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十九卷_第一千八百二十四章:狡诈

第十九卷_第一千八百二十四章:狡诈


                夏瑞泽、端木尧、周其平三个,带着我们五位,一同朝着黑暗处行进,而一路上,那端木尧头蓬也盖了回去,应该是比较沉默的性格,倒是周其平这老家伙叨叨不绝,话十分的多,一路和云冰心、李破晓解释这里的作用。

“云道友、李道友,你们是不知道,这里的遗址,确实是为了天下生灵建造的飞行仙舟,一旦飞上界面层上,九个神格拥有者各占其位,以神格避开界力的阻碍,我们可就真的能够上去了,到时候天下生灵,都会感谢我们的!”周其平笑道。

“你是说,我们的作用主要就是骗过一界,然后一起突破这一界的禁制?”云冰心是好奇宝宝,为了妖族的利益,当然不会盲目的信我。

“对呀!不然你以为我们要燃烧生命什么的?也不想想,祖道友、夏道友和我,不也是神格拥有者么?”周其平老话重提,然后看向了李破晓,说道:“李道友,当年我和令师虽然有些矛盾,见面就吵吵,不过他的为人我也是十分钦佩的,上回他单挑大梁之事,我后来想想,真是泪湿衣襟,不胜难过,只因自己当时道统不稳,而不能前来出力,愧疚呀!”

都知道他扯犊子厉害,李破晓看了他一眼,并没有理会,继续跟着大部队行进。

我看向了小飞,小飞说道:“这大阵是给我们公开的,有一座城市那么大,但实在太大了,符文又一个不同一个,而且很多地方,虽然彷如,结果我们回去绘图对照一遍,竟发现微妙不同,师兄,这微妙不同,有时候有拳头大小,有时候,是整体大,但趋向位置又不同,我们来的日子,几乎都在画图!”

我心中一凛,这简直是一浩瀚的工程,所以一脸的不可思议问道:“一个城市那么大的图,动辄拳头大小的诧异,你们怎么画的……”

“师兄,我说你怎么……”小飞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当然不是用笔了,我用能够记录东西的晶石做绘图的工具,和婆婆、杜前辈一起分为三路,把看到的阵形,全都记录下来后,用仙力将它记录在晶石里面,要不然用纸和笔来记,岂不是要死人了?”

“哦,这样的办法不错,到时候一旦用仙力激活,整个图就会映出来?跟投影机一个原理对不?”我给他一点就透,小飞讶然看着我:“你怎么知道?正是如此!”

“好办法,那这图绘制得怎样了?”我连忙说道。

“绘制差不多了,眼下正在对照呢,但其中差异性,怕还得研究下它到底起什么作用才行,否则仍没有什么证据指明它偏向血祭,当然,这么大规模的阵,远不只是飞行或者移动那么简单,应该包含一些我们所不知道的东西,我们现在只能是挑出哪里不一样,哪里可疑,到时候如果肆小仙大神看一眼,或许就知道了也说不定呢。”小飞说道。

“说的也是,那三块晶石是合一才能使用?”我当即问道。

“怎么会?这东西一旦绘制一部分,我们就会汇合在一起,将对方绘制那部分合并一起,现在我们拿到的都是完整的地图!”小飞拿出了一块巴掌大小的透明晶石交给我:“知道你要来,我复制了一份给你。”

我心中高兴,立即把这东西收了起来,打算空闲下来的时候拿来研究。

我们说话的功夫,周其平也没有闲着,说道:“所以说,我们这个大阵为了能够突破到神界,在神界里拥有飞行的能力,这地面到处都是符文,更是为了保证大家的安全!所以上面城市里的修真道友们,都把自家的东西都搬过来了,这就是人心所向的证明呀!至于地心的居民,我们也想到了安置的办法了,大家互补,共同为大义而做出贡献嘛!”

“是呀,夏道友、周道友、祖道友都是值得钦佩的人,我们地心修真,无不感激。”端木尧语气中十分的尊敬,仿佛真的是我看错了他们三大恶棍了,其实他们是菩萨佛主,下来救苦救难的。

“搞得跟传销似的,还真有那么好么?端木道友会不会给蒙在鼓里了?”我笑了笑,端木尧看向了我,似乎不明白这词的意思,但仍然说道:“夏道友,令兄真的是好人,包括周道友、祖道友,我想你们之间或许有误会也说不定……”

“误会?祖子一不在,我懒得说他,比如夏瑞泽欺师灭祖也是误会?比如周其平杀死自己的徒孙,夺其妻子也是误会?”我冷冷笑起来,丝毫不给夏瑞泽和周其平面子。

这顿时让端木尧目瞪口呆,而周其平怒道:“夏一天!你别血口喷人,周峰设计杀死了自己爷爷,乃是大大不孝!我杀这小畜生,不过是行门规处置!至于如馨,见我大义凛然,对我自然是另眼相看,与我情投意合有何不妥?况且她与周峰不过挂名夫妻,嫁给我,更没有问题!”

我愣了一下,这周其平,当真是什么都敢忽悠,当即不禁冷笑起来:“这辩白,周道友想了多久了?”

“哼!还需要想么!事实!事实你知不知道?”周其平哼哼道。

“无不无耻呀你,你这事情,九州皆知,今日还光明正大想要翻案,脸皮不是一般厚呢!”我冷冷说道。

周其平却毫无半点廉耻,说道:“夏一天,你简直是污蔑,不止污蔑了我,连令兄也不堪此扰,真不知道你心如铁石是为何了?你和任之有仇,还欲要夺他神格,便将他打成重伤不治,令兄关键时刻过来,任之自然不想把神格给你,便托付令兄杀他,如今你却不知道令兄夜夜因此惊醒而泪流满面,却还在此信口雌黄!”

这解释,顿时让端木尧上下打量起我来。

周其平为应付这局面怕想了好久了,一般没亲眼看到的,都难以辨别真伪,所以也怪不得端木尧是这表情了。

“周其平,这些事情可不是你说什么就是什么的,天目昭昭,岂会因你言之凿凿而断你是真?举头三尺有神明,别哪天给劈死了!”我冷然说道,看向了云冰心和李破晓,这两位都点点头,云冰心立刻站出来说道:“夏一天虽然不怎么的,但为人也算正派,污蔑的事情他不屑去干!”

什么叫不怎的?说好话还非要带上一句不好的,倒是李破晓知道这个时候该站出来说话了,道:“欺师灭祖,夺人妻子,夏一天还做不出来。”

端木尧似乎有些迷茫了,斗篷下的脸虽然看不清表情,但沉默无言就是最好的证明,周其平眼看忽悠难以继续,就指着这便的玉琮说道:“知人知面不知心,此事扯下去,对大家都是了无意义,前面就是大阵的九座阵眼之一,夏一天,你不是不信我们么?你自己去检查检查就知道了,根本没有你说的妖异!就跟你说的那些妄想之言一样!”

“你们先走前面。”我哼了一声,却没有直接上前,而是让夏瑞泽他们带路,然后才站定在这阵眼面前!

这口玉琮和我们在墨海剑派那招来的玉琮一模一样,只不过里面的碧绿液体已经没有了,应该是启动后消失不见了,而这次除了改造成连接上下层的空间外,还多了一个入口,看来是让神格拥有者进入里面启动的!

因为连接完成,这玉琮上面光华流转,充满一丝丝能量的波动,是启动了的状态!

只不过我却不知道现在启动后到底是什么效果?至少现在站在这里,没有感觉出不妥来。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