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十九卷_第一千八百二十三章:白凤

第十九卷_第一千八百二十三章:白凤


                李破晓和云冰心剪刀这一幕都怔住了,化神境的领域在这里弥漫开来,就算是谁,都会有压抑之感,我皱眉看着这上面上百的化神境修士,有种说不出话的感觉,这些化神境修士实在太多了,真要打起来,我们几个根本没有胜算。

然而让我欣慰的是,这上面没有外婆,也没有杜金蝉,那即是说,这上面全都是敌人?

我脚尖一点,飞上了梯形的露台上,边缘两列,除了地底的修士,还有不少九州打扮的修士,其中周其平赫然就站在夏瑞泽的身边,不过除此之外,我一个都不认识,这不禁让我深吸一口气,并发出了冷笑声:“夏瑞泽,你是打算让我一锅烩了么?”

夏瑞泽伸出手指,做出了个否定的姿势,然后在露台的最高点转过了身来,说道:“一天,大家一起合作一场吧,即便有再多的恩怨,我们都不要在这里说,上去说如何?”

“呵呵,不用上去了,你这么喜欢地底,那就永恒的埋在这里吧!”我大手一伸,一面经过强化的九州照神镜从空间中显现而出,在灯光的照耀下,显得璀璨生辉!

九州照神镜的威力自不用多说,加上现在里面存储了全满的能量,管他前面有多少个化神境修士,一镜子都给照没了好了!

然而还没等我念动咒语,夏瑞泽就说道:“一天,我知道你的九州照神镜厉害,也十分的欣赏你的魄力,但我们兄弟两人,最好不要同室操戈了,外婆会伤心,咱妈也一样会伤心的。”

“什么?”我脸色阴沉了下来,难道说外婆给抓起来了?而提到母亲,难道这畜生还要用母亲来威胁我?

“哈哈,我们兄弟俩,有些方面真的很相像,好比只用一个眼神,就知道对方的想法,好比站在绝境中,仍面不改色。”夏瑞泽摊了摊手,面对我无计可施,十分的得意。

“畜生!有话就说,有屁快放!”我咬咬牙,照神镜已经开始凝聚力量,与此同时,我立刻传音给了小飞,问道:“外婆和杜前辈、我妈呢?”

小飞怔了一下,说道:“刚才我离开的时候,婆婆和杜前辈还在自己的房中研究符文,而阿姨……阿姨一直在城区那里,小雪也在那边带孩子呢,可我出来后,就不敢保证她们在哪了。”

“一天,其实问与不问,有什么区别么?我既然知道你九州照神镜的厉害,你觉得我还会把人集中在这里,让你一镜子给全照死了么?”夏瑞泽笑起来。

我没有回答,而周其平却站出来接着说道:“两兄弟,打断骨头连着筋,虽然有不愉快的地方,但眼下大义当前,应该抛弃杂念,争一时之气做什么?一天,既然你们都一起来了,就间接是答应了我们之间的合作,我们同心协力,把大阵启动,把所有修真带上去方为正道呀!”

周其平字正腔圆,满口天下正义,像极了当时的任之,而他现在站着的位置,俨然就是夏瑞泽之下,所有人之上。

“一天,我们兄弟以前的恩怨,不过都是理念不同,个别私仇,则姑且放到一边去吧,现在我们应该大事为重,为了九州界,为了地心生灵,该奉献出我们能够作为的一切了!”夏瑞泽大声的说道,然后看向了和周其平一左一右站在他身边的一个少女,说道:“端木道友,这位便是在九州界拥有庞大力量的舍弟,因为以前有过一些矛盾,所以见到我,就跟见到了仇敌一样,不过我相信,他一定会明白大家的期望,最后为大家出力的。”

那少女一身羽毛长袍,连头顶遮盖住头发的斗篷上,都绘制了一只白色飞鸟的头型,看着它的形象,像是一只白色的凤凰。

夏瑞泽的话让她点头站了出来,把斗篷除了下来,露出了白皙美丽的容貌,她有着一双洁净无暇的眼睛,也有着令人瞩目的小脸,连皓齿朱唇,都显得完美无缺。

地心修真的肤色都很苍白,包括这姓端木的少女,也是一样,她认真的看着我,然后说道:“夏道友,我叫端木尧,你的事迹,我有听说过的,也知道你和联盟之间的重重矛盾,更知道没有道友的支持,我们的计划,很可能会就此失败,所以还请道友能够放弃一切的恩恩怨怨,为了我们地心生灵,为了九州生灵,为了自己,暂时不要起纷争好么?大家共同的将这件事情完成。”

“端木道友,听你话里面的意思,莫非是地心头人?”我没有直接回答,反倒是对这端木尧的身份很感兴趣。

“夏道友,我并非是地心的头人,而是地心的圣女,净界天劫,一直是我们地心人的一块心病,还请夏道友能够助我们一臂之力。”端木绕说道。

小飞拉了我的袖子,说道:“师兄,这圣女挺好的一人,不过中夏瑞泽的毒很深,怕没有小雪,估计她早就投怀送抱了,嘿嘿,不过你现在来了,这事情就不好说了……”

我瞪了小飞一眼,说道:“这个时候,说点正常的!”

“哦哦!”小飞连忙尴尬笑起来,然后说道:“虽然之前也不知道她是地心人,不过因为研究阵法,私下乱窜,这圣女我是见过她一两回的,但都是跟夏瑞泽一起,我看她就不像是知道血祭的事情,我也没机会说,既然他们把地心说抛了出来,要不我们跟她说说现在情况?怎样?”

“这端木尧一直跟在夏瑞泽后面,别说我们没有机会说,就算有,他一定也会有办法忽悠过去。”我皱了皱眉,觉得这事有些棘手,也不知道这端木尧抱着什么心态。

夏瑞泽虽然城府颇深,道貌岸然,但男女之事应该还算正派,和端木尧应该是合作关系,如今多数可能是眼看净界天劫要来了,地心民众病急乱投医,而夏瑞泽正好空降地心,拿出了端木尧深信不疑的说法出来,要不然端木尧怎么会这么信任他?

反观我们,眼下只是肆小仙证明很可能存在血祭的情况,却没有实际上的证据,修真们多是抱着不试试怎么知道的心态,而高阶修士更是打定了死低阶修士也死不到自己的想法,把这件事圆的密不透风,这才有了眼下的疯狂!

云冰心和李破晓都看着我,毕竟我如果纠结同室操戈的事情,那这事还得黄。

外婆和杜金蝉,祖子一都不在这里,让我很在意,我现在怀疑应该是祖子一派了另一队人监督外婆去了,只要我敢少有异动,他们一定会痛下杀手,现在这种情况,也不好翻脸置外婆于危险里面。

“帮不帮忙,看过你们的大阵再说,这里阴森森的,谁知道有什么妖异在里面。”我说道。

“妖异当然没有,这里的一切,都是无数的精英前辈努力的结晶,如果有妖异,我和祖道友、周道友都是神格拥有者,岂不是自掘坟墓?”夏瑞泽淡淡一笑,然后带着周其平和端木尧从露台上走下来。

这么多化神境修士,全都对这三人行礼,而地心的修真,对自家圣女更是尊敬莫名,但在我看来,夏瑞泽是邪教头子,这圣女白凤凰,是地心狂热分子的崇拜者,两人都差不多。

既然都来了这里,我也不好浪费时间,先去详细看看大阵再说,毕竟我对于阵法也有研究,没准能够看到小飞和外婆看不到的地方呢?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