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十九卷_第一千八百五十章:同死

第十九卷_第一千八百五十章:同死


                言师兄和赵茜、孙重阳得到通知后,很快就到了宋婉仪那边,参于演算小诛仙阵的站位,其实大家到了这个程度,对于奇门八卦都已经十分了解了,包括小娇,能修炼到这个程度,除了天赋外,也属于生而知之的类型,更何况对我言听计从,我让她站哪里,她绝不会乱跑,这点比许多人不可控要难能可贵很多。

而端木尧实力不亚于惜君,我则需要亲自说服,因此在两位真神斗法时,我趁机接近了端木尧,开口传音道:“端木道友,神仙打架,无论谁打赢,对我们而言结果都是一样的,他们拥有净界关键,又有八角星盘,一旦上了神界,没有人限制他们的实力,势必恣意妄为,而我们不过是他们鱼肉的对象而已,同在危机之中,希望端木道友能帮够站在我这一边来,到时候共抗强敌。”

端木尧看了一眼我,又看了一眼周其平和祖子一,说道:“祖子一断不可信,周道友却未可知,大家也曾合作过,道友何出断言?”

“无需断言,道友也同样无法断言周其平是好人吧?那何不多带一技傍身,一旦祖子一或者周其平其一对付我们,我们也有反抗之力呢?”我反问起来。

端木尧想了想,问道:“为何选我而不选他人?好比令师兄和令妹,好比左怜道友,甚至令兄夏瑞泽,莫不是觉得我好说话,想要诓我?”

“我选择之人,需得擅长用剑,我师兄和惜君、左姑娘都不善使剑,夏瑞泽是伪君子,我岂会与他合作?端木道友从见面到一路走来,所言所行都光明正大,全无私心,我心中佩服,自然倾心,而道友又擅长用剑,正是上上之选,我又岂肯不尝试相求?”我认真的传音说道。

端木尧看着我好一会,然后点点头,说道:“好,既然你相信我,那我也不会辜负了阁下,有什么吩咐尽管说便是,只要不是欺骗我,我无有不允。”

“多谢端木道友倾力相助!”我高兴说道,然后带她去了宋婉仪那边,宋婉仪负责小诛仙阵的外围八卦阵眼的生门,衡中联合其他七位,而赵茜负责大阵中担任的两仪四象的四个人的互相配合,这样一来,小诛仙阵才算是完整。

毕竟小诛仙阵本来就是多人主持才能发挥极致效果的大阵,现在十二人主持,威力一定会大增,加上我从中支撑阵眼,可保万无一失,至少比现在我们零星牵制真神要好许多。

当时在乾坤道山上眼看剑魔师父身死道消,我已经懊悔自己修为低下,无法事事参与,现在我修为冠绝天下修真,眼下和师父一样都是对抗天上的真神,怎么能没有任何准备?这同样是肆小仙和韩珊珊将小诛仙阵归还给我的原因,就是让我联合同道,共赴决战。

我一边指点众人大阵的关键,一边也不忘查看战局的变化,眼下海师兄、左怜他们,以及李破晓、云冰心都在附近警戒,而夏瑞泽也已经脱离了战斗冷眼旁观,只剩下祖子一和轩辕如馨正在用法术对轰。

至于龙玄天和惜君,两人都在乱战中悄无声息的不见了,我知道惜君注意龙玄天很久了,正等着他落单呢,没准是追着他满玉琮界跑去了。

龙玄天没有了神格,现在谁都想杀他,他要不逃命就怪了。

天鬼道至尊真身御临,祖子一毫无胜算可言,所以狡猾无比的他边打边逃,还在使用八角星盘吸收存留于云冰心身上的神格,眼看着也用不了多少时间就能达到八层了,至于到时候能不能打赢,谁都不知道。

但如果是连李破晓的神格都吸收了,那就不好说了,毕竟九州界是大世界,本身就下属几个小界,所以能够分到这块肥美之地的神仙,自然是所有守护神中的佼佼者,基本可以猜出不是来这里进修镀金,就是有着强大后台的强神,肯定比媳妇说的这三流小神轩辕如馨厉害。

似乎正是知道这一点,所以周其平也不断的全力加入这场神仙之斗,就算他实力不是很强,可也十分卖力,怪不得连轩辕如馨都这么看重这位夫君了。

轩辕如馨因为升仙坛破界,而能够强项收回徘徊在外的真身,现在实力越是往神界靠近,就越是厉害,召唤来的鬼类也一个比一个厉害,一次比一次多,祖子一逃到了最后,甚至已经不知道该往哪个方向逃,这些鬼类都有着非常厉害的实力,毕竟也算是神仙级别的召唤鬼了。

祖子一的想法虽然美好,但轩辕如馨能当上天鬼道的至尊,当然不是靠吹牛皮上去的,她早就算好了祖子一的退路,所以任由他收回第八层神格,而自己就是一边打一边招鬼!

而一旦随着鬼类越来越多,祖子一这尾大不掉的打法,确实出了大问题,面对十方鬼类,祖子一虽然收回了八层神格,但也陷入了层层包围之中!

周其平阴险看着祖子一陷入重围,无比兴奋起来:“嘿嘿嘿!媳妇儿,先折磨他个半死,一会最后一刀让我来就好,为夫还是很需要这真神格的,毕竟现在谁拿到这真神格,就相当于继承了之前神仙的神位,我们会很有优势。”

轩辕如馨十分听话,立即就命令所有鬼类进行惨无人道的群殴,无数的攻击一齐爆发而出,祖子一自然无法抵挡,身体无数次给打烂再恢复,再打烂恢复,循环往复,能量损耗自然不用多说,就跟泄洪一样的失去能量,显然八层神格都扛不住。

“你!周其平!我们一路以来合作都次次顺你心意,什么资源都以你为优先,今日你却要杀我!?”祖子一怒吼起来。

“呵呵,此一时彼一时,况且你也未必是要跟我合作,大家不过是互相利用而已!”周其平铁了心的说道。

祖子一咬牙切齿,不断的用雷海领域消灭这群围攻的鬼类,最后却似乎想到了什么毒计,忽然冷笑起来,说道:“周其平,我看你们两夫妻杀了我以后,结果也不外如是,你想想,夏一天刚才开始都干了些什么?”

“有话就说,有屁就放!”这话顿时如一根芒刺扎入周其平的心脏,引得他也有些举棋不定起来。

“呵呵,他师父剑魔李太乾杀上界神仙的事情,你当时也亲眼所见吧?上界神仙厉不厉害,你难道不知道?恐怕比我现在还要强吧?但结果如何?不过是死路一条而已!你觉得杀了我,你们两夫妻能敌得过他的诛仙阵?”祖子一面临死亡,自然少不了拉大家一起下水,来个驱虎吞狼。

“就算这样,也比留着你要安全!”周其平看向了我,我则面无表情。

祖子一不怒反笑,说道:“是么?那也只能是恨我鼠目寸光,看错了你这傻子了,不过你再想想,他师父李太乾巅峰之时,可有他现在那么厉害?就算是心机,怕也及不上他吧?周其平,我无妨在六道轮回中等你!来杀!”

这光棍的话,让周其平咬牙切齿,目中余光扫向了我和夏瑞泽,说道:“哼,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我姑且听听你最后的想法!”

我咬咬牙,而夏瑞泽更是暗恨,其他人都为这变故而瞪目结舌。

只有祖子一脸上露出了疯狂的红润,道:“我现在停止吸收神格,咱们先一起把他们干掉,免除后顾之忧,最后再比一场,分出生死!毕竟夏一天曾杀我弟,我的几位至交好友,我就算死,也要让他跟我同死!”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