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十九卷_第一千八百四十五章:倾向

第十九卷_第一千八百四十五章:倾向


                我话音刚落,左怜那边也吃紧了,神兵令的神将在这里面算是最弱的,直接给祖子一飞剑彻底打灭两个了,而控制神将的左怜难免成了祖子一现在的目标,原因很简单,他似乎改变主意了,尝试过八角星盘无法让自己出去后,他决定先解决掉我这边的一人,迫使我做出反应。

左怜不断的后退和逃避,而祖子一却不依不饶,似乎非要杀死左怜不可,而周其平和夏瑞泽、龙玄天这三人却对此没有太大的反应,毕竟左怜是这里战力最弱的人,她死和没死,区别都不大。

倒是让李破晓和云冰心、赵茜三位压力陡然增加,李破晓和云冰心负责正面的用剑进攻,而赵茜拦在了左怜的身前,以九枚界石作为力量的来源,不断对祖子一施加压力!

但祖子一现在的实力已然相当于增加了四倍有余,自然不会给区区界力压倒,只不过大手一扫,领域压制下,界力也完全失去了作用!

云冰心这个时候也不再藏着掖着,立即爆发了十属,并且以超越真神的力量,对祖子一进行一连串的剑击,李破晓的昆吾剑也同样拥有绝强的力量,虽然不至于再提升一层,但让他的实力翻倍,却并不困难!

云冰心和李破晓不顾自己能量正在给大阵吸收而全力施为,果然给祖子一带来了很大的麻烦,我能看到祖子一嘴角抽动,显然是有些不屑这样的合击。

不过很快,祖子一再度换了方法,他这回还打算提升一层的力量,觉得至少吸收了赵茜的神格,达到五层真神格再说其他。

赵茜的情况也不乐观,现在她的攻击只能是牵制为主了,要击伤祖子一全无可能,眼看着神格马上要易主,赵茜立刻放弃了攻击,转为对神格进行稳固!

这顿时让祖子一十分的火光,立刻朝着赵茜飞去,打算至少将其击伤再说。

而得到喘息之机的左怜很快再度召唤神兵令,让九位神兵从后方纷纷远程进攻,企图围魏救赵!不过祖子一这次不像之前那样避开了,逼退了神兵之后,就不顾一切攻击起赵茜来,一阵阵的剑气在空气中肆虐,周边的空间仿佛也都切开了似的让人心中无不震惊。

“这祖子一倒是厉害,不集合众人之力,恐怕拿他没法子。”言师兄捏着下巴说道。

“嗯,一天,一会进去,你主要还是牵制为主,等我们这些人进去后,大家再进行围攻。”海师兄也说道。

“好。”看着赵茜情况越来越危急,我除了点头,已经是说不出话来,而韩珊珊咒语已经念了好几遍,尝试把我传送进玉琮里,但全都失败了,看来大家布阵上,要么出了幺蛾子,要么就是连携不正常,或者还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我牙关紧咬,冷汗不断嗖嗖落下,韩珊珊再度念了一次咒语,符纸也快如疾风贴在了玉琮上,可惜,我仍然站在原地,没有给她的传送阵传进去!

“奇怪……按照我的预测,应该……”韩珊珊诧异之极,而这个时候,祖子一已经打飞了赵茜的界石,击退了云冰心的进攻,直冲赵茜而去!

李破晓的怒吼仿佛已经在我耳畔传来,我已经听不进任何事了!

嗡!

就在我恍惚之时,忽然耳边传来了韩珊珊的声音,然后眼前一阵绿光闪过,我整个人就来到了一片仙云弥漫之地!

到了?我心中一凛,然后立即拿出了定位罗盘,按照罗盘指向飞速的赶路起来!

我心急如焚,速度也提升到了极限,黑鱬糕让我恢复到了几乎巅峰的状态,这一战我还是相当有信心的,即便对手是五层真神格之力的祖子一!

大概飞了十来个弹指的时间,前方一阵爆炸声把我的注意力全都吸引了过去,我想都没想就拿出了湛蓝石剑盾,缩地术就到了爆炸点的边缘!

眼前,一阵狂妄的笑声传来,祖子一已经完成了五层真神格之力的回收,浑身上下都弥漫在一层层的彩光之下!

“哈哈哈!很好!五重!总算是把力量提升到了这个程度,接下来,轮到你了!夏一天!”祖子一仿佛未卜先知,率先在众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发现了我!

就在祖子一说话的时间,我已经来到了众人的面前,眼前,夏瑞泽和周其平、龙玄天都一阵惊讶,而赵茜捂着几乎断了的右手,痛苦的脸上多了一丝欣慰。

我咬咬牙,从怀中摸出了一枚黑鱬糕,瞬间到了赵茜的身前,把药塞到了她口中,然后才缓缓的回过头看向了祖子一:“这么着急的找死,看来是活得不耐烦了!”

“呵呵,夏一天,你真当你天下无敌?你在外面应该看到我的实力了吧?”祖子一在实力急速膨胀之下,心态也同样浮动了起来。

“不过是第二个真神,我们能杀一次,就能杀第二次!”我上下打量他身体外层因为五层真神格能量交织后呈现的金虹色,一种熟悉的感觉油然而生,这祖子一确实是真神格无疑了。

祖子一桀桀一笑,握着八角星盘的手却不禁紧了许多,看来我之前的强大让他心有余悸,加上现在这几句话,也让他有些不确定我是在装蒜还是确实很厉害。

李破晓嘴角溢血,看来是受了点轻伤,他擦拭了嘴角的血迹,问道:“现在才来,外面怎样了?”

“遭到了血祭,不过援兵赶来,让剩下的人基本都离开了,不过仍避免不了死伤惨重。”我平静的说道,但大家全都震惊得难以言喻,在里面不知道外面发生的事情,血祭之事虽然不少人都猜到了,或者从祖子一口中听到,但亲自听到我说出,自有一分残酷。

李破晓脸色苍白,说道:“嗯,小心点,这家伙不好对付。”

我点点头,而云冰心已经再度提起剑,做好了进攻准备。

“一天,我们兄弟之间的矛盾,你是想现在解决,还是先放下来再说?”夏瑞泽忽然的问我。

“夏瑞泽,我知道你们想要真神格,我却无意于此,所以你们谁要都可以,只要有这个本事,当然,我也不是来给你们助攻的,净界关键必须由我来掌控!”我扫了一眼夏瑞泽和站在他身边的龙玄天、周其平。

“嘿嘿,夏小子,你还是老样子,不过这一点我很喜欢,你不要这真神格最好了,我们大家也能放开了打,对了,我如果不小心得到了真神格和净界关键,关键给你了,你就不会对我动手了吧?”周其平得意的笑起来,我回了他一眼,不知道他是开玩笑还是怎么。

而龙玄天手持金色大剑,灰白的头发在风中飘散,然而,他狰狞的表情却显示了他的决心,他对这真神格也势在必得。

“呵呵,不小心得到真神格和净界关键?周道友,你可真敢说,这回先轮到你好了。”祖子一嗤的一声笑起来,握着的八角星盘再度发挥了作用,周其平的神格,竟开始倾向祖子一!

现在剩下神格的人里,周其平是实力最差的,所以轮到他一点都不奇怪。

“一天,我们别让他得逞了!”夏瑞泽立即念起了咒语,而周其平反倒没觉得太过紧张,继续召唤他鬼扈从。

嗡!

我瞬间拔剑,瞬间到了祖子一的身后,然后一剑从他后腰那劈去!

祖子一速度也很快,软剑如同鞭子一样直接抽到我的剑上,轰隆!只听到一声巨响,我顿时就给震开了!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