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十八卷_第一千七百八十七章:共谋

第十八卷_第一千七百八十七章:共谋


                净界大战开始后,化神境修士如雨后春笋不断涌出,除了岳灵轻,蓝云志、石乐豪的资质确实都不错,也都是新晋级的化神境修士,只不过岳灵轻的自身条件让盟主石乐豪心有芥蒂而已,毕竟前盟主冯月鱼是老牌德高望重的修士了,她继承盟主大家无话可说,但如果是石乐豪,不服的人应该不少,所以石乐豪当然对岳灵轻抱了十足的警惕。

不过我一副不在意谁当掌门的表情,让石乐豪高兴起来,一路上就和我介绍起了青墨海的情况,这里修士龙蛇混杂,连正道修士,都不以人类和妖类来区分,只要是修士,资质不错的,四大门派皆会收留,并籍此来稳固门派在青墨海的地位,所以整体来看,这青墨海的势力,比九州某一州,怕只高不低,当然,九州里的越州和上三州、云州、澜州都是强者云集,并不亚于四方海任何一方。

少梓和香菱很喜欢这样的冒险,能够去世界各地,对她们而言自然是轻松愉悦的,加上之前来的路上,我让她们自己领悟剑诀,也着实耗神耗力,领悟虽然颇多,但也要放松一下,所以我这次并没有让她们刻意修炼,而是让她们参与了讨论,毕竟也算是化神境的修士了,心得体悟都不少。

“夏掌门,这两位是贵派的大长老?”石乐豪看着少梓和香菱年纪不大,却都是化神境修士,心中着实吃惊,毕竟他去过了墨海剑派,已经见识了赵茜这娘子军大长老的威风,再看少梓和香菱,也当成了大长老了。

“呵呵,石掌门太过高看了,两位是我的亲传弟子,随我出来历练,见识天下格局的。”我平静一笑,而少梓和香菱立刻跟几位长老打招呼。

这话一出,所有青墨海的修士全都面带惊异,毕竟我是化神境修士,那是理所应当的,但两个弟子全都是化神境,那就了不得了。

“不愧是天下第一门派,净界大战方才几年?贵派就出了这么多化神境修士,反观石某的霄行剑派,就差得远了,除了何臣太上长老,也就是在下突破了化神境了。”石乐豪当即说道。

其他门派也多是如此,太上长老级别的,修炼年代长,积蓄力量充沛,突破化神境不过是水到渠成,而年轻一辈,要晋级却十分困难,除非是有机缘或者是天财地宝的支撑,否则要化神境,怕也是十分的困难。

霄行剑派在青墨海正道联盟中地位不低,门中也是极度的富有,从他们这次有意炫耀带来的巨大仙舟就能看出来,加上掌门亲来,弟子们自然全都是九重仙以上的,对比其他派,当然也就高了一个等阶,特别是跟我一起时,还不断讨论起九州界的大事,可见急于表现自己的心思。

讨论九州界的净界天劫,我确实了如指掌,加上反神格联盟在上三州做的事情,也毫不隐瞒的告诉了这些南边的修士,石乐豪一副甚是树立的说道:“嗯,如此一来,我们也要走一趟这升仙坛了,到时候夏掌门不必担心,我们兄弟门派,但有所需,绝不会有半点拖沓怨言。”

“石掌门急人所难,实在很让人钦佩。”我笑了笑,而岳灵轻也跟着说道:“师父与和夏掌门是故旧,我们清风剑门自然以天一道马首是瞻,如有需要,倾全力亦无不可。”

“岳掌门言重了,大家都是兄弟姐妹,并无孰轻孰重,这趟升仙坛,因为我不过是要鉴定其真伪,所以不会去太多修士,若是几位掌门有心,化神境修士,可一起前往,诸位见多识广,可拟补不足。”我点点头,而岳灵轻脸上微微一红,有些不好意思自己操之过急,而石乐豪则表情僵直,看了一眼岳灵轻,隐隐有些不高兴在里面。

蓝云志代表了云海仙门,在这几个大派面前,云海仙门是垫底的门派,所以他说道:“夏掌门客气了,这趟升仙坛大会,蓝某定会去助一臂之力。”

“我们墨海剑派……还要回去请教下掌门,在下人轻言微,实在不敢下决定。”墨海剑派那十重仙的修士坐在主座之一,委实有些托大和眨眼,因为十几个一流门派的掌门或者代表修为都比他高许多,还坐在旁边次座那傻眼看着呢。

我看着他点点头,然后表情平静的给九州局势来了个结语,说道:“九州的局势就是这样了,眼下有升仙坛大会,但祖子一为人却狡猾多诈,不像是办好事的人,我会带领九州精锐,前往监督,而诸位道友,眼下却还有一件事,却是关乎九州修真的事,想必大家应该也清楚了。”

“嗯,夏掌门为此而来,实在是让我等汗颜,你们墨海剑派这次,实在不识大体了。”石乐豪因为是盟主,坐在了我左手边,而岳灵轻代表的清风剑门势力最大,坐在了右边。

石乐豪看向了对面的墨海剑派,面色很难看,颇有些打狗的意思。

岳灵轻也面上冰寒,淡淡的说道:“墨海剑派不管什么原因,将净界炸弹存留门中,实在是不知所谓,罔顾天下修真于不顾,更是可恶!”

“其实晚辈也不知道掌门到底想要怎样,要不等诸位回去,此事再议如何?”那长老额上汗津津的,心中估计也是害怕到了极点。

“呵呵,浪费了我们这么多时间,还把夏掌门给逼得过来了,你们墨海剑派,胆子太大了点!”蓝云志脸色也不好看,甚至一副要拍桌子却顾虑到我的表情。

“这……这……”这顿时让墨海剑派的长老更是言不敢出了。

“无论你们掌门抱着怎样的心态,这次若是我到了墨海剑派,他仍不打算开放此物,我便发起投票,将你们墨海剑派逐出我青墨海联盟!”石乐豪生气的说道。

这话已经算是很严重了,毕竟逐出青墨海联盟,间接意思就是定义邪教,到时候生杀予夺,都不过是一声令下而已。

“这……掌门一定有自己的思量,诸位前辈还请多多包涵……”那墨海剑派的长老连忙说道。

我皱了皱眉,这次公开吊打墨海剑派,也是想要看看到底墨海剑派想干什么,好比这炸弹能够有益修炼,亦或者有什么好处,可半天时间过去,却没看到这长老表现出一副知道什么的表情,那很可能并没有什么好处了,没有好处,只有坏处,为何墨海剑派还打算抱着不放?

“隐仙门所带领的反神格联盟给了你们什么好处?”我脸上不露痕迹的问道。

“啊?”墨海剑派的长老脸色微微一变,我顿时冷笑起来:“看来你们墨海剑派,是不知道隐仙门祖子一和我结下的梁子吧?”

这话一出,众人都是一副恍然的表情,那墨海剑派的长老脸如死灰,连忙说道:“夏前辈,我……我不过是内门的一个普通长老,平时醉心修炼,临时受命,实在不知道内里情况呀!”

我冷哼一声,而石乐豪再也忍不住,嘭的一声砸了下桌子,指着那长老说道:“勾结隐仙门和反神格联盟!你们墨海剑派,是我青墨海联盟的一份子,还是邪教一份子?说!”

“闻共玉若是勾结反神格联盟,来共谋升仙坛,那你们就真都成邪门歪道了!”岳灵轻立即跟着骂道,这已经是很严厉的指责了,那墨海剑派的长老断然不敢承受,咚的一声就吓得瘫软在地。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