百六十八章:避劫

第十九卷_第一千八百六十八章:避劫


                这仙翁倒再次证明了它才是对的,一切妄图挣扎的生灵,都会不知不觉的宿醉过去,直到第二天醒来时,昨夜发生的一切,都仿佛断片了一样,根本记不起来。

睁开眼的一瞬间,月牙一样的眼睛正微闭着,让我能够看到她狭长的睫毛,而我自己,似乎正躺在了她的膝盖上。

媳妇儿没有睁开双眼,就问道:“舍得起来啦?”

“媳妇儿早。”我苦笑了下,挣扎坐起来,可却发现身上衣衫不整,仿佛给人打劫过了似的,也不知道昨晚又发生了什么,至于其他人,早就无影无踪了,远处只有小娇的气息不断徘徊周围,似乎在巡逻一般。

我抓了抓头发,极力回忆昨晚的事情,并且看向了媳妇儿,想从她眼中至少看出点什么来。

然而她面无表情,却让我感觉到了一丝的紧张,难道我昨晚酒醉的时候,丢这些女孩子们做了坏事?这顿时让我心中一滞:那可就是大麻烦了。

“我……我昨晚什么时候醉过去的?”我低声问道,媳妇儿看着我,说道:“不知道。”

“媳妇儿,你知道的,我绝对没有……”我本能的说道,可媳妇儿的目光里露出了极度不信的表情,我当即不敢把下一句话说出来,只能是轻叹一声,现在不说话,至少不会越描越黑。

“就知道你每回都对她们心软,软着软着,也就答应了,后面……算了,吃这醋还少?”媳妇自答自问,最后白了我一眼,说道:“赶紧办正事吧,你真正的舞台就是这茫茫的星空,一切大幕,也将会就此展开,至于儿女情长,来日方长,我想修炼到了如今程度,永葆青春不敢说,百年光阴还是耐得住寂寞的。”

我怔了一下,不敢想象这话从媳妇嘴里说出来,当即说道:“媳妇,你知道的,她们是闹着玩的……”

“好了,闹着玩还一路跟你上界,一路帮你帮到这地步?我也知道,有些事情,有些磨难,都需要众志成城,个人再英雄,又能厉害到哪儿?总有到尽头的时候,况且有些时候,她们更能令我相信,毕竟多一道助力,总是好的,不是么?”媳妇叹了口气,似乎是在说服自己似的。

当时升仙坛一战,确实没有大家在后面支撑,帮助,我一个人也无法逆转了,在面对真神化后的夏瑞泽,大家的力量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一切随缘吧。”我苦笑着回答,而媳妇也在这个时候消失得无影无踪,我看向了小娇的位置,立即瞬移了过去,小娇很快变化成蛟龙,带我回掌门殿那边。

看着时间,应该是中午左右,而我还没落地,一群的气息就朝着我靠近过来,想就知道是找我有急事的,我看了一眼领头的韩珊珊,跟着返回大殿。

肆小仙已经回神庭去了,韩珊珊在这里,很可能发生了什么,所以我示意她直接说。

“我昨晚喝迷糊后,却做了梦,结果给惊醒了。”韩珊珊用夸张的表情告诉我,我笑了笑,觉得这事也算是大事?就道:“我看你现在还迷糊着吧?对了,你们什么情况?”

“哦,各门各派的名单改动,还有万松小这两天来的行动回报。”李庆和拿了本小册子走到了我身边,递过来的同时说道:“昨晚风流债了吧?欠了几笔?”

我瞪了他一眼,他却笑嘻嘻的,我只能是继续认真的看着名单,名单变化不大,主要是次要的变动,各大家这些调整,都是冲着和对手平衡来的,天一道一家独大,根本不怕他们的调整。

万松小这两天没少闲着,除了吃饭时间,几乎都是四处乱逛,而江柔心却一门不出二门不迈,堪称宅仙典范。

“虽然万松小这次没让我们找到什么,但他为人处处透着玄机,可能江柔心都成了他的棋子,只不过这盘棋要下多大,大家都不知道。”张小飞和我说道。

“情报部门大呼上当,这两天毫无进展呢,对了,这里是去北神海的名单,你也过一下眼。”小飞连忙说过。

情报上面对万松小的举动事无巨细,都写有分析原因,以及一些日常的状态,我看到没什么大的问题后,就着手让名单上要转移的人准备,我将会用九州图直接奔赴北神海。

经过之前一系列的研究,九州图的功能已经开发得差不多了,毕竟大家也得到了肆小仙的指点,完成这个任务几乎不费时间。

其实大阵并不缺人,缺的是材料和时间,怎么在净界天劫来之前启动大阵,让九州遁走,这是大麻烦,听说数千年来,隐仙门也不停的在九州暗地里做一些事,是和大阵息息相关,到时候九州成就九峰,管理整个世界。

而总开关,就放在了北神海,一旦启动,它立即就能够把九州界连携在一起,暂时不给任何人侦测到,这就好比现在山河图世界一样的原理。

既然决定了要避劫,黑子那边当然是要说一声的,所以安排好了大家,我就准备直奔黑子现在办公的地方,他因为要逐个的不停给人加持神格庇护,忙得也不行,文件看了一摞一摞的。

但刚打算走,韩珊珊就扯住了我,说道:“喂,一天,你先听我的梦!”

“好好好,边走边说吧。”我示意她继续,韩珊珊立即说道:“我梦到小仙了,在一团迷雾中,我走了好久,才找到了她,结果她回头的时候跟我说了几句话,我听不清楚,只隐约猜出了她说危险,快逃这两个词。”

我心中一凛,难道是小仙大神通过梦来警告我们?想到这,我说道:“她刚刚回去,可能想你了呢?不过托梦也未必不是真的,既然让我们快逃,那我们就更应该抓紧时间启动地脉了,可能神庭那边出了她也压不住的事情,也好,我正要去找黑子,顺路问问。”

“嗯,那我就不过去了,我觉得心里发毛,别忽然这个时候来天劫,好多人都没有得到庇佑呢,好比婆婆,好比……唉,反正蛮多人的,你得小心点。”韩珊珊说道。

我点点头,女人的直觉和梦境都挺准,所以得小心点。

到了黑子那边,他那里果真乱成一团,名册一沓沓的,还有各种各样的礼品箱,应该是神格庇佑者们留下来的。

“终于舍得来了,哼,你知不知道这几天我给忙疯了?你们做事太不靠谱了,昨天明明选好的人,今天立即就改了,简直朝令夕改,这跟小门小派似的了!”黑子对我大倒苦水。

“哈哈,别生气,这也是没法子,毕竟九州界要揉捏成一个整体可不容易,能做到这程度就不错了。”我笑道,几千人轮流赐予神格,又收回来再给出去,这工作量自然是很大,怪不得他这样。

“你应该知道我决定了要避劫了吧。”我问起来。

“呵呵,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瞎折腾不正是你夏一天的惯性么?怎么,没信心来跟我商量了?”黑子阴险一笑。

“也不算是商量,就是知会你一声。”我说道,而黑子反而发出了笑声:“我看你应该还有什么要说的吧?”

“对了,珊珊说肆小仙大神托梦过来,好像是说危险、快跑什么的,你觉得是几个意思?”我忽然想到后说道。

结果这顺路的一句话,似乎让黑子一下子陷入了紧张的状态,捏着下巴在大殿内踱步起来。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