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十九卷_第一千八百一十六章:后台

第十九卷_第一千八百一十六章:后台


                镇海仙剑本就出鞘状态,杭建智挥动时仿有惊涛骇浪从天而来,寒意陡然升高,空气原本的湿热瞬间凝成水珠冰凌,让周边恍惚如云雾一般!

“言师妹怕是完了……”

“唉,实力悬殊呀。”

所有人都能够察觉镇海仙剑崩天裂地的一剑,这恐怖的威力,也当之无愧仙剑之名,杭建智狞笑着以高举长剑之势,一剑劈下,岂会管千彩死活?

“住手!”季涟绝不会看着弟子就这么死去,怒喝一声就准备上擂台制止这悬殊荒诞的比赛,但刚刚要飞出,就给言师兄一把扯住了。其实言师兄冷汗也布满了额头,但基于对我的信任,所以并不打算上擂台救人,但拉住季涟那一刻,他也看向了我!

嘭!浓雾之中,一声沉如两件巨大铁器撞击的响声更是惊天动地,大家都不知道里面什么东西在碰撞,竟能有如此浩大声势,而就在所有人迷惑的时候,海风仿佛一下子从中央位置吹出,把冰雾彻底吹散!

而接下来,所有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出现在了眼前,地上的镇海仙剑断成两截,后半截扎在了地上,前半截已经不知所踪!至于本应该是给镇海仙剑杀死的千彩,却没有半点事站那儿不知所措,至于杭建智,身首分离的身体躺在了地上,脑袋飞到了另一边。

本来一招要秒杀言千彩,现在自己却连人带剑给秒杀了,所有人都不禁愣了一瞬,才晃过神来,而张诗佩叱喝一声,刹那间就飞向了千彩,要一掌将她击毙当场!

但这个时候,一道猛烈的穿云箭从千彩肩膀上射出,直接轰向了她,让她不得不偏移了下身形,躲过了这道攻击,而就是这一瞬间,我就到了场内,站在了千彩的面前!

“杀我弟子!坏我仙宝!哪来的邪门外道!老身灭了你!”张诗佩怒吼,这一掌声响阵阵,恍如奔雷之声!

“杀人者必被人杀之,咎由自取,又怪得何人?”我冷冰冰的说道,体内的能量如烈马奔腾,一瞬间爆发而出,化神境的修为,在这一刻展露无遗!

强横的领域之力将飞速而来的张诗佩一瞬间凝固在了空中,半点寸进不得,我剑指一捏,一声‘剑来’,湛蓝石剑已经到了手中,下一刻,长剑爆发出猛烈的力量,把张诗佩惊得连忙释放自己的领域,急忙往后飞退!

“张掌门,若要灭我,放马过来!”我看着她毫不犹豫的飞退,并没有追击的意思,而接下来,囚牛已经飞了回来,从剑身变化成了一只小鸟,落到了千彩的肩膀上!

囚牛从言千彩第一场反击赛开始,就一路跟随保护着她,所以早就混熟了,只不过现在显出了形状而已,刚才的镇海仙剑,自然也是它一剑磕断的,这一界的金铁,是无法挡住囚牛全力一击的,更何况这名不见经传,闭门造车出门不合辙的镇海仙剑?

地海仙门把在我眼中顶多高阶飞剑的东西叫仙剑,目无余子的程度,可见一斑。

“果然是化神境修士!”张诗佩冷然说道,随后看向了葛宁剑等人,说道:“别派欺我地海仙门到头上来了!难道几位道友还有闲情逸致看热闹么?”

印难逢脸色微微一变,沉吟道:“张掌门,自然不该,不过刚才杭师侄,确实也是要杀言师侄在先,贵派弟子之间内讧,我们风羽仙山岂敢介入?若是此獠挑战我地海,自当另说。”

“比赛应点到为止,杭师侄是否过了?言师侄与其叔是否做事过当,委实该好好讨论下。”千妙仙谷的南门锦眼光也不差,看到我化神境的实力力压张诗佩,如何还敢轻举妄动?加上多年以来清楚张诗佩的为人做派,从来都是以强凌弱必用全力的类型,眼下退缩找帮拖,明显承认了不敌,他上去不是找死么?

“呵呵,还要讨论?此獠在我门中杀我弟子,你们还要什么讨论!?”张诗佩大怒,看向了沈白冰和姚观雨,说道:“姚道友,你和你弟子,该不会也是这做派吧?任由别家欺上门来,随意杀人?”

沈白冰蹙眉,姚观雨沉凝一下,说道:“别派来此闹事,我地海门派,自然不肯。”

这话点到这就停,可见姚观雨狐狸本性,张诗佩咬牙切齿,怒道:“诸位是否觉得此獠乃是天一道之人,便惧怕了三分?不过一九州内海的新派!我地海存在不知多少年了,难道还怕了它不成?”

张诗佩说罢,站在葛宁剑身边的弥河也大声说道:“不错!诸位掌门真人!这天一道冒充反神格联盟,欺上我地海仙门来,便是欺我地海无人!眼下他一人却公然挑战我地海,挑战反神格联盟!我们如何能忍?!”

我目光一沉的看向了弥河,弥河心生畏惧的后退了一步,而葛宁剑则露出阴险的笑容看着我,并间接拦在了弥河的身前。

这一招祸水东引,也把反神格联盟扯上了,一群反神格联盟的观察使都纷纷传讯给上头的堂主,询问这事怎么办是好。

如果换了一般的弟子,我早就给她们乱刀砍死了,然而化神境修士却不是弟子就能解决的,所以眼下张诗佩已经是怒火滔天了,关键是还叫不动他人帮忙,这就更让她火冒三丈:“阁下天一道哪位?!为何冒充反神格联盟来我地海杀人?!”

众人全都看向了我,各家的掌门听说我是天一道的,心中都有自己的小算盘,因为天一道弟子曾经到过地海传道和沟通,并且还有一队人关押在地海仙门里。

我冷笑一声,准备自报姓名,好让她们知难而退,把弟子们还回来,结果这反神格联盟里面带头的长老收到一封通讯符,看了一眼后冷笑说道:“张掌门,我们堂主说了,一个天一道的修士胆敢冒充我们反神格联盟,这何须再来问他?就算化神境修士,地海仙门难道还对付不了么?而且堂主也说了,只要确定对方有错在先,我们反神格联盟会全力站在地海这一边。”

对方这句话,顿时让张诗佩心中大喜,要知道死磕天一道,她们地海仙门还有点犯怵,但眼下反神格联盟成了靠山后台,那还有什么好害怕的,包括印难逢和南门锦都互看了一眼,已经是一副犹豫的表情了。

“天一道在青墨海,和我们反神格联盟一场冲突,大家早就翻脸了,堂主自然不会说假话,张掌门,你们这里可是六个化神境,难道还打算让对方来去自如?”那带头长老仿佛早就看天一道不爽,这也难怪,身居强者之位,总想着对稍弱的之人颐指气使,一旦对方反抗,自然而然就会想到诉诸暴力。

给这话一激,张诗佩也颇为着恼,自己这里六个化神境,居然连问罪我一人都不敢,委实太丢地海的脸了,就看向了另外三派掌门说道:“地海门派,何曾遭过如此挑衅!?诸位这个不敢,那个不敢,连地海都保护不了,又做的什么掌门?好!你们不愿意与我共击强敌!便让地海弟子们好好看看!我张诗佩如何维护地海公义!你们是如何袖手旁观!”

说罢,张诗佩率先走向了我,而这个时候,葛宁剑扫了一眼各派,说道:“外道修士欺我地海如此,我必百倍还之,掌门师姐,便算上我一个。”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