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十八卷_第一千八百章:夏言

第十八卷_第一千八百章:夏言


                我一丝不苟,而言师兄也在旁边主持阵法的完整,顺便也在给我护法,直到皮肤彻底覆盖到脸上,形成标志少女的脸,还有长出该有的头发来……

但随着我越来越完善小郡主的仙身道骨,却看到言师兄神色越来越凝重,甚至是错愕,是震惊,我心中感慨他应该是觉得太久没看到了小郡主,从而感到陌生,感到愕然,亦或者觉得不可思议,这都是可以理解的。

毕竟我们这样的化神修真,也曾经是人修炼起来的,一样有着丰富的人类情感,这些和很多上古传说中说的不一样,什么是神仙无情?这都是假的,连女娲造人,都是怀着满满的寂寞而捏出了陪她玩耍的人类,说明神仙一样有七情六欲,只不过藏得深了点而已,也因人而异。

我现在化神境的修为,比之一般化神境自不可同日而语,凝聚新的仙身道骨,并不是太过困难的事情,所以半天时间,我就已经把小郡主的身体打造了出来,并且让残余的灵魂融入其中,和原本的骸骨形成一体。

复活术终究是结束了,从背包里拿出了一件崭新的,小一号的女子用天一道道袍,替小姑娘穿上,然后才伸出了手,点在了她的眉心处,注入了刺激她醒过来的一丝热流。

似乎感觉到了燥热,美丽的少女睁开了眼珠,有些疑惑的看着我。

因为是残魂,所以除了本能,几乎都是一片空白而已,并不能指望她直接能言善道,甚至记起以前太多的任何事情,只能是到了一个熟悉之极的地方,或许还能觉得是曾经来过的样子。

要知道当年剑魔师父多厉害,结果不也是连自己名字都记不得?少女懵懂看我,我也只能报以微笑,说道:“你生了一场大病,昏睡过去很久了,我是你叔叔,这位是你大伯。”

少女想了想,点点头,她的记忆几乎没有,而**也因为是仙身道骨,所以也是崭新的,连举起手来,都觉得困难无比。

我将她扶了起来,让她缓步走一走,适应下身体的状况,可少女站起来的时候,言师兄非但没有说一句话,满脸也全是震惊中,带着一丝失望的表情。

“师兄,怎么了?难道是时间太久,忘记了小郡主了?快过来帮忙扶着吧。”我有些责怪他反应太迟钝,就打算先让他碰触下小郡主的身体,好让他知道小郡主是活生生的人,而不是不存在的东西。

言师兄就跟机器人一样走了过来,但到了一半的时候,他重重叹了口气,然后苦笑起来:“是,她就是小郡主……”

我松了口气,我只知道她叫小郡主,却还不知道叫什么名字呢,就说道:“师兄,我当年离家学医修道的时候,小侄女还未出世,平时你也管她叫小郡主,也不知道她大名叫什么?”

那少女长得实在是漂亮,当时只是半张脸,就让人觉得水灵灵的,眼下她也好奇的在我的搀扶下看向了我和言师兄,希望能够知道自己的名字。

言师兄愣了一下,然后看向了我,说道:“家里早就因为大灾而毁了,她也因此昏阙了这么久,常人说,未成年时命不好,可另择取一名字,师弟你救了她,又是她叔父,便给她取一名字如何?”

我传音入密,问道:“言师兄,怎么要另取其名?原来的名字不好么?”

言师兄吱唔道:“这……这……还是另取一个吧,要不然以前的名字……也不好,命运多舛的,取吧,你取名蛮好的,紫衣的名字不也是你取的么?好听……”

我看着他,皱了皱眉,难道言师兄对复活术心生忌讳而不愿用小郡主原来的名字?我想了想,就说道:“也好吧,但姓什么总该跟我说下吧……”

“姓……姓也重取吧,既然是新生,便一切照新就好……”言师兄看着我有些不知所措,我犹疑了下,连姓都重新取,那可难为我了,总不能再当收个义女吧?既然是言师兄带大的,那要不用言字作姓?

也不妥,这么大的因果,实在难为了我,这言师兄怎么回事,看着像是强颜欢笑的模样。

“叫青竹吧。”我想了想,实在不知道取什么名字好,对于名字这些,媳妇儿说我是智商拙计得很,我反正觉得紫衣,青竹,倒也不错,青竹取之青河郡,那里盛产青竹,言师兄也因青竹而入世。

“青竹……青竹不错。”言师兄连连点头,一副只要是我取的,怎样都好的表情。

“叔叔,伯伯,你们姓什么?”青竹疑惑的问起了我们,我毫无芥蒂的把名字告诉了她,而言师兄也说出了自己的名字。

少女想了想,就说道:“伯伯在我生病的时候照料我,而叔叔又救了我,我叫青衣,就姓言夏吧。”

“言夏青竹?”我和言师兄几乎异口同声的叫出了这个双姓组成的名字,心中虽然觉得很古怪,但却觉得还是不错的,毕竟下界的孩子,很早也流行用双姓取名,全名四个字了。

言师兄却说道:“不可,我这连照顾都算不上,但你叔叔却是救你性命,就叫夏青竹吧。”

青竹摇摇头,而我盯着言师兄,说道:“师兄不可再推辞。”

言师兄愣了下,但仍说道:“那就叫夏言青竹,要不然会让人暗里取笑你家叔叔不会取名。”

“哦……那我就叫夏言青竹好了。”青竹点点头,我也只能无奈接受,不过接下来,言师兄却说了一句让我无法理解的话,他说道:“师弟,青竹身世,也别和她说道了,我在青河郡暗中查找过,那位郡守和郡守夫人,听说已经给暴民活活打死,丢在乱坟岗里喂了狼了,这些事,切莫再说,以后我们就是她的叔叔和伯伯,再无其他旧识能沾亲带故,当然,往后自然是越来越多的亲人。”

我意外的看了师兄一眼,然后传音说道:“师兄,你还有什么没有说清楚的,且一并说了,我看你刚才情况就不大对,让孩子重新取名,又推三阻四,并无对小郡主该有的情态,我就问你一句实话,你若是不老实回答,我定不干休,你就告诉我,这孩子到底是不是小郡主!?”

“这……这……怎么会不是呢……”言师兄吱吱唔唔,神情犹豫纠结,看我表情生硬,已经知道我动气了,他当即说道:“师弟……夏言青竹这孩子,就是……”

“师兄!”我低沉的叫了一声‘师兄’,言师兄愣了下,旋即叹了口气,说道:“师弟……我……唉,这孩子……这孩子……不是小郡主……我怕你生气,才……”

我脸色一白,废了这么大的劲复活的孩子,居然不是,这……这怎么能呢?

青竹这小女孩牵着我和言师兄的手,左右看了我们俩一眼,发现我们表情不对劲,她有些讶然,迷茫开口道:“伯伯、叔叔,怎么了?是不是因为我们无家可归呢……”

“没有……没有,只是和你伯伯说点事……”我神情的变化,这半大孩子能够轻易就捕捉到,但现在此事是出乎了我的预料,当年言师兄的确没看见我们把孩子埋了,只是醒过来后,跪在了孩子坟墓前。

现在他误以为此,也是理所应当,而正因为是我们千辛万苦才复活了这小姑娘,言师兄可能也不想让我失望,以后对孩子不好,所以就承认了这位本不是小郡主的孩子是小郡主!整件事情也让我如置身迷雾。

“师兄,你看看你,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这孩子我无论如何终究都会带她返回天一道,好好的培养,可她如果不是小郡主,那真正的小郡主去了哪里?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