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十八卷_第一千七百九十六章:飞梭

第十八卷_第一千七百九十六章:飞梭


                梦仙草提炼的修炼神丹虽然闻名遐迩,但这湛蓝海神仙城的黑鱬糕是什么?听着里边材料样样都是神仙的东西,就知道是个非同凡响的东西了,撕破脸蓝云志当然都要抢一轮,就凭借他是研究天下异宝的行家,直觉肯定没错!

岳灵轻这回是落了下风,自己虽然是青墨海第一大派,但委实在此事上没什么拿出手的,只能看着两位争得面红耳赤而心中焦急。

“夏掌门机缘如此深厚,居然连湛蓝海的神仙城都找到了,此等神物,数量又如此有限,让人神往,不过在和神仙城是否并无通往神界通道?”岳灵珊觉得自己无缘这黑鱬糕,就问起了之前敖霜忽悠她们的事。

之前敖霜这小骗子骗四海修士,神仙城在山海界里,而且要飞升,要名额,自然是得奉上宝物,所以四海修士宝物源源不断的把棺材本都送了过来,眼下自然是要说清楚名额的。

我早知道这种牛皮吹得太大,早晚会给揭破,这次也是我有意而为,因此任凭石乐豪和蓝云志争夺的功夫,我说道:“敖霜手中的古籍,实际上连她自己都不知道是真是假,我之前也一时给蒙蔽住了,后来机缘巧合,我那师兄前往湛蓝海寻命龙之泪时,竟遇到了真的神仙城,以至于将才印证了此物真假,有此带来的不便,在下给诸位道个歉,当然,说好的上去的名额,自然也是照旧能够上去,所以诸位不需要担心。”

遇到生命攸关的事情,石乐豪和蓝云志也都不再争抢黑鱬糕,而是认真琢磨起了我的话来,包括岳灵珊,也都认真的听完,才说道:“我便知道敖道友说的东西,固然是一个机会,但却也是病急乱投医,死马当活马治了,好在遇上了夏掌门这么有良心的道友,竟告知了我们原委,还应承了该给我们的一切想要得到的东西,换成是别人,恐怕早就逃之夭夭了,夏掌门,岳某真心是佩服你。”

“夏掌门确实是天下修真之楷模,于公,若是九州界要选天下修真联盟首领,我是第一个选夏掌门的!于私,夏掌门可做生死兄弟,共患难亦是情理之中!”石乐豪连忙拍了拍胸脯,一副对我佩服得五服投地的表情。

“对!无论是朋友还是领袖,夏掌门皆是最佳之选!我蓝云志……”蓝云志还打算说点漂亮话,结果忽然他腰间包包一震,他连忙拿了出来看了一眼,这一看,顿时是面上带着红光,说道:“夏掌门,我云海仙门的云海飞梭已然在路上了!不刻便能来此,还请夏掌门稍待!”

“蓝云志!你!你!”石乐豪捏着拳头,这下是要揍死这蓝云志了。

赵茜在一旁已经忍不住扑哧的笑了起来,而后面笑梦彤等皆是笑靥如花,估计是觉得两个掌门撕破脸很好玩。

我当然不能让这几位打起来,而蓝云志自作主张的已经叫了飞梭来了,也不能再让他送回去,多不给面子,至于岳灵轻,贵为一派掌门就算了,刚才争夺盟主还失败了,眼下正是低估,如今再收买,已经是时候了,所以我当机立断的说道:“霄行剑派,清风剑门,云海仙门都是天一道的兄弟门派,几位掌门虽然算起来和我不过一面之缘,现如今已如至交好友一般,我怎能厚此薄彼,这仙翁倒和黑鱬糕不过身外之物,我又怎么会放在眼中?道友切不可再争,这趟前往升仙坛大会前,就先来我天一道山海界相聚一趟吧。”

石乐豪因为煮熟的鸭子飞了而差点要打死蓝云志,现在一听大家都有,才放松下来。

蓝云志同样知道自己自作主张,我领不领情那还是后话,所以得偿所愿也因此兴奋无比。

至于岳灵轻,则是最高兴的,因为最没希望的就是她,眼下听到自己竟也有份,如何不欣喜若狂?就差没感动哭鼻子了,所以看着我时,莫名就含了一分感激。

毕竟这黑鱬糕增加修为,对她们这些新晋化神境修士而言,无疑是冲击到化神境巅峰的超级丹药,也会是去升仙坛大会活着回来的一层保障,大家自然皆大欢喜。

其实,黑鱬糕实际上怎么熬的,我自己都记得不是很清楚,那时候就是一大堆神物,看着好就往锅里丢,珍贵程度是绝对的,当然,如果没有媳妇在,怕毒药放进去都不知道,我自然也不会和她们说这是媳妇儿熬的,要不然至尊黑鱬糕这名字估计就得跑出来了。

而等待蓝云志的云海飞梭来的一段时间里,我也和赵茜她们聊起了此番来青墨海一路上的见闻,其中不乏有遇到海怪呀,遇到恶修士不长眼之类的,还好总体还算顺风顺水。

云海飞梭来了以后,小娇负责搬运了净界玉琮到船上,然后大家伙就跟着大船北上内仙海的天一道,这一去,就是十多天过去,这十几天的时间里,赵茜等娘子军都服食到了黑鱬糕,各个修为都突飞猛进,化神境的更上一层楼,来到了化神境的巅峰,而没有化神境的,都冲上了化神境,以至于接连在海上突破,好比其中有龙玥、笑梦彤等,都达到了化神境的修为。

有黑鱬糕这等神物,这趟去上三州的升仙坛拆祖子一的台子,那是分分钟的事情。

但我带来的数量仅够赵茜她们服用,所以青墨海修士各个都咽着口水看赵茜她们实力飞涨,对黑鱬糕这等神物只能是如饥似渴了,好在这云海飞梭速度也是飞快,大家伙晋级的晋级,修为提升的提升完了以后,也回到了内仙海天一道的道门。

得到我回来的消息,修士们自然又是一次云集,而其他三方外海的修士,九州的人类、妖类、鬼类,也齐聚天一道,准备启程前往上三州升仙坛,因为按约定的时间算,也差不多到了。

宋婉仪、惜君、江寒、刘小喵、云清、大狗熊、黑毛犼,也都从中州调回来服食了黑鱬糕,冲击化神境,她们将会和我带领的大军前往升仙坛,和外婆、杜金蝉汇合,倒要看看祖子一的表演舞台怎么搭建的。

而内仙海这里,除了赵茜这类早早进入化神境的,商宛秋,李庆和、孙重阳,王元一等,也都在服食了黑鱬糕后,逐一得偿所愿冲击化神境成功,并且摩拳擦掌,迫不及待前往升仙坛一战,毕竟大家听说很可能会有血祭这等毒辣的手段,都义愤填膺,想着怎么破坏掉这场大会。

“师弟,虽然眼下因为黑鱬糕的缘故,还有其他州,如云冰心、李破晓等势力集合过来的化神境修士,足有数十位之多,可谓声势浩大,但我们只要复活了师父,嘿嘿,这祖子一怕一见都要掉头就跑!我手中的命龙之泪,已经准备妥当了,是该找地方复活师父了。”言师兄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

我这段时间借故各种理由躲着言师兄,今天稍微一空闲下来,就给逮住了,心中顿时不知道该怎么和言师兄说的好,只能道:“师兄,你没有问过肆小仙大神此事么?”

“我把命龙之泪给她看过了,说这是地脉精华,倒也没说行不行,只是说等你来了,看过那枚黑晶才知道呢。”言师兄立即说道。

“好吧,那我们这就去看看?”我知道躲不过了,得失总要面对的,所以就跟着言师兄去了韩珊珊的研究所。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