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十九卷_第一千八百二十六章:升降

第十九卷_第一千八百二十六章:升降


                “这可不一定,没准上下两层才是燃料区,血祭了上面,就开始血祭下面,啧啧,到时候你们中间这层成功飞了,两层居住区也完蛋了。”我冷笑起来,而周其平顿时一跺脚,怒道:“夏一天!你没证据胡说什么?”

端木尧似乎也对我的说法心生骇然,面对起了夏瑞泽,夏瑞泽淡淡一笑,说道:“圣女不要太过在意,我弟弟这人一向夸大其词,喧宾夺主,不出声则已,一出声必定夺人眼球。”

“原来如此。”端木尧又看向了我,温柔说道:“夏道友,天下修真这个时候应该抛弃成见,这类引来大家误会的话,请不要再说好么?”

“呵呵,我看你这小姑娘是给洗脑洗糊涂了吧?你地心才多少居民?我九州界多少万修士?知道我师兄背负的压力有多大么?怀疑怎么了?怀疑是为了天下生灵负责!”张小飞冷笑起来,他就是看不得这姑娘说我。

端木尧回看张小飞,说道:“张道友,如果我的话让你误会,对不起,但正是为了地心的居民着想,我才会这样说。”

“好了,抓紧时间看看再说吧,现在说什么都没用。”我制止了小飞继续和她理论,然后说道:“圣女,还请带路,让我见识下底下的情况。”

“好的,夏道友请。”端木尧整个人飘了起来,姿态优雅的从露台顶飘向了一处黑暗之地。

我和云冰心、李破晓、张小飞四人则跟着她一路飞向入口,至于夏瑞泽和周其平,并没有跟来的打算。

很快在边缘一个升降台那边,我们从那里往下方潜入,小飞惊讶的说道:“原来这个是往下的,我之前还以为所有电梯都是往上的!早知道我挨个的去试一试了!”

“能把中层和上层调查清楚就不错了,下层这不是正在下面么。”云冰心笑道,然后对圣女说道:“端木道友,你们地底人为什么不来九州界?为什么一直在地底世界呢?”

升降台不快也不慢,让我们在消耗时间的同时,也能问问对方一些基本情况。

端木尧把斗篷拿了下来,露出了绝美的容貌,说道:“我们居住在地底,修真并没有你们地上人多,可对于我们来说,地底就是我们的圣地,所以除了我和修士里顶尖的存在知道有地上这一说法,其他修士和你们地上人一样,从不知道地底之外,还存在另一处空间,这是保护我们地底,也是保护自己,所以夏瑞泽道友们知道我们的情况,才会给了我们下层的空间,让我们地底人不用沟通地上人,就能让大家进入升仙坛,这也是我感激他们的原因。”

“端木道友,你还是多一个心眼才好,祖子一和夏瑞泽,周其平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一路过来,大家都交战不少了,彼此早就了解得很了。”云冰心毕竟是女孩子,和端木尧在一起,更能亲近一些。

我和李破晓、张小飞则在一旁挡着云冰心攻破对方,因为多一个朋友,总比多一个敌人的强。

“你们说的我都不知道,因为我没有经历过你们的事情,但他们是什么样的人,按照我接触上来看,答案已经不言自明,还请云道友不要干扰我的判断,好么?若他们真是这样的人,长路漫漫,终会留下蜘丝马迹的。”端木尧淡然一笑,看来是抱着不偏不倚的心态了。

这也不能说她固执,亦或者不分好歹,而是在大家彼此都陌生的情况下,自然而然是相信和自己走过日子最长,所作所为最符合和倾向自己的人,绝不会是我们这些突然出现,凭空毫无证据指责跟她朝夕相处许久的好朋友。

看说服不了端木尧,云冰心有些愁眉莫展,只能陷入了沉默之中,等着到达地底那边再说。

毕竟不是真的要通过一层厚厚的土地来到真正的地心时间,所以消耗的时间没有太久,我们就来到了属于地底人居住的下层,这下层空间的引力和我们上层是相反的,这就说明中间这层的大阵可能还有形成引力的功能,我细细一想,对小飞说道:“小飞,这里如果是阴极……”

“九州界那边居住的就是阳极,所以阴阳是存在的,不过以面的形势存在,这是个大发现,师兄。”小飞兴奋的说道。

其实也怪不得小飞,阴阳两面,是破界阵法的关键所在,小飞没有找到阴阳两极,却只看到八卦所形成的连携,所以才一直迷茫无所判断,但眼下如果确定阴阳两面,就可能想到了破解大阵的办法,无疑也会多一分希望。

从升降梯出来,一片黑暗出现在了我们眼前,和上层阳光明媚不一样,这里无尽的黑暗中连星光都没有,只有一盏盏点亮的明灯,而居住在这下层城市里的地心守卫和民众看到升降梯停下,都围了过来,对端木尧嘘寒问暖,而且打量我们几个人。

可以看出来,端木尧真的很受地心修士的爱戴,这和地海仙门那边的土著不一样,圣女在这里有着至高无上的地位,所以我们想要去哪里,都引来一群群的修士们鼎礼相待。

不过端木尧似乎对每个人都没有丝毫的偏袒,一路上她不断安慰民众,也不断的安慰跟着她的护卫,让大家保持耐心,撑下去,直到度过净界天劫。

“如果不是祖道友他们和我们说起净界天劫的成因和各种各样的辛密,我们甚至还以为是上天对我们的惩罚。”端木尧说道。

张小飞一路随着端木尧前进,一路也不忘记录周边的情况,这里虽然黑漆漆的,不过因为屋子里昏黄的灯光,所以对我们的天眼并无阻碍,只不过这个地方也果然和我们想的一样,并没有太多特殊之处。

加上不是中间那层,到处是细致的符文,我们飞行一个城市耗费时间不会太长,只是记录完毕的时候,中层也以无功而返告终。

回到研究所后,跟外婆、杜金蝉这些老前辈一一印证到最后,除了构建出超级大阵的阴阳两面的发现外,仍旧什么证据都没找到,连我也没辙了,只能说道:“我们先带着记录水晶回去吧,反正君子不处危墙之下,这样总不会错。”

外婆点点头:“这是我见过最棘手的大阵,以前但凡什么大阵,我都能够一眼就看出来,但这个,不愧是隐仙门几千年研究所得!”

“但就这样结束了么?我们什么研究结果都没得出来。”杜金蝉叹了口气,这挫败感,连我也能够轻松共鸣到。

“只能这样,我们眼光见识,可能无法达到破解大阵的程度,对付神仙级别的阵法,还是让神仙来吧。”我说完,想了想后说道:“只不知道我们能不能安全出去了。”

“师兄,你别吓我,应该可以吧?我们调查上下层都可以,他们不会不让我们出去吧?”张小飞给我这话吓了一跳。

“如果她们要取信我们,就会让我们回去,要不然我们那边还有赵大长老、左怜道友这些神格拥有者,他们不会没有顾虑。”云冰心也反驳我道。

“那倒未必,我们来这里的时间,已经过去很久了,部分大队如果走的急的,距离怕也不远了吧?”李破晓却和我一个想法。

大家因为李破晓和我的话有了不好的预感,但毫无疑问,离开这里是破解大阵的唯一出路,所以我们只是稍微讨论了下,就沿着通道准备一路往外面飞去!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等拦住我们再说。

然而,说什么来什么,在我们快要到达上层坊市出口的时候,祖子一熟悉的身影,就挡在了出口那。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