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十九卷_第一千八百五十三章:倒流

第十九卷_第一千八百五十三章:倒流


                眼看这此攻击又急又快,夏瑞泽也是急忙以仁道之剑挥出,想要一招毙敌!可惜的是四位剑者都不过是凭借小诛仙四剑的功能以骚扰为主,他刚一出招,端木尧就消失不见了!

端木尧拿着的是小绝仙剑,有这闪烁不断的剑光,真真假假,假中藏真,让人防不胜防,夏瑞泽刚挥剑,就措不及防连中三道剑光,胸口处多了三把光剑!

然而,他根本毫不在意,黑剑一挑,就把剑光挑飞了,并且深吸一口气,神体就恢复了原貌,这让我心中也是一阵的错愕,这种恢复能力,我们怎么打?

“还有一把戮仙剑没出来吧?还有什么招,尽管来。”夏瑞泽平静的说道,然后手指一点,身边的指命飞刀瞬间朝我飞来!

这指命飞刀在突进的过程中,一刹那变大了,这简直就跟我人那么大,看来的九层神格之后,他无论在法术力量上,都提升巨大,并且对于神格的契合度上,也都慢慢适应了过来。

像是祖子一,也不是一下子适应真神格,这要有个过程!

而我一下子接受八个人的神格力量,也同样需要适应,所以四位剑者也进行了前哨战的首轮攻击,这一发动攻击,果然收效不错!

指命飞刀瞬间到了我面前,我的湛蓝石盾牌毫不犹豫就护住了身前,只听到嘭的一声,指命飞刀就给震飞了,不过夏瑞泽已经趁机飞到了我跟前,我瞬间以大阵挪移之力消失不见,而接下来出现在了他身后,湛蓝石剑很果断的蕴含时空剑气劈向了他!

夏瑞泽似乎背后长了眼睛,也毫不犹豫往身后挥剑,只听到哐的一声巨响,两把剑都火星四溅,让我们两人同时都凝滞住了身形,不过接下来,我身后的孙重阳出现了,长剑往后一缩,接着平平的从我身后刺出,我这个时候也配合的消失在黑暗之中,由着孙重阳完成这次的戮仙剑攻击!

轰隆!

白色的戮仙剑剑光一闪,嘭的一声就集中了夏瑞泽,不过夏瑞泽反应着实很快,那剑光就这么沿着他的仁道之剑哧哧划过,居然给他千钧一发之际敝开了!

孙重阳轻哼一声后消失不见,至此,四剑也暂时的发动了第一轮的进攻,而第二轮的进攻,还需要再等一会,毕竟这样的攻击威力和玄妙程度都远不是普通剑光能比,都需要经历一些时间的蓄能。

就在四剑都消失的空档里,我体内的能量也准备充分,抽出了一张血红色的符纸,我咬破了手指,迅速的写下了启动的剑诀:“风中雨新晴海剑凉,远处天外云河苍苍,长啸一声御仙飞去,云水断流崩此仙源!天一道!晴海剑凉!”

霎时间,我身上附上一层青色的能量,身上的剑意仿佛实质性的表现了出来,一时间云烟拍岸,恍若扶摇直上,而我站立在剑风中,手持湛蓝石剑,仿佛静待一剑,这一剑,将会划破眼前一切!

见我剑意强烈如此,夏瑞泽不敢有丝毫轻敌,也仿佛知道威力过分强大的诛仙四剑一出,必然会陷入空档,所以他也拔出了一张红符,念起了咒语:“天罗拱卫震此天昏,地网森罗外御真神,上达灵神剑宗之命,下传正一神明之身,九鼎道!剑神御命!”

剑诀念罢,夏瑞泽长剑指天,顿时一道光柱直上神霄,随后无数湛蓝之气从天空给他引来,身上的黑龙铠也在这个时候显现而出,并爆发出了一丝丝如棘刺一样的放射能量!

这股能量仿佛暴涨的神之力量,让他变得无坚不摧!

八字剑诀对轰,非死皆伤,而夏瑞泽有真神力量在,所有伤势恢复都空前的快速,而我一旦给伤到,就一定会影响下一次攻击的力度,因此我一下次就把力量提升到极限,势必一剑将他轰灭,不留任何给他翻盘的机会!

轰隆!

两股力量最后果断之极的撞在了一起,我的晴海剑凉如风中的柳鞭,在我的怒啸之下,如劈开云水,如崩断仙源,一剑猛然朝着夏瑞泽挥去!

而夏瑞泽神格盘亮得让人看不清他的身影,只见他犹如熊熊烈日,一刹那就和我的剑撞上了!

巨响之下,我的虎口发麻,但我的力量明显还尤胜一截,只听到咯的一声,接着剑就划破长空而去,但接下来,无穷无尽的剑气划过我的脸庞,划过我的身体,让我浑身上下无不刺痛!

我整个人就跟泡在了血池中,实则是护身罡罩给打破,夏瑞泽的剑气刺伤我的皮肤所致!

回国了头,夏瑞泽左手到腰间的位置,一道狰狞的剑痕差点将他拦腰劈成两段,而他黑色铠甲上到处可见的剑痕,也狰狞无比,如果是正常人受到这样的攻击,怕也是没救了!

然而,夏瑞泽不同,在强大的真神格恢复力下,他并没有魂粉化,而是伤势竟渐渐的恢复着,只有法力消失了一大截而已!

夏瑞泽面无表情,反倒是提起了自己的仁道之剑,看向了剑身三分一的地方,那个位置现在竟崩开了一个小口子,看来我们两剑相交时发出的金铁之声,是剑给破坏的声音!

我看向了湛蓝石剑,它在猛烈的撞击中,也一样缺了个口,我深觉难以想象,看来真神战里,剑的选择也很重要,如果只是仙剑,怕也扛不住我们两股力量的冲撞!就好像对阵老神仙,他那把天劫道剑,也给断成了两半一个道理。

湛蓝石剑也无法承受这对撞,承受强大神力剑气的盾牌,同样也留下了几道可怖的剑痕,怕要不了这样的三招,炸裂当场都有可能。

“一天,真不怨有人跟我说你足以称为九州界之皇了,确实很有实力,居然能伤了拥有真神格的我,看来,这些年连神仙都不好做了……”夏瑞泽自嘲一笑,随后手掌一翻,一张符纸再度出现在了他手中:“既然是君王,那就来试试这招如何?君王弄剑朝夕如弦,袖舞飞缦纵情仍歌,怎识世上万里鸿悲,宝玉皇座就此苍苔!九鼎道!玉座苍苔!”

轰!一座座楼阁高耸离地,周围仙云弥漫,美丽绝伦的仙女高歌纵舞,而我站在了场中,身前身后尽是无边快活的仙音和畅快,简直如同皇帝的享受一般,而王座,就在我的身边,这境况毫无疑问是夏瑞泽带来的攻击!

我没有犹豫的拔出了红符,快速的念起了咒语来:“人间好景遍地输眼,世上闲愁不上眉头,长生太平无所事事,又还衰老太平之时!天一道!岁月太平!”

咒语念罢,我大步一踏,浑身上下顿时如御时空之力,眼前良辰美景,高歌曼舞,尽都崩碎,随着时间空间的推进,夏瑞泽震惊的颜色出现在了我面前,而我毫不犹豫举起了长剑,由左到右切开!

下一刻,光芒四溅飞过,而夏瑞泽也紧随着时光之力消失不见!

然而我知道,夏瑞泽的实力远远不止是这样,忽然间,他的身影出现在了空中,只见他大袖一挥,美景全都纷纷炸碎,如同皇宫的一切尽成废墟,而这万里悲鸿的景象,恍如也要将我湮灭一般!

我怒吼一声,浑身青光绽放,但却没有往前,而是退后了一步,这一步,如海阔天空,如时空倒流,又让我再度出现在了美景之时!

“时光倒流?”夏瑞泽惊讶的声音从黑色的浓云中传来,而下一刻,我长剑一指:“到此为止了!”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