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十九卷_第一千八百六十章:血债

第十九卷_第一千八百六十章:血债


                我点头应下,然后带着他去往天一道的主城,路上我想起了飞升的关键点,就问道:“我们从何处飞上去,难道等待征召?”

“玉琮一旦启动,给庇护的人自然白日飞升。”黑子毫不犹豫的说道。

我愣了一下,暗道果然残酷,这玉琮看来是不得不启动的,得赶紧让不能上去的人做好化功的准备,并且还得让天一道的修真应对接下来即将可能出现的重重突发状况,毕竟眼下只有天一道断言上去四千人,余下不想化功,却想得到名额的人肯定会挣扎,一挣扎难免就会出事,这是常理。

“那我们就一直在这等待就可以了?”我试探性的又问道。

黑子知道我不是笨蛋,这么问肯定有言下之意,所以很快冷笑起来,说道:“又想搞什么幺蛾子?上次在废城中断掉我的一丝神念,害的我必须等到破界才能趁机打下一道神念来沟通现在的分魂,这趟你可别再折腾了,生生把一锅粥打翻我看你之后怎么悔过!”

“嘿嘿,原来是沟通用的。”我笑道,当时接纳化功**的时候,顺手把这道念头给毁了,让他只能靠升仙坛破开神界后才能进行这次的事,确实是我的不对,不过再回头来一次,我恐怕还会这么干,谁知道他有没有安好心,这黑子可不单纯。

“要不然你以为我是用来害你的?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黑子埋怨起来,然而看到我沉默,他似乎又觉得我不安分了,就问道:“你真要去帮那万松小的忙?”

“还没确定,眼下隐仙门的札记不是正在让小飞他们研究么,而且万松小还打算把他们老大请过来聊这事,我总不能见都不见就拒绝吧?况且他们这么有把握,把净世青萍剑都交还了,呵呵,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这种事,最吸引我了。”我也有意看看黑子的底线,还有他是否知道万松小的一些蛛丝马迹什么的。

不过这次让我意料不到的是,他最后竟以一言不发结束了这次对话。

带他到主城后,之前名单上的人总算得到了启用,大家得到了神格庇护,当然是兴奋有之,感动有之,而没有得到庇佑飞升的,自然都沮丧无比,这次选拔并没有跟地心那样进行全门派比武选举,毕竟不利于天一道的团结,而是以各个山峰的掌峰进行亲自选拔,其选择方法多不胜举,还比各峰中也不乏比武,不乏比资质,比资历忠诚什么的,不过只要还算公平,那就不至于出问题。

而且现在天一道也算民主,一个人不同意可能不了了之,但不同意的多起来,势必会引发反弹,到时候自然会有老资格介入其中。

同乡会那些精英基本是可以上去的,而各分大长老以上,也不成问题,基本上十重仙以上的修真,也都能得到飞升的资格,当然,天一道吃了肉,别家也不能不照顾到,云冰心、李破晓、四方海、地心修真,这些都是占了大股份的,他们的筹码也不小,除了在九州领土上,让天一道一家独大外,对于合作开发之类的项目,也多有让步,籍此来换取名额。

就在我们忙着等待净界天劫什么时候下来的时候,万松小和仙路门掌门,就从上三州北神海那边带着一群精英们来拜访天一道了。

听到弟子报信,我还颇为感到一丝吃惊,因为他们来的前一天,我才从研究所那边拿到张小飞和韩珊珊两人对于《仙路门札记》的研究报告,因为有过升仙坛那次恐怖的血祭为前提,所以这本札记的里记录的大阵,还有各种各样阵法符文的研究自然不能怠慢,甚至可以说几乎耗尽整个研究所的所有人力,可以说连哪一个连携会发生什么后果,这上面都一丝不苟的分析下来了。

而看完这厚达一张板凳的研究手册,我甚至感觉自己的大阵知识还得到了长足进展,可见里面囊括的东西有多深厚了。

“这万松小除了带来了仙路门的掌门,还绑来了一群十重仙,不知闹得哪出戏。”胡清雅有些疑惑的问道,旁边立即站出来俩情报组的,跟她耳语了两句,这才让她释疑了,看向了我说道:“原来是九霄神剑门的事情。”

“去请笑姑娘来吧。”冤有头,债有主,这仙路门看来也是做事滴水不漏的主,知道我们肯定要追究此事,就率先把人绑来了。

我坐在掌门椅上,派人前往外山门将他们迎入山海界,眼下整个天一道化神境修士多得能让所有九州修真加起来,都感觉到恐惧,我自然不会害怕他们仙路门来捣乱,现在的仙路门相对天一道,顶多也就算一个小门派而已。

万松小带来的仙路门掌门是个七八十岁的老道,瘦的皮包骨头,双目也不是特别的有神,不过别看这样,这位竟也有化神境的修为,而除了万松小也是化神境外,他身后还有年龄看起来不一的两男三女,也同样是化神境的修为,确实也不愧是一流大派的排场了。

“幸会幸会,在下仙路门掌门江柔心,见过夏掌门。”那老道远远看到我,就大步上前行礼,我也不敢托大,毕竟来者是客,所以也拱手打起了招呼:“江道友常年不问世事,在下这才是幸会呢。”

江柔心也不觉得我说话唐突,毕竟他现在是以比我第一重的身份来谈事的,求人办事,不压低身份也不行。

“夏道友,别来无恙。”万松小也客气的说道。

说起来,万松小倒更像是仙路门的掌门,也不知道这江柔心到底是什么人,以前还听说九州第一个实验净世青莲叶的人就是他,怎么现在看来有些名不副实?

“好说、好说,江道友和万道友这次来就来了,带了这么多礼物来,这是做什么?”我看向了他们身后的一群人,而这时候,笑梦彤已经站在了我身后的人群里。

毕竟是见大门大派,我既然出面,九城九峰的城主和掌峰当然也会到来,李庆和、赵茜、海师兄等,都一起来看看,这仙路门有些什么打算。

听我把一群捆得结实的人叫做礼物,这江柔心反倒是苦笑起来,道:“夏道友见外了,我们这是要负荆请罪呢……呵呵,虽然不如天一道的家大业大,不过仙路门大大小小也有十数万的弟子,人多了,也难管的很,颁布一道命令下来,有时候就会造成意料不到的后果……以前为了拿到侦查净世青莲叶的青萍剑盘,他们做得太过火了,上次夏道友不是让我们半年内给道友一个交代么?当时情况特殊,调查取证也是困难,所以推迟了一些时间,但好因为窒息,并无疏漏的全都将当时参与此事的人都带过来了,特将他们带来请罪。”

“哦?这些就是当时杀了我九霄神剑门满门的修士?”我微微抬起头,摄人的双目扫向了江柔心和万松小身后数十个十重仙,确实,这么多十重仙,要灭杀九霄神剑门个干干净净,一点都不难,甚至可以说是杀鸡用牛刀了。

不过既然把人带来了,就不用我去管到底是真是假了,因为这事终究还要看笑梦彤的,所以我头也不回的说道:“笑姑娘,前面这些人,你觉得该怎么处理?”

笑梦彤银牙紧咬,说道:“血债血偿!”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