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十九卷_第一千八百五十九章:过界

第十九卷_第一千八百五十九章:过界


                等待黑子过来还需要一段时间,赵茜让我换上了天一道掌门的衣服,先到掌门殿议事,因为地心修士那边,还有九州的各阶层门派,都需要我来统筹,现在作为天下实至名归的第一大派,必要的排场少不了。

不过因为在路上已经私下里商讨过种种细节,所以基本也没有太多的繁琐讨论,只不过是要对外九州宣布下合作的结果而已,以及以后天一道化功后的发展,以及其他各个势力之间的合作之类的。

但仅仅是这些事情,就忙活了大半天的时间,还有重新决定上界的预选名单,这些同样少不了,云冰心和李破晓都是伤势未愈的状态,因为事情太多,就暂时居住在了山海界,一边恢复,一边等待接下来的合作和讨论,毕竟我们走后,需要保留一个稳定的九州给大家。

云冰心和西王母还好说,越州的阐教可不像是妖族那么合作,而且李破晓是个闷葫芦,不会据理力争,所以谈判的人换成了黄立辰,黄立辰我也算信得过,年轻一代的翘楚,谈判上大家虽然大家想要的和得到的出入比较多,但相对也算和谐,毕竟就算不和谐也不行,时间也不容许他们继续扯皮下去。

现在大家都芒刺在背,净界玉琮还完美的躺在山海界里,谁都不想忽然间它就爆炸了,到时候最先倒霉的就是坐在这里的修真,谁还有心思纠结地盘谁拿到的多,谁拿到的少?

中州、澜州、内仙海,都属于天一道,这里几乎一条横杠,直接陈列在九州中央。

而云州和雷州,依然属于妖族,这点已经毋容置疑了,至于宛州和越州,现在是阐教修士主理。

至于上三州,因为反神格联盟已经溃败,所以上三州除了隐仙门一个势力,暂时截教将会派修士上去主理一州事物,其实也同样是天一道的人,这点虽然谁都知道,但天一道人多势众,大家不给面子也不行。

湛蓝海,北神海,安息海,青墨海这四海还是照旧没有变化,毕竟千百年来都是老样子了,大家也不会为了这四海去争执不休。

地心修士长久以来不受修真的打扰,自成一个体系,出入口将会给截教连同天一道堵住,就连情报都会封死在九州里,反正除了大事,一般不会让他们暴露在九州之内。

划分好了区域,时间已经过去不知多久,宫美琴一直还在外面等待,见我从谈判桌上下来,立马迎了过来,和我说起了现在黑子所在。

我跟着她一路飞到一处山海界的海域,很快看到一身黑色星袍,身后一轮神格盘的黑子!

“总算是来了。”黑子转过了身说道。

我看了一眼宫美琴,她知道我们肯定有一些话她不方便听,所以告退离开。

“神格最近已经能够无缘无故上身了?”因为以前经常跟他开玩笑,所以我倒也没太客气。

听到我调侃,黑子哑然失笑,说道:“一路以来,我都做着引导者的角色,包括现在也不例外,恐怕你很久以前,应该也能猜到我的来历和别人并不相同了吧?”

“猜到了一些,而且老实说,我也很怀疑你的身份。”我笑道。

“是么?那很正常,一个不以真面目示人的人,不被人所信任也是应该的,不过我却可以告诉你,你押对了宝,相信我就是你成功的契机。”黑子笑起来。

看来和下界初见的时候一样,这家伙还是轻松自信。

“满月的神格,虽然我看不到你头上的月轮,但可以肯定,这神格应该能带走不少人吧?”到了现在,已经无需确认他的身份,因为他就是魔神的代理人!

“不错,按照当时的约定,该给你的,还会给你。”黑子说道。

“嗯,当时说好了是带十万人上去,你确定可以么?”我沉凝认真的表情。

但这话一落音,黑子差点没气得跳起来:“什么十万!当时说好了是几千!”

“哦,事情太多,我一时忘记了,那几千就几千吧,不能带更多了?”我心中笑起来,这一问,让我确认了很多事情,首先,他拥有当时在神仙城沟通我的记忆,其次,按照之前的情况参考,他的记忆,应该是在升仙坛的时候觉醒的,因为之前他并没有表露出太多的不同。

而龙玄天也是在我们屠神之后,才去盗取天劫关键,那很可能觉醒记忆的方式和黑子一样,都是靠破界后传下来的,这沟通的办法,也确实颇为艰难。

不过不艰难就不是人神两界了。

“一共三千七百二十一个左右,你看着办吧,其他人是万万带不上了。”黑子有些不满的说道。

这数量对我而言虽然还大大不够,不过相对来说已经算不错的了,毕竟之前我估算也就两千多而已,而且眼下精确到个位数,可见对方极大的做出了抉择让步,我再强人所难也不见得能增加半个。

“万松小说过,要将九州界打包带走,前辈怎么看?”这黑子毕竟是大神,上去后,应该会和本体融合,拥有下来记忆的同时,也会有上面的记忆,我现在叫前辈也合衬。

“随他,反正对我而言都是件好事。”黑子竟没有犹豫的说道。

“都有好处?接任者不是前辈的人么?”我连忙问起来。

“如果此事发生在接任路上,那与他何干?而一旦九州界给捆走,我也不用浪费一枚棋子,专门砸在九州界上面了,你觉得是好事还是坏事?”黑子反问我。

我有些郁闷,这黑子倒是看得开:“啧,照理说当然是好事……”

“嘿嘿,况且化功**不是让你挂羊头卖狗肉了么,九州界的道统都是你天一道的,该关心的是你而不是我吧?我操什么心?”黑子有些埋怨的说道,看来他不止是黑子,还是神仙城里的那位神仙,眼下他的意思是不跟我算账就好了,还找他帮忙,那就太过分了。

“前辈何必耿耿于怀,咱们做的是大事嘛,纠结这些小事情就不好了,好吧,既然前辈不管,那这九州界给捆走了,怎么就对你反而有好处了?万一万松小哪天尾大不掉,你岂不是还要派人围剿?”我试探性的问起来。

“夏小子,我可不会告诉你任何过界的情报,因为有些事,你可以做,我却不可以做,你明白么?”黑子摆摆手,一副不愿意谈这事的表情。

这反倒让我心中暗暗诧异,难道万松小或者这仙路门的门主还有什么后台不成?要不然黑子既然知道他们要把九州界拖去哪,为何又不愿意介入?

“对了,到时候拉我们上去的时候,可否把邹薇也顺走?到时候正好四千人,想来对你应该也不算什么难题吧?”不过光是这些情报,就足够我慢慢消化的了,但现在至少先有四千名额,还算顺利。

“这个当然,不过我不能总是默默付出,你得让肆小仙欠我一份人情。”黑子却做出了交易。

“到上面去还?”我试探的问道。

“当然,我相应的,也会合作帮她洗白了邹薇,再帮她瞒下私自以念头下界的事情。”黑子又提出了建议。

“这个我相信不是难事,我会和她说一声,当然,不排除她会拒绝。”这事得跟韩珊珊说,肆小仙是大神,我们说话没分量。

“没问题,在上去之前,我会一直呆在这里,你把要送上去的人,都送到我这里来接受神格庇护就好。”黑子说道。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