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十九卷_第一千八百三十八章:凶戾

第十九卷_第一千八百三十八章:凶戾


                眼看外层云淡风轻,我心中暗暗吃惊,这大阵从里到外都十分的精致,就是再厉害的修真,恐怕也会给外面那层缓慢蠕动的白云给迷惑而心生向往,但却不知道只要往里面深入,就会遇到云层风暴给卷入其中!我闯入了云层,果然刚刚越过温和区,里面就遇上了飓风,天旋地转的直接把我给刮入了里面!

此时此刻,里面和我之前来的时候想的一样,不但乱作一团,修真之间还衍生出了矛盾,互相的攻击和伤害起来,原因是大乱之下,人心浮动,大家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而原来各自的首领都在外面,小辈给困住,自然是不干的。

而且我因为寻找云冰心而闯入了城市的外围时,却也发现城中的修真表情都是或多或少带着阴霾,这使我心中不得不警惕起来,立即拉住了一个修士,问起了原因。

“前……前辈,难道你没有发现么……力量正在消失……”那修真哆哆嗦嗦的说道。

“是么?”我皱了皱眉,刚才完全没有感觉到,所以听了他的话,我立刻重新查询体内的能量,结果不查还好,一查脸上不禁发凉了,因为服食了黑鱬糕正在徐徐恢复仙力,所以能量消耗完全感觉不到,但细细一品味,我发现眼下徐徐恢复的能量相对外面而言变少了!这就意味着这修真说的是真的,大家的力量正在消失!

那修真给我放开,立刻逃回城中,他是准备冲出城镇逃命的一部分修士。

我立刻想要飞到中层的位置,准备去看看云冰心他们是不是给召唤到了底层玉琮附近,然而还没等我进入入口,就发现之前九座光柱中的一座,一道黑影在柱子里面飞速的闪过!

我脸色大变,立即到了神柱的前面,这一看,我再次惊讶了,因为我发现这巨大的柱子里,李破晓正在高速的移动着,而且似乎一边飞,一边寻觅着什么东西!

“李破晓!”我叫了起来,甚至直接敲击柱子的墙壁,妄图引起李破晓的注意!

然而这巨大而透明的绿色神柱仿佛内藏乾坤,李破晓给关在里面完全对外界没有任何反应,仿佛里面有另一个空间,让他发现不了外界,而外界却能够轻易看到他!

这就像是一个巨大的笼子,把人关在了里面,我立刻飞向其他的神柱,寻找其他人的影像,结果接下来,每一根柱子,都出现了一位神格拥有者!

饶了一圈,从第一位看到的李破晓,到第二位云冰心,接下来分别是赵茜、夏瑞泽、龙玄天、杜玉蟾、左怜、周其平!

八位神格拥有者,分别已经给召唤回了柱子里面了,我心中骇然无比,而他们里面,表情全都是迷茫,惊愕,还有不知所措。

赵茜在寻找出口的样子,身边漂浮的界石不断乱轰,而浑天罗盘也寻找着出口,但看她愁眉紧锁的模样,我就知道这些玉琮空间并不好破除。

而左怜因为得到了我赠与的神兵令,身边有九个化神境神兵跟着,正在分散出去寻找出口,可赵茜尚且没法子,我并不觉得她能够闯出来。

云冰心也在用自己的办法破阵,现在她身上的神格盘和其他人一样淡了很多,我觉得这玉琮连接了什么,肯定正在给一种我不知道的东西吸引去了。

杜玉蟾身上衣服破了几个地方,看来之前和祖子一混战中受了不大不小的伤,他是最淡定的,已经坐在云中恢复仙力了,看来是抱着既来之则安之的心态。

至于夏瑞泽、周其平、两位都露出迷茫之色,偶尔还叫上几声,看他们的口型,应该是找祖子一,只不过肯定是找不到这老狐狸的。

最后是龙玄天,他的表情是我最看不透的,除了其他人都有的表情征兆和内心挣扎,他脸上还带有了惶恐和失落,这在其他人那里看到恐怕不奇怪,但在他脸上表现出来,就足够让人心生好奇了。

因为小天庭的时候,就算给夏瑞泽逼上绝路,他都展现出凶悍和狰狞,但却是因为什么,让他眼下如此的失望和惶恐?

难道是祖子一?

八根神柱过了一遍,我把目光投向了中间的最后神柱,那根神柱和其他八根没太多不同,如果说不同,应该只有小飞能看出来。

我飞了过去,寻找给困在里面之人的身影。

结果没有出乎意料,青色的波纹荡漾出去后,给率先扫到的九名神格拥有者,全都在这神柱之中,包括祖子一也没有例外!眼下,祖子一飘在柱子的中央,双手双脚呈现了一个‘大’字,而他身上,一股绿色力量正在缓缓的扩大,像是有什么能量正往他身上汇聚的样子!

可以看到,他的表情在八人中最为古怪,他是得逞的微笑,这样的表情不用想就知道,他成了这场大阵启动后最大的获利者!至于绿色的能量,眼下正汇聚到他身上,背后的神格盘上,看来九座神柱,只有他这一座最特殊!

我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但现在的祖子一看起来相当危险,我想了想,决定到中层去看看情况,毕竟外层只是光柱,要打破的可能性近乎零,所以小飞之前只改变了它运行的方向。

现在不破坏玉琮或者大阵,怎么将里面的人放出来?

外围城市中的人还在给吸取能量,他们的宝物和仙晶都上缴了,根本没有恢复的手段,不过现在大阵第二阶段才刚刚开始,暂时没有看到他们能量枯竭后会发生什么,所以我放心的潜入中层,想着可以呆一阵子,再琢磨出去的办法。

不过我也不能乱了方寸,传了几道通讯符给小飞,解释这里发生的一切,然后让他尽快联系上肆小仙,看看大阵的三维图,释疑或者尽可能破解我所看到的一切,另外让大家不要轻易进来,毕竟不间断给大阵吸收能量,不排除是血祭的一种,不是说笑的。

我顺利无比的直奔中央的大阵核心,找到了中央的玉琮,这里应该就是祖子一所在了。

高大的玉琮存在了几百几千年,却没有半点岁月痕迹,我湛蓝石剑铆足了力量往它一砍,却‘啵’的一声仿佛砍到了棉花,并没有破坏到它的内里就给弹了回来!包括使用法术,使用各种的法宝,仿佛都泥牛入海,无踪无痕。

看来除了符纸改变它的运行,没有其他的办法了,但我又不是小飞这样的阵法行家,怎么改变它的运行?早知道把小飞给带来了,倒是忘了这茬。

就在我无计可施的时候,上百道化神境的气息,从四面八方围了过来,我一想就知道,是阮礼带领其他化神境修士来了。

“诸位道友,眼下的情况难道还不明白么?我们进得来,却已经出不去了,祖子一把这里上上下下都弄成了血祭修罗场,很快从低阶开始,直到我们这些高阶的修真,都会成为血祭的牺牲品,而他自己,眼下反而成了最大得利者,现在你们还打算跟我打下去,而不是合作?”我察觉到黑暗中的凶戾气息,知道这些人都来者不善。

“夏一天!你杀死了我们这么多人!你以为我们还会放过你么?我要杀了你为死去的兄弟姐妹报仇!”阮礼怒吼着,率先释放了一道光剑,直刺我的面门!

而他的叫嚣,也得到了许多化神境修士的共鸣,纷纷释放法术,或者拿出了宝物,朝我杀过来!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