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十九卷_第一千八百零六章:傲慢

第十九卷_第一千八百零六章:傲慢


                而且都是各门各派各有首领,凝聚力也不行,所以大家才会觉得天一道才是天下第一强派,持天下修真之牛耳,加上急速的扩张,今年就常常听人说起天一道如何,天一道怎么了,之类的言语。

但越是凝聚力强的门派,这地心门派就越害怕,反倒是觉得升仙坛大会才是一个机会,毕竟每一个门派,其实真正修炼到仙身道骨的仙修并不多,二流点的门派,大概几十个,上百个里出一个,按照门派总人数百分其一的规矩,也算是给了她们一个很大的机会,至少有不少修士是能够给选择上的。

但怎么选择?却也是一个问题,如果交给门派掌门和掌峰、长老选择,那委实有太多个人因素在里面,因此大部分都是比赛解决,然后赢得的修士,多是掌门带去升仙坛大会。

四大门派讨论到最后,也觉得举办个升仙大会实际,毕竟让比赛中前面取得好名次那部分上去,情理之中,至于后半部分,那就对不住了,只能乖乖的等死了,那也不是怨天尤人,而只能说是怪自己不好好修炼,以至于落败了比赛。

当然,这样获得资格的比赛,规矩同样不严格,除了可以随意退出比赛外,得到名额的想要保留实力不再参赛,也并不会给人笑话,毕竟大家都要参加升仙坛大会,别临近开赛,打得修为全丢了就不好了。

同样的,为了满足一些狂热弟子的胜负观念,还有一些掌门、掌峰要分出自己地位高下,实力高下,冠亚季军自然也是有的,而且报酬之丰厚,也是绝无仅有,这跟境界天劫即将临近有莫大关系。

所以这趟大会轻松的会很轻松,紧张的也自然是紧张得不得了,紧张的是性命攸关,轻松的,多是一些获胜的弟子,倒也合了那句‘死道友不死贫道’的话来,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胜出升仙坛大会,就意味获得了生的机会,没有胜出的,还要继续积分,直到获得足够的积分真正胜出。

不过这地海仙门跟其他九州二流门派却不同,四万弟子,有仙身道骨能参赛的弟子,竟有三四千之多,按照四大门派总人口,报上去五万的百分之一,能出现的大概也就那五百人,可先而至竞争激烈残酷的状况了。

而且五百个名额,还不全是比赛里能得到的,除去掌门、掌峰、大长老、长老、还有太上那一辈的修士,这比赛里能拿到的名额,只有三百个左右!

按照积分制,每一个仙身道骨的弟子,至少要打赢四场比赛,积下四分才可选择不比下去,当然,赢了四分,却还不能算你出线了,为了防止一些弟子运气太好,排到幸运小组里,所以一旦得到四分的弟子,还要承受一次失败弟子挑战,或者再赢一场才算真正过关。

赢了固然保住了四分并且真正出线,但输了就剩下三分了,就要承受不停不断的挑战,要么是连胜两场出线,要么是面对积分越来越少,出线的人越来越多,而自己屡战屡输,直到失去所有的分值!

这其中的绝望也是相当可怕的,我猜想一定不乏有人会从四分开始,因为输了一场而接着会因为挑战赛而一路打到零分的,毕竟三百人,积分只有那可怜的一千两百分,积四分赢一场,这不是谁都能办到的,除了实力,还要看眼光和运气。

毕竟挑战也并非是无限制的,没有分值就失去了挑战的资格。

我和言师兄听完规则,都相互看到对方眼中的惊讶,我们站在修士的顶峰,要打赢四个人,其实并不困难,而且输了一场,还能靠挑战获得积分的比赛,更是没感觉到什么压力,但其他仙修弟子呢?特别是修为第一重的,恐怕是永远出线不了了。

比赛虽然激烈无比,但好在已经打到了追残酷的积分挑战上了,可我和言师兄并没什么兴趣看别人落败后哭泣,所以两人一边是四处游走交友,一边是查探小郡主的情况,因为地海仙门收来的弟子众多,而且并没有改名,所以我们寻找的时候,直接把小郡主的名字问了出来,毕竟一个弟子在地海仙门里,好比江河中的一条鱼,什么情报都不拿出来,找起来并不容易。

“对呀,就叫做言千彩,是我故友之女,不知道道友可曾认得?”我问起了一位颇为和蔼的长老。

那长老看我是反神格联盟的,倒也无意刁难,说道:“哦,找人呀……言千彩……外来修士每一年都不多,倒是听着怪耳熟,是我们门派的,要不问问弥河长老?她是管我们仙门人事的,哪峰的弟子,她基本都懂呢。”

“哈哈,好,多谢道友!晚点请你喝酒,可别不来!”我高兴的拱手说道,言师兄笑嘻嘻的,说道:“不错,这么找下去,肯定很快能找到了。”

“是呀,师兄放心吧,千彩那孩子肯定能找到的。”我说着,就跟人打听了这叫弥河的长老,并且问了过去。

那弥河长老是个女子,看着就是细心之人,我过去后,就问起了千彩可是在仙门之中,那女长老捏了捏眉心,瞅了我们两眼,警惕说道:“怎么?两位难道还是她的亲戚?”

“对,故友之女,因听说我们反神格联盟要来此观赛,所以就来帮忙寻访一番。”我笑了笑,这女道看着有点眼熟,这念头一起,我顿时想起了那本绘制当年带走千彩的那群修士来,这为首的,不是弥河还有谁!

“呵呵,既然是故友,看看就好了,但如果要带人走,你们还没那个资格!”弥河拉下脸来,似乎想起了当年接走千彩时候的事情。

我和言师兄同时都皱了皱眉,我说道:“道友何出此言?我们不过想带她去看看她的家人。”

“原来真是打着要带人走的想法。”弥河冷笑起来,说道:“也不怕告诉你们,我们地海仙门规矩,外面捡来的孩子,不修到九重仙,便不予出地海!才来了多久,你就想让她现在出去?呵呵,她们吃我们地海仙门的,住的也是我们地海仙门,修的还是我们地海的功法!却终日得过且过,我们地海还丢不起这个人!你是还没见过在这住了百年的外来弟子吧?”

“哦,原来是有这规矩呀,弥道友,那请问下,言千彩这孩子,如今是几重仙修为?”我试探性的问道,顺便上下打量了这弥河,这一看,发现她不过十重仙的修为,看着却比化神境的掌门还要拽,应该是门中的狂热崇拜派了,毕竟我现在就算压制修为,也不比她弱半分。

“七重!”见我居然还一副好声好气的样子,弥河皱了皱眉,对我这弟子的远房亲戚颇多小看。

“哦,七重么?几年时间,七重是不错了,快要到凝练完全的仙身道骨的程度。”我笑了笑,那弥河却冷笑出声,看向了那边比较安静的一处地方,说道:“七重抵什么用?在我们门中,也不过中下流的程度,眼下快要输光了积分,在那边暗自哭鼻子呢!简直就是来骗吃骗喝的!”

“千彩这孩子,这怎么行呢?老是在你们地海仙门骗吃骗喝,终归不是事呀!我这叔叔都看不下去了!”我很是赞同的表情说道。

那弥河讶然看着我,言师兄脸上莞尔一笑,仿佛知道我要说什么了。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