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十九卷_第一千八百六十一章:皮存

第十九卷_第一千八百六十一章:皮存


                九霄神剑门上万弟子的命都是他们剥夺的,笑梦彤怎么可能放过他们,因此说血债血偿也并不过分,甚至不少人都觉得痛快起来,毕竟这里身世追悲惨,坎坷的,笑梦彤就是之一,先是越州阐教欺上山门,父母誓死捍卫门派,再到仙路门灭之满门而嫁祸越州阐教,最终的受害者都是九霄神剑门,真可谓是悲剧连连,风雨秋波总不平息。

“笑道友果然是嫉恶如仇,这些修真确实对九霄神剑门造成了不可弥补的错误,我们岂能姑息他们的所作所为?当时只是让他们商议着开放净世青萍剑的剑盘,却不想他们到了以后居然出了这馊主意,我们仙路门一直将他们关押严加看管,这次特来让他们请死的。”万松小说道。

“既然是请死,说那么多废话作甚?剑来!”笑梦彤早已双目赤红,怒得不行,秀手一伸,万松小身边一位长老背后飞剑就给她强行拔出,随后手起剑落,给绑在最前面的祸首之一就血溅当场了!

众人都一阵的唏嘘,但却没有任何人阻挠的,我冷眼旁观,说道:“杀万人,却以数十条命相抵,不觉得太过儿戏了么?”

“唉,夏掌门所言,正是世间残酷之事,我仙路门惭愧!”江柔心叹了口气,表现得十分的悔恨,而看着笑梦彤连杀数人,他却并没有太大的表情变化,仿佛这些人还真是应该杀的。

“夏掌门,笑道友,其实要杀这些人,不过是举手之劳,但眼下不如听我一言,再考虑要不要把剩下的罪魁祸首杀死如何?”万松小忽然的站出来说道。

笑梦彤脸色一凝,而我也表情沉了下来,暗道果然还有些什么说道,这人他带过来,可不是让我们跟杀年猪过年一样当礼物的!

“呵呵,难道请死,还能玩出花儿来?”李庆和在旁边冷笑起来,而孙重阳也抱着手回以冷眼,大家都是相熟的朋友,虽说各仇各报理所应当,但面对这样的丑恶上,显然三观正常的都觉得这些人该死。

“李道友太偏激了,万某只是想,眼下我们要布阵离开玉琮所能控制的范围不是?这肯定是需要到极品的,他们犯下如此滔天大恶,已经不可用生死来衡量了,不如让他们将功补过,以自己的血,来启动大阵……”万松小竟毫不犹豫的说出了这话,大家还没说完,众人已经沉默了下来,心中难免骇然。

原因无他,他的话里面的意思很明确了,就是虽然这次规模不大,但还要再用一次血祭,作为启动大阵的力量,这无疑是再度挑起大家对于之前升仙坛的恐惧。

在历史长河之中,祭祀求神,借人所不能企及之力时,从来就少不了以家畜、以飞禽走兽、甚至以人作为血祭的事情都时时发生,但把这光明正大说出来,可不是常人能做出的事。

“你是说,把他们血祭启动大阵?”张小飞对这个完全没概念,他只在乎大阵的事情。

“不错,张道友,正是如此,这样一来,我们就可以省下不少步骤,早点启动大阵,况且这些虽然是主谋,仍有一些因为会拖累到我们行程,而没有带来的人,眼下已经收押在北神海了。”万松小解释起来,这让我们全都心中惊讶。

暗里都奇怪难道万松小是我们天一道的人?居然这么给天一道面子?

“万道友,将欲取之,必先与之,这不会对我们天一道不利吧?”王元一捏着下巴问道。

“王道友,这是哪里话,我们岂会有所图谋,只为了天下兴亡而已!毕竟现在浩劫天灾随时可能会降下,大义在前,人常在后!况且他们死有余辜,有何可悲?”万松小解释起来,他对天一道的人竟都全部认识,我不禁啧啧称奇他这趟来做的功课。

所有天一道修真尽皆哗然,不过天一道出了名不按规矩出牌,大家早已经习惯了这种模式,所以都看向了我,我想了想,看向了韩珊珊,问道:“韩大长老,你觉得呢?这大阵是否需要用到血祭?”

“虽然邪恶了点,但既然是血债,我觉得血祭也没什么问题,不这样不能给天下修真树立榜样!当然,前提是有必要把九州界藏起来。”韩珊珊和笑梦彤也是好友,当然偏袒她多点,我觉得我是问错人了,她开研究所的,什么东西不敢拿来实验?

笑梦彤长剑一甩,把剑直接抛回那给夺剑的大长老那里,然后又飘然返回,她恐怕也觉得杀这些人,只会溅了自己一身污血。

“韩道友,把九州界藏起来是十分有必要的,还是老话重提,眼下既然我们完成了屠神的伟业,神庭那边必然会有相应的举措下来,我们岂能什么都不做而坐以待毙?哪位道友又敢说等到举措下来,再应对之?神仙无情,一旦等到举措下来,我们再想着去应对已然来不及了,所以我建议先发制人!”万松小立即说道。

“嗯,先发可制人,后发则受制于人,夏掌门持天下修真之牛耳,还请深思才是,特别是没有受到神格庇佑的底层修真。”江柔心也一副深以为然的表情,还暗指我们已经有了神格庇护的位置,而他们则没有,属于底层修真。

我皱了皱眉,他说的其实没错,我们是有神格庇佑,但那些没有的怎么办?万一不仅仅是玉琮制裁呢?拒绝了这计划,岂不是陷大家于死地?

李破晓和云冰心、端木尧也都在这里,听到这危言耸听的话,也都纷纷看向了我,这江柔心用底层修真来压我,是想造成舆论威压呢。

“越是底层修真,越是不易,我深知此事重要,所以才引你们来谈。”我淡淡的说道,而赵茜等人都对这大阵和神庭即将发生的可能,都做过了一些研究,甚至还问起了肆小仙历代修真界出了类似屠神的事情,会有什么后果。

结果她自己只知道除了提供宝物,却并不在意这类事情。

就在大家失望之余,韩珊珊却对肆小仙一阵的死缠烂打,最后熬不过,她就提出了几样宝物,大致是使用后,能够大范围的对一界产生负面作用的,也是曾经有提取令,确切给某些守护神提走使用过的,至于是不是用来惩罚像是有过屠神行为的界面的,那就不得而知了,不过大家都把这些宝物,当成了假想敌,因为还真保不齐玉琮之后,还有什么样的对界惩罚!

“夏掌门,此事若是不施行,我们九州界危矣!断不能只看个人利益得失呀!”万松小忽然的加重了语气,我眉心一凝,心中暗道这小子可能会做的事情,最后想到的,只有天一道的化功**。

果然,万松小看我不吭声,连忙说道:“夏掌门,你创下天那一道化功**,功在千秋万代,九州修真无有不感激的,但是,这不过是对于一般的净界天劫而言,倘若上神再来另一种远超净界天劫的手段呢?光凭借化功**就能避开了?恐怕不行吧?如果到时候化功**也避不开,夏掌门的心血,岂不是也白白流逝了么?皮之不存毛又焉附?”

李庆和一挥袖子,冷笑一声站了出来:“呵呵,你的意思是我们掌门怕自己的布道断在这里而不想让你的计划实施?这未免危言耸听,我们天一道化功**,虽然是化去功力,实则却是为了下一个修真世代能够更上一层楼,天一道无愧于心,掌门更是无愧于心,至于什么皮存毛存的事情,又怎么说得上?”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