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十九卷_第一千八百零二章:愧疚

第十九卷_第一千八百零二章:愧疚


                “小伙子……你怎么不说话了?老言真没提亲?”胡老太又再度问我,我笑了笑,说道:“言师兄是请我来替你治病的,提亲的事情,却并未说道。”

胡老太一怔,还想要说什么,我却不由分说的手搭上了她的手臂,一股细微至极的仙力快速游走了她周身,把堵住的所有经络血栓尽数冲破。

但这一下毕竟是仙家走脉,冲劲十足,顿时让胡老太浑身都汗水连连,不过我收功的时候,她说道:“小伙子,你是怎么治的?怎么我觉得浑身好像有用不完的力气……我的腿,哎哟,我怕能踢死一头牛了……”

“我和言师兄来过的事情,切勿再提,此间便是永别了。”我笑了笑,说完,人就到了小娇气息散发的地方了,只有胡老太大呼‘神仙慢走’这几个字回荡耳边。

“师兄,如何?是否问到了什么?”我连忙问起来。

言师兄摇摇头,说道:“还是老样子,什么消息都没有。”

我当即说道:“看来我们的方向错了,不是当年贼兵没来过的路,而是反方向找才对,我们去当年发兵的城市,问一问警备队的人,或者沿途问问官道上的民众,或有新的消息。”

言师兄愣了一下,忙问我怎么回事,我就把自己猜测说了出来,当年郡守派来大军攻打我们这些起义军,一定有好心人起了恻隐之心,率先沿途驱散民众,而那时候,正好碰上言师兄赶集了,以至于小郡主可能跟着那好心人离开了五经山,躲过了劫难。

那胡老太不信这好心人劝离,留了下来,后来我们伏兵五经山,打退了敌人的粮草先行部队,没有让敌人没能做出攻击,才让胡老太始终认为对方是骗子,时至如今。

言师兄恍然,连连说对,然后立即跟着我沿途返回,问起了他不熟悉的一些民众,果然,带着一个漂亮小女孩的警备队军官这些情报,很快就落入了我们的耳中,言师兄兴奋无比,因为连对方明显的样貌特征,甚至也都有了。

而我则直接去了市里,调集当年的资料,查找当年警备队的情况,毕竟不是几十年过去,所以查找起来十分容易,脖子上有一道疤的警备队军官,除去了重新收拢认命回来的,离职的,最后我们终于锁定住了一位当年就给革职,彻查,最后却无端消失的一个人。

那人在当年还没解放这座城市的时候,就半夜里出走了,因为官职不小,所以为了防止情报泄露,警备队甚至还大肆的搜捕了,最后查到是沿途疏散民众的事,因为当时没有解放,所以给了他一个通敌罪名,不过到解放为止只知道此人叫做郑柔民,始终没有找到此人,再后来市里解放后,此事反倒是不了了之了。

“有儿子,老婆,当时没过多久,就不再深入调查了,还父母健在,郑家排行老二,这不难找。”我安慰言师兄道,市里因为是我要找人的缘故,几乎把所有警备队都派了出去,而我和言师兄在市里等消息,小娇则在城外带孩子。

“可多年过去了……这人都没有半点要回来的意思,会不会……”言师兄坐立不安的说道。

“新政府的情况他应该也不知道,当年的事算是通敌了,这里旧城用的有不少都是旧将,估计他也保不准当年的上司会让他吃苦头吧,或者害怕警备队的缘故,而不敢回来。”我解释起来。

言师兄点点头,只能耐心等待。

好在这次效率非常高,很快郑柔民的父母就找到了,我和言师兄立即赶去,把此间的事,和二老详细的说了起来。

惊讶我居然是整个中州的皇帝,二老顿时跪倒不愿起来,然后自然是什么都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甚至还求我原来多年一直藏匿孩子消息的事实。

“城外西寒村?”我愣了一下,没想到这郑柔民,居然和妻子,儿子住在了城外的村子里,这让我和师兄喜不自禁。

我突然空降,震惊了关外郡的郡守,现在的郡守是当年跟着我的老兵了,现在正在千里之外赶来,但却给我回绝了,只让市里善待郑家后,就去了城外那里。

看到郑柔民的一刻,我和言师兄都松了口气,连忙问起了当年他沿途通知周边官道居民撤离的事情,并且问起了五经山上那个小女孩,是不是他带走的!

“你们是千彩的亲人?”郑柔民夫妇愣了一下,但很快,却叹了口气:“你们来晚了!”

“什么?!”言师兄整个人如置冰窖,而我也浑身的都震了一下,来晚了?

“千彩姐姐给一帮姑姑带走了!”一个七八岁的孩子激动说道。

“姑姑?”我听罢,顿时松了口气,而言师兄也明显脸色好看了很多,毕竟我们刚才联想到的,都是孩子死了。

“是呀,有好多,一群呢!”孩子着急的说道,郑柔民看向了孩子,说道:“小军,到外面玩去,爸爸正在忙重要的事情。”

“郑兄弟,到底怎么回事。”言师兄连忙问起来,郑柔民看着也有四十多了,叫兄弟也不会有错。

郑柔民叹了口气,说道:“当年我也是运输部队警备队的一员,深知那贺瑞栋的可恶,所以沿途除了疏散周边的民众,还专门看看哪家有未成年的女孩儿,就特意去嘱托一番,但来到五经山的时候,恰逢孩子的爷爷去了集市了,而千彩这孩子是独自一人住在山上,而那时候情况也很特殊,贺瑞栋和柴云那两个畜生的部队就在我后头赶过来,所以我当机立断,把千彩那孩子带走了,并且绕道赶回来,打算过几日避过了彩云的军队,再去五经山找他爷爷,可后来,我带着孩子回五经山的时候,山上已经一片狼藉了,我就以为孩子的爷爷死了,而孩子一开始却没有那么想,我无奈之下,陪着孩子住在五经山好些日子,但始终没有看到她家人来,屡屡劝她,最后就回来了,但下一年兵灾的时候,孩子却哀求去五经山上住一段时日,算是祭拜她家爷爷……我觉得亦或者她不信爷爷死了吧,因为若是她可能觉得爷爷以为她死了,每年祭日,一定会来给她扫墓的,对不对?”

我点点头,说道:“孩子倒是很聪明,可惜,当年我们遇到的事情太大,太多了,言师兄也未能在那一年回去扫墓呢……”

“唉,就算去了又能怎样?刚去那年,就有一群道士经过五经山,看到我们俩居于此地,便盘问了起来,我也是老实,居然照实说了,却不知道那群道士反而说我不是孩子父亲,带着孩子住在这山上,肯定不怀好意,甚至还逼问了千彩和我的关系……好在孩子心善,据理力争,可那群道士就是不肯作罢,强行将孩子带走了。”郑柔民神伤万分,孩子和孩子住了一年,自然是念想得很,所以刚才他家孩子才会这么激动。

“为何要带走千彩这孩子……”我沉吟问道,而言师兄也是如此,郑柔民想了想,说道:“她们说,让我不要找,她们都是神仙,住在海外,不是我这凡人可以找到的,如果千彩那孩子能够争气,过几年,会自己回来的,可现在都过了几年了……千彩那孩子都没有回来……我想……唉,当年我就算死了,也应该把孩子夺下来才对……愧疚,我深深的愧疚呀。”

“神仙?”我皱了皱眉,好大的口气。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