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十九卷_第一千八百三十一章:关键

第十九卷_第一千八百三十一章:关键


                “什么?”我心中一凛,抽出一张纸人念咒丢出,那探路纸人跟飞镖似的飞向了狂风,结果只前进了几个眨眼的时间就给吹到了一边,看来应龙冲入里面给刮出来也不奇怪了。

张小飞看到这情况,说道:“看这风向,似乎许进不许出,而且……师兄,你看天上和地下!”

我抬头看向了天空,一样的飓风围住了整个城市,就如同一个巨大的风球,至于地下,当然也给包覆了起来,要想逃离这里,恐怕不容易了!

杜绝仙或许是因为一直注意祖子一,发现对方要启动大阵,所以追着对方去了,所以云冰心说他没跟来。

不止是我们发现出不去,连端木尧也发现了这一点,毕竟她的队伍人数最多,接触面也广一些,所以看到龙玥撤了应龙,她把冰凤也撤了,并且和左右使叫住了地心修真,商量起了眼下的所见,并且开口就询问祖子一之前手底下的爪牙。

结果那些人也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面面相觑,其中激灵点的猜测可能是去了地底下。

夏瑞泽和龙玄天、周其平都在这诡异的时刻消失不见了,主要人物一个都不在,简直让端木尧现在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距离刚才大战之地已经有一段距离,回头一看,只见云雾苍茫,首尾不接,只有混乱不堪的气息,仍然阻挠我们的侦查。

我想了想,看向了云冰心说道:“云姑娘,能否发一道信息给杜前辈,问问他现在在哪里?”

云冰心恍然,立即发出了一道传讯出去,结果则符纸送出去了,却好一会没有半点反应,这让大家都心中疑惑到了极点。

那边端木尧仍在以围堵之势包围我们,但却没有再继续攻击,倒是夏瑞泽和周其平的一些爪牙发传讯符给首领,在没有得到回应亦或者怎么了,都纷纷往回飞起来。

我准备去沟通端木尧,问问他们的情况,结果那边的阵营在端木尧的命令下往城市中疾驰,似乎打算返回寻找。

我看反正出不去,就问起了小飞:“小飞,你猜猜他们有什么阴谋?”

小飞想了想,说道:“我也不知道,但据我的观察之前大阵的构造,从大阵启动到运转,势必要有个预热的过程,而且至少在启动初期不会有太大的波动,可眼下他们核心里面一个都不在,打算让端木尧这么大拨的势力留下来,给我们策反机会的样子,这又不符合情理。”

“嗯,是比较古怪,但现在我们在大阵里面,怎么办?”云冰心疑惑的问道。

“要不我们去问问端木尧他们那边的情况?毕竟她们也是受害者。”杜金蝉表情平静,觉得反正现在出不去,如果策反下端木尧,或许是个好办法。

结果杜金蝉刚刚说完,夏瑞泽和周其平就在后面出现了,而且和端木尧他们接洽上,似乎又和好如初了,毕竟端木尧轻拍胸脯一副松了口气的样子,显然是夏瑞泽给她解释了什么。

面对我们这边,周其平露出了一抹阴险的笑容,然后飞近了我们说道:“夏一天,出不去了吧?没办法,谁让你临时发难,逼得祖道友先启动了大阵?现在还闹不闹腾了?”

“睁着眼睛说瞎话么?就算我们老实呆在这里,你们启动大阵,我们一样给关起来!”我扫了一眼,没有看到龙玄天,立即说道:“呵呵,夏瑞泽,龙玄天什么时候跟你成知己伙伴了?”

夏瑞泽面无表情,说道:“大义当前,舍去仇恨救万民的胸襟我还是有的。”

“对!不像是你,整天就知道仇恨、仇恨的,看到仇人,什么都顾不着了!”周其平有些责怪的说道,我阴沉一笑,说道:“和歹毒狡诈的人合作,再好的事情,终究会变坏的,就像一锅粥,丢下一包毒药,难道会吃不死人?”

这话顿时让周其平噎了下,怒道:“跟你这人说话,简直不可理喻!大家为了性命都在努力,唯独你们不知道努力是何物!”

我耸耸肩,看向了端木尧,说道:“端木道友,你可小心点了,虎狼相邻,得有虎狼的狠劲,刚才的情况不过是开始,接下来你再不反省,泥足深陷再想悔悟可就难了。”

端木尧想起刚才夏瑞泽和周其平在最后阶段居然消失了一会,那种不和她商量的孤立感,让她很难受。

不过周其平立即说道:“圣女,不要听这小子胡说八道,在忽悠人这事上,我看九州他是独一份,什么好的都给他说成歹的,我们刚才只是去护送龙道友进入地下和祖道友汇合,毕竟他现在手中有净界关键,我们之后上去,还是需要用到这东西的。”

“什么?净界关键?此乃何物?”端木尧有些惊讶,而我整个人目光已经多了一分杀机。

“哦,就是启动净界玉琮之用,一旦我们上去后,会启动净界玉琮,净化整个九州界,到时候仙阶以上修士,都会在净界天劫中化作魂粉。”周其平一边说明,一边的有意无意看着我。

我咬牙切齿,而李破晓和云冰心全都看向了我,一副震惊。

“为什么……为什么要使用净界关键……这岂不是置天下间修真生死不顾?”端木尧连忙问道,这些话我们听得清清楚楚,是因为周其平故意将其说出。

“那也是龙道友提出的一招妙棋,我刚才听到以后,也深以为然。”周其平笑道,看到我脸上阴霾,他更是高兴,继续说道:“圣女,你想想,之前我们不是有说过,带了这么多的九州界生灵上去,该如何安置,该如何的躲避上界的追杀么?其实这净界关键正是让我们避过此事的关键!”

“啊……”端木尧手托下巴犹豫了下,然后说道:“周道友是说,用启动净界,来掩盖我们逃上去的事情?”

“圣女真是聪明,正是如此,眼下我们地上的修真和地心的修真精英已经汇聚于此,我们上去后,这九州界是不是没什么仙阶精英了?换言之,就算启动了这净界关键,也不会伤及太多生灵,毕竟净界天劫迟早是要下来的,我们只是早点发动,掩盖住我们偷渡上去的事情,让神仙们不再追查我们。”周其平就像是说一件与自己无关的事情一样。

而我们这边,所有人都愕然的看着这周其平,仿佛跟看到了恶魔一样!

这里的仙阶修士虽然囊括了九州界一部分的修士,但遗留下来的仙修,一定占据了大部分,毕竟之前地海那场升仙大会,所遴选出来的精英和未被选出的仙修比例,让我对九州仙修格局有了很大程度的了解,如果他们刚上去就启动净界关键,那死的生灵,恐怕比现在上去的还要多!简直就是得不偿失!

果然,心肠不坏的端木尧愣了一下,然后立即惊愕的摇头,道:“不……不行……还留在九州界的仙修太可怜了……我们不能经由我们的手,去毁灭他们……”

“端木道友,你听到了吧?这群畜生,只会为了自己活,却不会管别人生,对我们来说,他们无疑就是毒药!你还要和他们合作么?你们地底,难道就没有遴选仙修后,遗留下来的那部分有仙身道骨的修真么?”我立即质问出声,这件事如果让他们成功了,死去的生灵,何止几十万?

听我驳斥,周其平不怒反笑,而且的是一种淡然自信的笑容!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