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十九卷_第一千八百一十九章:咫尺

第十九卷_第一千八百一十九章:咫尺


                “若是荒蛮野派,当然无说服可能。”我扫了一眼几位地海修真,这话让大家都面面相觑,连几个天一道弟子都目露疑惑,我则接着说道:“不过后来最先接待我们的两个道友吕英萱和宋辉,却给了我希望,万古仙门、风羽仙山、千妙仙谷,想必都有和我们天一道接触吧?”

“这个倒是有,不过对于道友提出的,反神格联盟要将血祭我们之事,委实太过耸人惊闻,此事在没有亲眼确定之前,断无可能相信的理由,故而我便和这位长老说过,合作是可能的,但暂时仅限于交易贸易上面。”印难逢淡淡的说道。

“便是太过骇人,所以柳长老不信我之言,仍执意前往本家要说服张掌门,方才招来此祸,对耶?”南门锦看向了那边的柳长老,柳长老淡然一笑,说道:“我说的句句实话,却又有什么不可说的?就算说错了不过妄言,说对了,救地海这么多修士,有什么不敢赌的?只怪反神格联盟早我们一步接触了张掌门和葛堂主,并且得了诸多许诺,再听我的话,反倒觉得过于刺耳了。”

我恍然点头,原来柳长老带了一队天一道弟子过来布道,顺便也在和反神格联盟较劲,欲要说服几派的掌门,结果其他家还好,当他妄言而已,但这地海仙门的张诗佩却不然,把他抓了起来。

“柳长老有此想法,我们固然知道,然而本家确实和反神格联盟合作久已,我们地海也不是第一次和九州修士合作,之前前来当说客的反神格联盟,便是和我们有过合作的门派,张掌门信任有加,也并非没有道理,况且天下修真大势所趋,再错也总不会大错。”沈白冰淡淡的说道,之前吕英萱和宋辉都说过沈白冰曾经前往救人,这万古仙门还是有求变的意思。

“是福是祸,到了上三州升仙坛大会便可得知,然而到时候若真是我说的那样,为时晚矣,而且诸位送去的弟子和门人不过寥寥,大部分不能送去的弟子,又当如何?”我反问道。

“这些日子我们也在精研天一道化功**,不得不说,夏掌门果然是天赋奇才,功法之精妙绝伦,想法之天马行空,足以让天下修真趋之若鹜,在下虽然修至化神,但决然是没有此等实力编制一本的,我风羽仙山是决定若是我们和选出的弟子离开,就公开天一道化功**,让弟子自由选择修炼与否。”印难逢断然回答,然后对我一拱手,算是谢过了。

“天一道功法,囊括天下道统,修炼后又能够增幅其他道统的契合,值此一项,和通天道称之天下一等一道统都不为过,不过里面先化功后修炼的连携之处,委实让我们这些修真看到就踌躇不前,但今天看到言千彩言师侄居然能够以极快的时间,就修炼成了天一道,却没有失去法术道统,并且击败地海同门修士,我倒是觉得修炼此道未尝不可,我和印掌门的想法一样,我们千妙仙谷也会尝试天一道的道统。”南门锦看向了千彩。

千彩这一连串的比赛下来,是奠定天一道道统布道成功的关键,没有千彩,这些门派岂会平白无故就相信和修炼天一道功法?

“九州大陆,奇门异派无数,我们早有耳闻,求新求变,是我万古仙门的祖训,既然言师侄之前有过验证,想来天一道化功**,确实是不错的。”沈白冰也点点头,言下之意她们万古仙门是接受了天一道的布道了。

“天一道布道,我们地海亦不是不能接受,不过葛师弟和张师弟之事,夏掌门总得有个合理解释吧?要不然,地海仙门岂会与虎狼相伴?我们三大派,岂不是成了恶人?往后合作起来,弟子门派间,必生诸多变化!”姚观雨旧事重提,她老谋深算,地海仙门失去了张诗佩和葛宁剑,她心里没准已经乐开花了,但这事却不能栽在她们万古仙门和另外两派上,要不然她们三大派和天一道合作,风言风语怕是要立即传出来了,所以解决这个问题就成了当务之急。

“张诗佩和葛宁剑勾结反神格联盟,冥顽不灵,欲要把门派带入万劫不复境地,我与他二人身属不同阵营,见面既是仇敌,需要什么解释?还是说,你要带领万古仙门要步其后尘,成为反神格联盟修士?别忘了,青墨海一战我灭去多少化神境修士,你们是可以自己打听的。”我冷冷说道,这顿时也让姚观雨目光一凝。

天一道和反神格联盟本来就势同水火,地海仙门不过内海中的庞然大物,却非是九州巨无霸,如果搅入这样的战争,她们连反抗的余力都没有。

看姚观雨凝眉不敢说话,我看向了沈白冰,说道:“万古仙门是站在我天一道一边,和天下修士共同去上三州验证升仙坛的真假,还是要带领弟子,投奔反神格联盟?”

沈白冰知道已经没有了选择,果断说道:“天一道为天下修真正统传承,反神格联盟这样的乌合之众如何能比?我们万古仙门,断然不会和反神格联盟狼狈为奸。”

我点点头,看向了姚观雨,她凝住的眉心很快舒展过来,说道:“我不过一介万古仙门隐修,白冰说什么,就是什么了,我断然没有意见。”

“两位掌门呢?”我看向了印难逢和南门锦,两人连忙盛赞了一通天一道,然后保证不在和反神格联盟来往,加入我天一道的阵营。

而这样一来,天一道也算是平定了内仙海,间接把种子留在了这里,一旦发芽,很快这里也同样成为天一道的道场之一,当然,残局也是要收拾的,我看向了季涟,说道:“我天一道向来也不干涉别派内政,然而眼下升仙坛大会近在咫尺,特事特办,季涟大长老为人正直无私,我觉得掌门位置,季大长老即可胜任,至于戒律堂,需另择他人,便有季涟道友权宜抉择吧,还望诸位道友多点支持。”

季涟愣了一下,说道:“季某不过十重仙修士,何德何能带领仙门?”

我拿出了黑鱬糕,说道:“这里有黑鱬糕一枚,可助道友冲击化神境,还请立即服食。”

本来季涟并不想当这掌门,但眼看化神境就在咫尺之遥的位置等着她,作为苦修,她怎么能耐得住冲击化神境不果的日子?当即接过了我的黑鱬糕,毫不犹豫的吞服了。

这黑鱬糕源源不断的能量是冲击化神境的关键所在,就算一次无法吸收足够的仙灵之气冲击化神境,但这黑鱬糕都能补全,数次冲击下来,就算资质再差,也都会冲击成功,所以季涟盘膝打坐,在失败两次后的第三次冲击时,居然真的进入了化神境的修为!

“虽然稳固境界的时间短暂,但相信到升仙坛大会之时,季掌门应该也有能战之力了,到时候还希望能与我们天一道携手,共同为九州界出一份力,揭穿反神格联盟的阴谋!”我平静的说道,丝毫没有在意周边几个修士惊骇的目光。

居然是选谁来晋级,就能让谁成为化神境修士,这简直就是批量的造神行为,如何不让三大门派吃惊。

季涟还讶异于自己晋级化神境,愣了一下才说道:“我地海仙门必为九州界修真助力一二!”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