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十九卷_第一千八百零七章:传功

第十九卷_第一千八百零七章:传功


                “地上人,你什么意思?”弥河不客气的问道。

我皮笑肉不笑,说道:“既然觉得她是骗吃骗喝,那就把她从哪里来的送回哪里去好了,这么强留着她,岂不是浪费自家资源?如果觉得她浪费了你家的资源,折算下仙晶,我赔给你就是了。”

“呵呵,笑话,你以为是你们九州地界,说赎身就赎身?”弥河气得脸色难看,又道:“你们不过是反神格联盟一处分盟的监察使,还管不到我们弟子的事!”

我面色阴沉,看来对方是不肯把孩子交还出来了,这种情况下,不动用强制措施,对方会觉得你软弱可欺。

然而看到我要出手,言师兄左右看了一眼因为我们争执而引来的各个长老,然后说道:“师弟,算了,我们先去看看孩子再说。”

弥河见我们服软,说道:“地上人,乖乖看完比赛就离开这里!我们地海仙门不是一般门派,不是你想怎样就能怎样的!”

言师兄拉着我离开,我心中对这地海仙门却也心中好感大跌,看来排外的地海仙门,实在是太过慌忙,而几个身穿墨绿衣服的,类似长老的地海仙门弟子在争执结束,就给弥河招过去说了几句话,然后开始远远紧随着我们,似乎已经盯住了我们的一举一动,估计是怕我们强行把弟子掳走。

“夏前辈、言前辈,好在刚才你们走得快,本家对于外来门派都这样,对外边的修士,都比较排外,而且若是惹事,戒律堂不是吃素的!”万古仙门的女修吕英萱跟我说道。

“那边几位就是戒律堂的长老?”言师兄问道,而宋辉点头:“对,言前辈不要老注目过去,会惹恼他们的,这戒律堂长老不比其他长老,连我们给开揍了,基本也都是白揍了一顿,上回俩师兄来这办事,无端端就给打断了腿,结果师伯去找戒律堂理论,愣是灰头土脸回来了。”

“如此霸道!”我冷冷的说道,言师兄立即摆摆手:“师弟,先忍一忍,见到孩子再说。”

好声好气果然人善人欺,但眼下还不能发火,万一真打起来,孩子不好找,我强压火气,跟言师兄去那边颇为清静的林子里找千彩这孩子。

吕英萱和宋辉只是交代了我们一句后,就回了自己师门那边,说有什么就吩咐她们,她们是负责全程招待我们的弟子。

看她们客气,我和言师兄都颇为感激,对万古仙门的印象不错。

我们两人很快就来到了弟子休息处那边的林子,问起了千彩的下落,地海仙门的弟子们看到我们还带着几个戒律堂小尾巴,都避之惟恐不及,不过言师兄眼睛却厉害,扫了一会儿,就发现了几个唉声叹气的弟子挡着的位置,一个看着还像是半大孩子的小女修,蜷缩蹲在树下无声抹泪,这让他心生恻隐,不禁走了过去。

“孩子,怎么了?”言师兄柔声问道。

那女弟子怯生生的低头说道:“输比赛了……还剩下一分了……”

言师兄叹了口气,说道:“努力点,或许能扳回呢?”

那女弟子哭着摇头,但似乎觉得这个声音熟悉无比,就抬起了头来,这眼睛一看,顿时从两眼无神,变得发亮起来:“啊……爷……爷爷……”

“千彩……是爷爷呀……爷爷来晚了,你受苦了……”言师兄两眼含泪,摸着千彩的脑袋。

此时千彩已经出落得婷婷玉立,并非是当年那孩子了,几年过去,眼下皓齿樱唇,别样的精致。

我在一旁没有说话,而是和戒律堂的长老眼对着眼,他们虽然没有过来找麻烦,但脸色不见得多好看了。

“爷爷!”我千彩确认了言师兄身份,哭得更是梨花带雨,死死抓住言师兄的手不放,生怕会因此而再次失去。

爷孙俩悲情见面,也是颇多感人,我心中欣慰不少,火气也降了下来。

好容易重逢,言师兄自然要问起了千彩在这里过得怎样,是否给人欺负了亦或者怎么了,千彩很乖巧的一个孩子,问无不答,低声细语的,倒是个温婉的怯懦的性子。

这样的性情,无人保护的话,注定会在竞争激烈的门派中成为弱者,所以可以看得出来,千彩在这里似乎没有掏心挖肺的朋友,多是一些冷眼看着的师兄弟姐妹而已,眼下大家都在为前途未卜的挑战赛而努力,谁能管得了她?

言师兄好一会儿和嘘寒问暖后,才问起了比赛的事情,千彩给这么一问,又抽泣起来,喃喃说道:“我方才在普通组那儿赢了三分,在挑战赛的时候……我不小心挑到了厉害的师兄,输了一分,后来几个同门师姐妹还骗我……说会让我送我一分至少不输,结果……眼下输得只有一分了……师父说我笨,就让我暂时在这冷静下,不要输红了眼,我觉得委屈,就在这哭了起来。”千彩哭了起来。

“孩子莫哭,有爷爷在呢,要不你就不要比了,跟爷爷走好了……”言师兄压低声音说道。

结果千彩摇摇头,看着那边正看过来的一个中年女修,说道:“师父对我有恩,刚来的时候,别人都不愿意要我,是她收留了我,传授我道*法,我说过要报答师父,给她老人家争口气的……”

那中年女修看了过来,叹了口气,她身后还有几个嬉皮笑脸的弟子,这几个弟子里,怕还有骗了千彩分数的,不过这也是智谋的一种,毕竟生死攸关,无论用什么的计谋,只要不采取规则外的手段,就不会有任何追责,所以也是那中年女修没有理会骗了积分的弟子的原因。

长老和掌峰基本都内定得到名额,因为升仙坛大会,出力最多的将会是她们,弟子都是顺路带过去的,所以要经过个人努力才行,尽量选择优秀弟子,是这场升仙大会的本意。

“要争口气有何难的?”我笑了笑,看了一眼场内弟子,最高者不过八重仙,低的也不过四五重刚刚有点仙身道骨苗头的,心中就有了定计,其实千彩的资质和实力,已经算是中流偏上的水准,毕竟九重或是往上就是长老的修为了,长老根本不需要下场比试。

“可是……我……”千彩目瞪口呆的看着我,有些不信,但毕竟我是跟她爷爷来的地上人,却反而也有点期待在里面。

师兄其实大我很多,如果论人间辈分,都已经可以称为大伯什么的了,所以我老气横秋的说道:“千彩,你们地海仙门,学习的道统,应该是杂学多些,我虽然没有令你白日飞仙的本事,但只要你肯跟我学上一两招,我便可保你稳胜你那些同门。”

千彩毕竟给地海仙门洗脑几年,也不敢轻易答应下来,但我说话声音并不小,她的女师父反而是听到了,走了过来上下打量我。

那女师父修为也颇高,竟有十重仙化境期的修为了,因为听到之前千彩叫了‘爷爷’,她说道:“贫道季涟,两位应该是千彩的亲人吧?若是有能力传授千彩功法而让她能够给选上,又有何不可学的?性命攸关,此时当权宜行事。”

一群弟子听说只要我传授一两招,就可以让千彩稳胜所有同门,顿时用鄙视的目光看了过来,觉得这并不可能,而千彩给众目围观,也脸红耳赤,大气不敢喘了。

“好,既如此,还请季涟道友准备个安静的地方,让在下能够传道一二。”我笑道。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