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十九卷_第一千八百六十三章:素餐

第十九卷_第一千八百六十三章:素餐


                “荒蛮地区,就是神庭无法管辖到的地方,那里界与界之间,有时候会产生大战,好比掠夺资源之类的,也时有发生,大家也知道一界守护神的职责,其实除了监管一界之外,也是有守土之责的,而如果九州界进入荒蛮地区,就像是失去了母亲的孩子,一切事情,都得自己来,好比自己去找吃的,而不能再指望守护神给我们找来仙气资源了。”韩珊珊解释道。

“原来如此,以前是守护神来喂我们九州界吃的,以后脱离了九州界,就得自己去找,甚至去劫掠别人,是这个意思吧?”海师兄捏着圆圆的下巴问道。

“正是如此,神庭资源丰富,每一个时间段,都由守护神自己来提取资源供应一界,相应的,他们也对我们一界有生杀管理之全力,现在如果我们失去了神庭庇护,自然没处找吃的了。”韩珊珊说道。

“按照韩道友说的,荒蛮之地既然有其他的界,其他界都能生存,我们九州界应该也没问题,只是,仙路门有这么大的能耐,让我们一界都进入这荒蛮之地?”杜金蝉毕竟是妖修,这生杀予夺,劫掠他人只为生存的事情,他看得很开,这也是我把他们妖族叫来开会的原因,毕竟思路多了,大家也没那么死板。

“我们研究所研究过仙路门札记,加上我们天一道的资源和能量,完成此事绝对是可能的。”韩珊珊断言说道,这顿时让大家哗然,纷纷开始讨论荒蛮之地来。

“届时,我们九州界就相当于母巢,而我们这些化神境修士就是小蜜蜂,要不断的出去采蜜,给养九州界,可对?”海师兄很形象的说道。

“嘿嘿,对呀,特别是仙气稠密的地方,会成为大家争夺的焦点,大战不少,死伤同样不少,不过却也尽可能减少了底层修士的伤亡,毕竟出去寻食的,修为大抵不低。”韩珊珊说道。

“嗯,这点可以接受,一天,危险既然已经说了,那我们到底是干不干?”言师兄问道。

我摇头笑了笑,而海师兄说道:“当太平神仙固然是不错,不过我和你言师兄一样喜欢折腾,喜欢自由自在,去神庭受气多没意思呀,况且等吃的,不如自力更生有意思。”

“哈哈!海道友、言道友两位之言甚合我意!”杜金蝉大喜的走过来跟海师兄握手,海师兄按理说还是小辈,顿时对杜金蝉一阵的客气。

“师兄,我觉得这个可行呀,我们九州界,上千的化神境修士,你说哪一界有我们九州界气运那么强的?”张小飞当即说道。

但韩珊珊立刻板起脸来训道:“你以为游山玩水?真要那么好玩,大家还等着神庭庇护做什么?别太小看神仙了,也不止是有掠夺者,还有一些未知的危险存在于荒蛮之中,要不然怎么叫荒蛮?干脆叫乐园好了!”

张小飞吐了吐舌头,王元一拍了拍他肩膀,帮着说话道:“姗姗姐,别那么打击人家嘛,好歹给大家点希望嘛。”

杜金蝉看到我带出来的人各个都如此好战,心中颇喜,反而是妖族和阐教噎了声,顿时咋呼道:“怎么?天一道带出来的人各个都那么奋进,都想要去,你们倒好,也发表点意见呀!”

“杜前辈,此事嘛,需得多听听情报……”西王母尴尬的说道,而黄立辰和几个阐教的老者也都以老成谋国为主,李破晓是肯定要上去当神仙的,毕竟神庭和阐教是有绝对关联的,他岂能跑到荒蛮神界去?

不止是李破晓如此,妖族那边,西王母也正是想自己的弟子能够走神庭‘公务员’的路子,这才是正道的铁饭碗,而且你干什么不好?非要去做星辰大海的强盗,这不是乱来么?所以对杜金蝉这位前辈,她也十分的无奈。

天一道思维开放,没那么多繁文缛节,几乎一致是往自由方向靠,这和我的理念相同,所以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这个不假,况且天一道在九州称王称霸习惯了,你让狂奔前进的它突然停下来,它肯定不乐意。

而妖族也分成了两拨,一拨名门正派如九天仙道,他们自然比较向往神庭,毕竟那才是正统,但以杜金蝉为代表的散修,却更想选择荒蛮之地,毕竟茹毛饮血激发了他们妖族与生俱来就有的野性!

阐教就不用说了,这些都是牛鼻子道士的多,怎么可能跟你上梁山当山大王?那简直就是侮辱他们,所以李破晓和黄立辰都不吭声,估计心中还觉得这下好了,你们都走吧,能空出多点位置让阐教修士飞升了!

大家各抒己见,而韩珊珊接下来说的危险,反倒没那么刺耳了,既然研究过大阵可靠,不是都血祭了,那他们心思也就活跃了起来,但凡说是危险,断然都说是可以接受,是通往成功仙路上的一两颗小石子,大家一路走过来到化神境,谁不是坎坎坷坷九死一生,所以顿然是忽略了不少危险之事。

这期待感,俨然成了一边倒的现象,想去荒蛮之地的,现在都跟打了鸡血似的,而不想去的,闷不吭声,大有闷声发大财的意思在里面,两极分化,必然需要有人来抉择,所以等到快到了晚宴时间,需要去接待仙路门的时候,大家都冷静了下来,并且看向了我。

我十字交叉的支着下巴,看着一众修真的表情,好一会结论道:“那就兵分两路吧,一路是愿意留下的,需要放弃神格庇护,虽然不用散功,但却并是因此而觉得自己自由了,反而应该尽可能作为九州界的战力保留下来,以后为之后九州界做出贡献,并在九州界需要的时候,统一接受调度,而另一路,则是选择飞升上界的,这一路无论以后是穷是福,都不能忘了九州界曾经带给自己的一切,都不要忘了这是我们的母界,以后就算身处于神庭中,都不要忘了尽自己所能给予方便。”

众人听了我的话,都沉默了下来,我看向了李破晓和黄立辰,他们自然是点点头,不过黄立辰仍说道:“在下是选择飞升一路的,不过身为阐教一份子,代表了宛州和越州子民,在下却有一个要求,九州界入荒蛮之地可以,为了活下去而必须寻找资源,可以适当见机行事,毕竟是为了子民的生机,然而就如如此,却不可因此而不顾一切,否则又与入魔何异?”

黄立辰倒也聪明,于今受到各种冲击后,阐教已经不是九州最强了,沦为了和受到天一道庇护的截教差不多的一股势力,所以也不敢跟以前一样没事跳出来指着人魔头了。

“这可不好说,为了生存,有些事,还是必要做的,你们这些飞升的人,为我们谋求一点便利有什么不可的?嘿嘿,当然,便利我们也不指望你们能给,只要你们上去当了神仙,别派天兵天将来攻打我们就够了!”杜金蝉冷笑的看着黄立辰说道。

黄立辰十分尴尬,却也不好反驳,毕竟李破晓都聪明的没吱声,他站出来表达立场,已经是十分有胆色了。

“避难上去的,终究要有一番作为,还是打算飞升上去尸位素餐?诸位在这里都有自己的徒子徒孙,有自己的门人子弟,因为名额所限而无法上去,你们能够上去,岂不应给一番便利?”外婆似乎也不打算上去,她代表了天一道澜州的领导者,当然免不了抨击一下几乎选择飞升的阐教。

“黄立辰,你如此怕我们闹事,要不留在这里监督好了,阐教没了你可不行。”王元一嘿嘿一笑。

而李破晓也看向了黄立辰点了点头,意思你留下吧。

这顿时让黄立辰一口气没喘上,差点背过气了,连忙说道:“李师兄,诸位师兄、师姐,立辰自知斗法上及不上这里许多人……留在这里就是负担对不对?我刚才就是说说,出身九州界是我与生俱来的烙印!我上去后,肯定会找机会给九州界洗脱不利九州界之言行,所以肯定比留在这里有用的多吧?”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