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十九卷_第一千八百零一章:爱慕

第十九卷_第一千八百零一章:爱慕


                听我责怪,言师兄苦笑摇头,解释道:“我……我这不是怕你麻烦嘛,你是中州皇帝,指引天下万民,又身为天一道的掌门,领一门十数万精英修士,如今又隐隐为天下修真持牛耳者,九州踏遍,无修真不识你大名,眼下升仙坛大会在即,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怎么能让你为我这样的小时而操劳?”

“师兄!你当年无论大事小事,与我都是同舟共济,这么多年过来,你的大事,与我大事又有什么区别?”我回答道,看向了青竹这小女孩看着我们在这密语而迷惑,我摸了摸她的脑袋,说道:“青竹,你叔叔和伯伯都不是普通人,我们是九州修真,一会若是发生什么事情,切不可太过紧张惊讶,好不好?”

青竹点点头,说道:“修真我见过,飞檐走壁,胸口能打碎大石头!”

我莞尔笑了起来,言师兄也有顿觉豁然,笑道:“你看看你,不过是能飞檐走壁,胸口碎大石而已,愣是把那么多事揽在身上。”

“多大的能力,就要做多大的事,我心所往,便是大义,岂会分自己能力强弱。”我洒然说道,随后弹了一下响指,小娇就从密林深处,瞬间到了我面前。

面无表情的看着夏言青竹,小娇并没有太多疑问,只对我问道:“主人,便是此子么?”

“嗯,正是她。”我说道,小娇点点头,然后走过去渐渐化入一团浓烟之中,随后一只蛟龙脑袋在云海中窜了出来,瞪着青竹,大目不眨。

青竹本来看到云海蒸腾还觉得新鲜无比,但一看到小娇化身蛟龙,顿时脸色煞白,但因为之前答应了我不要太惊讶和紧张,她愣是浑身发抖而不呼叫半句。

我笑了笑,说道:“好,是一块上好璞玉,师兄,你弟子也不少了,再收一个好了。”

“好吧,若是她喜欢走这条路,我并无不教的理由。”言师兄说道。

青竹看着我,看着言师兄,随后停在了蛟龙的脑袋上。

我脚尖一点,仙气就带着青竹飘上了小娇的脑袋上,而言师兄自也尾随其后,三人腾云驾雾飞了起来,青竹适应能力并不弱,只是少许惊讶,就发现无论她怎么想要往后昂倒,都会给一股仙力托着,仿佛置身软绵绵的床榻一般,顿时是高兴起来:“这可不是飞檐走壁那么简单。”

“师弟,接下来,我们回内仙海么?”言师兄问我。

我想了想,密语说道:“不,沿着这两条官道,前后都排查一番,当年我们因为时间仓促,又觉得小郡主已死,所以未曾将周边捋一遍,现在虽然过去数年,但只要小郡主还活着,蛛丝马迹断然不会消失那么快,而且当年师兄不是查找过分发盘缠的那些可怜孩童的名字了么?并无小郡主在内,当年我们的方向,一开始就走错了。”

“这……可能会费时费力呢……”言师兄叹了口气,感激的看向了我。

“不会耗费太多时间的。”我说道,而小娇聪明伶俐,一瞬间就到了官道上,并沿途找到了附近能够看到的第一座房子。

“这……这应该是田老汉的家里,他亦是个菜农。”言师兄叹了口气,看着房子破败,我还是说道:“青竹,你呆在小娇阿姨这里,不要害怕,阿姨很温柔。”

青竹答应,而我则跟言师兄一瞬间出现在了屋子的死角那,绕到了门口,敲了敲门,结果在敲了第三下的时候,门板就整个塌了下来。

“久无人居,已然是坏得不行了。”言师兄说道,我走入了房中,一应器物,已是数年之前,而田老汉早就不知去向了。

当年兵荒马乱,整个关外郡都在内战,谁又顾得上谁?田老汉估计都横尸田边多年了。

我们当即一路沿着官道挨家挨户的找过去,言师兄都如数家珍,其中自然也有外逃后又因为战乱消失而逃回来的人,看到言师兄,全都惊讶得不知所措,但问起了小郡主的事情,皆说自己当年兵乱,立即逃得无影无踪了,数年后,方才又逃了回来,再起的生计。

不过在找到村子的第六家胡姓的老太婆时,事情有了转机。

胡老太已经五十多岁了,这几年都是瘫软在床,是他正在下田的儿子引了我们过来,一进门,他就说道:“妈,你看看谁来了?”

卧病在床的胡老太,整个人有着不符年纪的风烛残年,但看到言师兄,她整个人都愣了一下,然后嗖一下就坐起来了,整理了下头发,喃喃说道:“言大哥,怎么现在才来?”

“兵灾,逃难去了,有些事想要问问你。”给这么称呼,言师兄脸上一红。

“唉,那年闹兵灾,我腿脚已然不方便了,有个骗子还来骗我们,说将有贼军要过官道,好几家倒是逃向了关中市的地界,我当时就没有逃,这不,兵灾没来,她们却逃了,但有几家能回来的?你一定是给骗了吧?对了,孩子呢?”胡老太看向了我,却再看向我们身后,应该是在找小郡主。

当年五经山后,敌人就败走了,所以也就没到这里。

“孩子……孩子当年走丢了,现在天下太平了才得以回家,却是问你知道些什么的……”言师兄尴尬的回答,可能他并不擅长骗人。

“丢了?哎呀,老言,去了几年也受了不少苦吧?不止是你,好几家我就劝说不要逃了,又不信我,结果妻离子散呢,孩子的事,我并不知道吶。”胡老太幽怨的看了一眼言师兄,说道:“那如今来,除了寻访孩子,可是还有别的事的?”

“并无他事,若是不知道,便也算了,我别家寻去……”言师兄连忙解释道,然后拉着我出门,我心中疑惑,还想要问几句,但胡老太已经有些嗔怒了,说道:“老言,五经山太远了,你每回挑菜去卖,到集市也不方便,与我这老太一起过清苦日子得了,你当年不听,现在也不听,还会后悔的。”

听完这话,我差点没笑出声来,想不到这是当年言师兄的爱慕者呢。

言师兄也不打算听解释了,拉着我就忽然在屋子外消失不见了,让胡老太的儿子不停揉眼,以为眼花了。

“去……去下一家。”言师兄尴尬说道,我笑了笑,拍了拍小娇的头:“你去下一家问问,顺便等我,我回去一趟,一会就来。”

小娇不由言师兄分说,就高速飞离了,我却再次来到了胡老太家里,胡老太看我去而复返,顿时是来了精神,说道:“我就说了老言脸薄,要不然不会带你来说媒,没事的,孩子你说罢,我听着呢,其实也知道老言穷,当年常来看我,送些自家的有,我家没的菜,我虽然知道他的意思,也喜欢他,但他就是不说,错过了这段姻缘,所以要不是兵灾,我们就在一起了,这趟他来我知道他想找孩子,也有续缘的意思,我也不要他什么嫁妆了,在一起就好。”

我心下一笑,表情却没有显露半点,而是问道:“阿姨,我来并不是来求亲说媒的,就是想要问问,那位当年骗你要来兵灾的人,到底长了什么样,有些什么特征亦或者什么让你记忆犹新的?”

“长得不丑,跟老言差不多,不过不像是周边的人,他说他是对面市里的警备队,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大家信了,我却没有信。”胡老太说道。

我心中如拨迷雾,老太一句话,让接下来的寻找方向明朗了许多。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