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十九卷_第一千八百一十一章:抢分

第十九卷_第一千八百一十一章:抢分


                弥河给我问的哑口无言,连说几个‘你’字,连那离掌峰也沉凝下来,想着怎么解疑此事,不过他自家的几个亲传弟子,确实是拿了自己的兵器和法宝,一路连胜过来的,那些仗着法器增幅,用法术的弟子还好些,有的弟子,几场比赛下来消耗的仙力,多只是驱动法宝兵器时所用,而一般弟子甚至第一个回合都没有扛过去就给打飞了!这些更是匪夷所思!

所以作弊的事情谁都在干,都明目张胆了,她们只是看不得普通弟子凭借法术获胜,还是用同样的招数把精英弟子打飞了!所以觉得有诈,觉得不大对劲!这就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典型,也是门中所谓亲传和普通弟子的区别。

如果只是平时的各峰论武,还有点公平性,有时候普通弟子打到四强还正常,但到了性命攸关的关键时刻,可就没什么公平可言了,总有游走规则之外的潜规则,只不过是普通弟子敢怒不敢言而已。

“很好,道友要是想让这孩子继续比下去,若是输了,可是仍要扣除积分的,到时候扣掉的积分,是会充入赢者的那部分里,当成是最终胜利者攀上巅峰的垫脚石,而导致这孩子失去了升仙资格,这样也没问题么?”离掌峰说话已经冷冰冰的了,看来是对我失去了耐心。

“呵呵,这道理我倒是第一次听说,也不知道扣掉的积分,充入赢者那部分,是为何?”我有些不明所以,毕竟之前是看过规则,但也没听说过这部分。

“决胜战里,每输了一场,仍要扣除一分,而四分的弟子,除了有出线资格,赢了就能再积一分,却上不封顶,若是连赢四场而凑够了八分,除了自己出线需要四分,还能把另外四分赠给其他人,亦或者用来跟门派里任何人换取等价的报酬,至于输了积分的,可就要跟四分以下者重新进入争夺积分出线的模式,无缘参加决胜战了。”离掌峰说道。

原来是抢积分换宝物模式,这个在下界倒是稀疏平常的赌博模式,对于高手来说是手到拿来,对于其他人来说,无异于拼命赌博。

“没问题。”我点了点头,只要一直赢下去,挣下来的积分,能够让千彩得到更多好处,而且未必会输,就算输了,还有跟三分以下者争夺出线的机会,没什么好怕的。

不止是离掌峰,其他人都很惊讶,觉得我是贪婪过头了,倒是千彩这孩子大出意料的跃跃欲试,似乎有比斗试试的想法。

“离掌峰,那要不要通知掌门那边?”弥河仍有些不甘心的表情,而离掌峰摆摆手,说道:“到时候让掌门自己来看便好,是好是歹,终有定论。”

弥河咬咬牙,说道:“既然如此,那就等决胜战的时候罢!免得说我针对谁人!”

几位反神格联盟的人也对我这么不给面子颇感诧异,甚至有些郁结,但也都抱着看好戏的心态看这场比赛,所以也不打算搭理我和言师兄,寒暄两句就跟离掌峰喝茶去了。

胜负战是在积分战后举办,剩下的弟子还有一段比赛,我们就去了掌门休息室那边,我除了给千彩提纯实力,还要给她增加更多对于天一道的了解。

千彩和我不同,她是在九州界从零开始,而我以前就是下界的修士,修为在转化上不存在太多的不安定因素,加上有化妖丹突破修为极限,对于下一个境界的了解,会比一般修士要稳定的多,所以她不能凭借黑鱬糕来强行突破修为,毕竟在紧凑的时间里,要稳固修为是不可能的,而修为不稳,会造成境界下滑,甚至可能憋着的一股气息会就此散掉,轻者掉级,重者走火入魔,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所以浓缩她七重仙的修为,是目前最可行的办法。

这孩子因为遇到的师父不偏不倚,基础功很扎实,所以在用天一道给她串联修为的时候,并没有遇到多少阻力,顺理成章的将她的修为牢牢的强化了一遍,至少目前这里的七重仙就不可能是她的对手,而八重仙,除非是拥有逆天宝物的,否则也打不过她。

胜负战很快在第二天的早上开始了,参加的弟子一共有三十多位,各自抽了号码对决,丢了积分的,就直接淘汰出局进入积分赛,赢的积分,一路走上巅峰。

千彩这次抽到了三十三号,单数要跟双数三十四号的一个叫陈小青的师兄对决。

“是陈小青师兄!”千彩手不自主的掩着嘴,看言师兄好奇,千彩继续解释说道:“陈师兄是海慧峰掌峰的关门弟子,八重仙里也是叫得出名的呢。”

“千彩,不可长他人志气,你现在在门里,不也是叫得出名的?”我笑了笑,千彩脸上顿时红了,说道:“我哪有,是叔叔的功劳。”

“你资质更是比一般弟子要好很多,只是得不到真正的高人指点而已,而你师父虽然能让你根基扎实,法术施展娴熟,但所处格局太小,反倒让你明珠蒙尘了。”我并不客气的说道。

季涟也在当场,听我这么一说,眼神看了过来,而千彩连忙说道:“叔叔……师父全心全意教我,不是你说的那样的……”

“千彩,你不用替为师解释,他说的很有道理,数年你在夹缝中求存,磨砺之中长大,是为师限制了你的成长。”季涟倒是大大方方承认了,让我很是意外,但下一刻季涟就密语传音的对我说道:“敢问两位是天一道哪位前辈高人?还请明示。”

听到是传音,意思是我说什么她都不会说出去,所以我并没有半点隐瞒,说道:“我是天一道掌门夏一天,这位是我师兄,九大掌峰之一的言阿肆。”

季涟一听,整个人身形一震,然后连忙拱手又传音道:“原来是夏前辈和言前辈,天一道名声之大,震动地海,而两位大名,在我们这一辈里,也如雷灌耳。”

言师兄知道似乎知道了我和季涟说什么,毕竟季涟的表情和动作都逃不过他眼睛,所以捻着胡子,头颅高昂了不少,显然自己现在也算是名人了,也得有点架势,这是给天一道长脸的事,不能先矮了身形。

“地海居然也识得我和我师兄名字,我还以为你们并不认得呢。”我笑了笑,言师兄没有易容化妆,但我却多了一抹胡子,算是和各大势力得到的信息长相上多了一丝不同。

“不敢,各大仙门应该没有不知夏掌门的,倒是季涟有眼不识泰山,怠慢了。”季涟有些尴尬的说道。

“无妨,希望时机未成熟前,季道友莫要说出我的身份才好。”我淡淡的说道,而季涟犹疑了下,就不说话了,似乎也有些拿不准我的意思。

“言千彩!”

台上很快唱喝到了千彩的名字,千彩一个御空,就上了擂台,而对阵的陈小青已经站在了那里,用好奇的目光打量着这位今天出尽风头的师妹。

千彩的兵器是一把普通的剑,和寻常弟子无二,但这陈小青剑上却闪着寒光,应当是厉害的兵器,估计也是擅长剑诀了,不过对于千彩而言,这并不是难题,因为擅长用法宝的对她反而威胁不如剑仙,毕竟用剑者,剑就是自身法宝,而且御剑比法宝还要快,对付剑仙,要么法宝高级到碾压级别,要么就得用剑法剑术来分胜负。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